豫剧【义烈风】剧本

豫剧《义烈风》第一场 乞讨( 收徒)

(庄宏文,小生,花子扮相,穿富贵衣,)

庄宏文:(滚头上,流水板)

莊宏文出庙门四下观望

雪纷纷风怒吼满目凄凉

身无衣腹无食饥寒难当

头眩晕眼昏花我倒在路旁

(佟积善上,穿古铜道袍)

佟积善:(流水板)

适才前村去会文

酒足饭饱回家门

迈步我把门儿进

谁家的乞儿倒埃尘

(送板,白)

哎呀,这是谁家的乞儿?倒在我家门首,婆儿快来!

(佟妻,老旦,穿土色老抖衣。保童,小丑,十三四岁,穿蓝布衣。佟玉珊,贫家打扮。穿蓝布褂也可,穿素褶子也可。随母同上)

佟 妻:(白)老爷回来了,何事呼唤?

佟玉珊:╲

(白)爹爹回来了。

保 童:╱

佟积善:(白)快快将这乞儿扶起,女儿,快去取些热汤来。乞儿醒来,乞儿醒来。

庄宏文:(流水板)

昏迷迷见了我惨死的父母

一家人抱头放悲声

猛然间睁开了流泪眼睛

(压板,佟家人同白)

好了,他醒过来了。乞儿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吧?

保 童:(白)你死了,是我们把你救活了,真脏!

庄宏文:(送板)

多谢恩公救性命

(白)多谢恩人搭救,来日再报大德。

佟玉珊:(白)爹爹,看这乞儿言语文雅,举止端庄,不像个乞讨之人呢!

佟积善:(白)女儿见得是,待我唤他回来,问个明白。

保 童:(白)嗨,救活就算了,还叫他干什么?

佟积善:(白)乞儿回来!

保 童:(白)要饭的,回来吧,爹叫你哩。

庄宏文:(白)请问恩公,唤我何事?

佟积善:(白)你如今要投奔好处?

庄宏文:(白)哎,沿街乞讨哇!

佟积善:(白)这样大雪,如何乞讨得来?再若冻到,如何是好啊!且到我家,用些汤饭再走不迟。

庄宏文:(白)救命之恩,尚未能报,如何再到府上打搅哇.

佟积善:(白)四海之内,皆是朋友,随我进来。坐下,坐下, 女儿快去做饭。我看你不像个乞讨之人,你家住哪里?姓甚名

谁?如何落在乞讨之中啊!

庄宏文:(白)恩公容秉。

(慢板)

未开言不由人泪如雨将

尊一声老恩公细听端详

住陕西咸阳县十里南乡

我的父庄克让官居都堂

因我父为官清正奸臣谗谤

开罪了严世藩命丧法场

我一家百余口尽被杀害

只有我一个人逃免祸殃

漏网人也不敢投亲靠友

孤零零凄惨惨漂泊他乡

今日里冒风雪乞讨街上

身无衣腹无食难御冰霜

若不是老恩公将我搭救

庄宏文这条命定丧无常

佟积善:(流水送板)

听罢言来、好惨伤

他原是、忠良的后代郎

(白)原来是忠良之后,老汉失敬了

庄宏文:(白)岂敢岂敢 !

佟积善:(白)庄公子请坐 。

庄宏文:(白)谢坐。

佟积善:(白)令尊为官清正,不幸被奸臣所害,一门抄斩,老汉甚是同情,既然公子无处投奔,我愿收你为门徒,就在我家和

我的一双儿女,一处攻书,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庄宏文:(白)恩公救了我的性命,如今又收我为徒,就是我死去的父母有知,他们在九泉之下也感激你的大恩、大德

呀,,,,

佟积善

佟 妻:(白)莫哭莫哭!

庄宏文:(白)恩师,师母,请受一拜。

佟积善

佟 妻:(白)徒儿免礼,起来起来。

庄宏文:(白)徒儿尚未请问,恩师尊姓?

佟积善:(白)为师佟积善,乃本地人氏。如今就在隔壁,大户黄家花园之内,设馆攻读。

【旦,小孩上】

佟玉珊:(白)爹爹,饭做好了。

佟积善:(白)我儿过来,见见你师兄,莊宏文。

这是你师妹,名叫玉珊。这是你师弟,名叫保童。

佟玉珊:(白)师兄,请受一礼。

庄宏文:(白)愚兄还礼。呵,师弟?

保 童:(白)去去去,哪来个叫花子?倒成师兄了!

佟积善

佟 妻:(白)嗯!

【旦拉弟一帮责备,小生炯】

佟积善:(白)你师弟年幼无知,徒儿担待。咱们用饭去吧。

正是:方才还是陌路人,现在成了一家亲。

佟 妻:(白)徒儿随我来。

庄宏文:(白)遵命。

佟玉珊:(白)师兄请。

庄宏文:(白)师妹请。

豫剧《义烈风》第二场攻读

【富户黄学海,丑角,小锣上】

黄学海:(念)父母把世下,家产我一把抓。小生黄学海,乃本处人氏,不幸父母早年去世,撇下

一份大大家业,无兄无弟,由我一人受用。

只因隔邻佟积善,他有一女长得十分美貌,使我朝思暮想,寝食不安,只恨不能到

手。是我小生一计,请他在我家花园,设馆教读,我就借此机会,好与佟家的女儿

天天见面,哪怕她能逃出我手.。咳!只是这个丫头,冷若冰霜,甚是无情!近

来,倒和一个新来的穷鬼,莊宏文,很是亲近,真真气煞我也!呵,天也不早,书

房去吧,哎呀 !哎呀!

【生旦同上,唱流水板。一替一句,生先唱】

庄宏文:(流水板)

迈步只把茅亭上

佟玉珊:(流水板)

花开阶前阵阵香

庄宏文: 左边立得太湖石

佟玉珊: 右边放的养鱼缸

庄宏文: 鸟鸣花开春景象

佟玉珊: 风吹柳絮四处杨

庄宏文:(送板)

举目抬头四下望

佟玉珊:(流水板)

见一对蝴蝶飞过墙

佟玉珊:(白)师兄,你看那蝶儿成双,飞过东墙,请师兄吟诗一首,小妹领教。

庄宏文:(白)还是请师妹先吟,愚兄领教。

佟玉珊:(白)师兄请听:

一阵风来送花香

为引佳蝶过东墙

花为恋蝶开芳蕊

但愿蝶儿肯恋芳

庄宏文:(白)师妹高才高才!

佟玉珊:(白)请师兄指教。

庄宏文:(白)待愚兄和诗一首,师妹指教。

一阵风送翰墨香

绿窗红灯照东墙

宫花压帽开芳蕊

名留青史字字芳

佟玉珊:(白)好一个名留青史字字芳

黄学海:(白)咳!

庄宏文:(白)我们书房去吧。

佟玉珊:(白)请。

【丑,黄学海,溜进书房】

庄宏文

佟玉珊:(白)拜见大师兄

黄学海:(白)免了免了,坐下吧。

【小丑和数名小孩,打闹着跑上】

同 白:大师兄,大师兄,师傅还没有来呢,让我们玩会吧。

黄学海:(白)玩吧,玩吧,光打,可别闹啊!

佟玉珊:(白)兄弟,好好坐下读书,不要贪玩。

保 童:(白)你少管,就玩,就玩!

【众打闹下】佟玉珊:(白)莊师兄,我这书中,有一生字请兄指教。

庄宏文:(白)只怕愚兄,也不认得啊

佟玉珊:(白)师兄莫要过谦,请看。

庄宏文:(白)是哪一个?

佟玉珊:(白)是两个“男”字,中间加一个“女”字。

【丑偷偷站在二人背后偷看】

庄宏文:(白)这是个“嬲”字。

佟玉珊:(白)怎样的呢?

庄宏文:(白)是央求的意思。

佟玉珊:(白)啊,是央求的意思,我当是俩个男子欺压一个女子呢。

黄学海:(白)啃!

【二人各回原位】

黄学海:(白) 呀,师妹,为兄书中,有几个字,不知是怎样的,请师妹给我讲解讲解吧!

佟玉珊:(白)师兄不知,小妹更不晓得了

黄学海:(白)师妹大才,何必过谦呢

佟玉珊:(白)哪几个字?请指出。

黄学海:(白)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关关雎鸠,是两个斑鸠吧?

在河之洲,是他两个在河里赌咒的吧?

窈窕淑女,是他叔叔的闺女,叫个苗条?

君子好逑,这一句,我可不懂了。师妹请你给我讲讲吧。

佟玉珊:(白)我不晓得。

黄学海:(白)师妹高才,怎说不晓得,请讲讲吧。

佟玉珊:(白)小妹实在不知,请师兄原谅

黄学海:(白)好师妹,别谦虚了,给我讲讲吧,讲讲吧。

佟玉珊:(白)放尊重些!

【把书扔在地下,丑没趣,回坐原处】

【众小孩追跑上捉小丑,摸瞎,先摸小生】

庄宏文:(白)师弟是我。

小孩:(白)穷酸!

【又摸住旦角,旦打】

佟玉珊:(白)是我,是我。

【老生上,一进门,被小丑摸抱住,老怒打】

佟积善:(白)尔等不好好读书,却在此淘气。

佟玉珊:(白)爹爹,都是他领头淘气。

【老怒打小丑】

保 童:(哭白)怎么光打我呀,他们都玩了。

佟积善:(白)都与我跪下。【众儿跪老】

学海,背书来。

黄学海:(白)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佟积善:(白)宏文背来。

庄宏文:(白)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佟积善:(白)玉珊背来。

佟玉珊:(白)子之于归,宜其家人。

佟积善:(白)好了,下学去吧。

【众下】

庄宏文:(白)师弟,咱们一同回家吧?

保 童:(哭骂)谁给你们一同回家,都是你【指旦】叫我挨打,回家给你算账,打死你。

【小丑哭下。生旦并肩下。丑怒视二人背影】

黄学海:(白)呀呀啐!庄宏文,这个穷小子,和师妹这样亲近,难道这朵鲜花,就被他摘去不成?我还是快快求亲去。不妥,不妥,我已有了妻室。我师傅,岂肯把他的女儿与我做妾?这这这,便如何是好哇?呵呵,有了,想我妻,乃是久病之人,日日服药,终不见效。我何不将药内下毒,把我妻药死,再去求亲。像我这:人有人才;文有文采;钱有钱财,三才具备的好人,谅我师傅,再无不允之理!

嗯,就是这个主意,正是,先将我妻害,然后去求亲。

【下】

豫剧《义烈风》第三场

【小丑上】

保 童:(白)咳咳咳,俺爹爹真是老糊涂了!

把个叫花子留在俺家,就够烦气人了。如今又把俺姐姐许配给他了,凭俺姐的模样、

学问,倒配了个叫花子,多窝囊啊!又叫我去黄家请大师兄,喝喜酒去。咳咳,真霉气!呵,到了,师兄,师兄。

【丑倒上】

黄学海:(白)呵呵,师弟来了,快请坐,快请坐。

保 童:(白)我不坐了,走吧走吧,我爹叫我来请你去俺家,喝喜酒呢。

黄学海:(白)师弟家中有何喜事呀?

保 童:(白)俺爹把我姐姐许配给莊宏文为妻了,叫我来请你去吃喜酒哩。走吧,走吧,师兄,

你怎么了?

黄学海:(白)呵呵,师弟呀,你嫂子刚死,丧事正需我办理,我哪离得开呀?实在不能前往,等

把你嫂子埋葬之后,我即去与师父师母贺喜去。

保 童:(白)可不是吗,这哪能去呢?师兄那我回去了,别送了。

【小丑倒下】

黄学海:(白)哎呀天呢!实指望将我妻害死,佟玉珊便到我手。不料我一步迟慢,竟被莊宏文这

个小子占了先了。

眼睁睁到手之物,反被他人夺去,岂不气气气煞我也。

呵呵,有了,那莊宏文就在书房窗下安歇,我不如今夜去到书房,推窗一剑,将他杀

死,以消我夺妻之恨。那佟玉珊吗?还是我的。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下】

豫剧《义烈风》第四场错杀

【生上】

庄宏文:(流水送板)

老恩师他待我恩德不浅

又和他掌上珠结成姻缘

似这样大恩情我衷心感念

无力量报大恩我惭愧不安

【小丑上】

保 童:(白)快给我铺床,我要睡觉。

庄宏文:(白)师弟,读会书再睡好吗?

保 童:(吧)不行,我就要睡。

庄宏文:(白)好,我与你铺床。

保 童:(白)给我盖好。你干什么?

庄宏文:(白)我读书哇。

保 童:(白)呵,我睡觉,你读书,俺爹知道了好打我,我挨打你高兴是不是?

不行,你也不能读书,你给我睡下。

庄宏文:(白)好好好,我不读了,睡睡睡。

【打二更,小丑叫】

保 童:(白)哎呀,哎呀,这是什么东西咬我?

【生起点灯照】

庄宏文:(白)没有什么呀!

保 童:(白)没什么?怪事,看看把我咬的。不行,我不在那睡了,咱俩换换吧!

我睡你那。

庄宏文:(白)师弟,我那靠窗,有风,怕冻着你了。

保童:(白)我不怕风,我说换就得换。

庄宏文:(白)好好好,换换换。

【给小丑盖好。睡。打三更。】

【丑提剑倒上。听,爬,上窗台,推窗,猛扎,小丑惨叫一声滚下床。丑原道跑下。小生猛醒,急唤师弟师弟,不应,急燃灯照看,哎呀,大呼师傅,师傅,佟家三口齐上叫门。生开门。】

庄宏文:(白)哎呀师傅呀,我那师弟他他他他,被人杀死了。

佟积善

佟妻:(紧二八哭板)我哭,哭一声我的儿呀。

佟玉珊:(紧二八哭板)我的兄弟呀

佟积善:(紧二八哭板)

佟 妻我再叫一声我的儿呀,

哎,咳哎,我的儿呀!

一见我儿丧了命

血水流的遍地红

是哪个狠贼下毒手?

再向宏文问分明

佟积善:(白)宏文过来,你师弟被何人杀死?

庄宏文:(白)不知。

佟积善:(白)你二人一处安歇,他被人杀死,难道说,你就不晓得吗?

庄宏文:(白)在昏睡之中,只听师弟,大叫一声,我急起燃灯一看,师弟他他他已经被杀身

死了了哇,,,,,

佟积善:(白)这门也未开,凶手是如何进来的呢?

庄宏文:(白)师父,实在不知啊!

【丑上】

黄学海:(白)这么老早的,是谁在书房大哭大叫的?

【丑进门见生,猛一惊,愣,立即震惊白】

黄学海:(白)师父师母,哭什么了?

佟积善:(白)你师弟被人杀死了哇。

黄学海:(白)啊!我师弟被人杀死了?在哪里?我看看,哎呀!我的师弟呀!你死的,叫我好不

明白呀,师父,师父,谁和我师弟在次安歇呀?

佟积善:(白)你师弟宏文。

黄学海:(白)呵,庄师弟?那我师弟被杀,他能不知道吗?问问他呀。

佟积善:(白)咳!门儿也未开。

黄学海:(白)门儿也为开?

【丑眉头一邹,眼球一滚,计上心来】

师父,我师弟时常和庄师弟争吵,定是他怀恨在心,将我师弟杀死。

庄宏文:(白)哎呀,师兄,小弟实在不知,你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哪!

黄学海:(白)什么,好人?你是好人吗?看你那长相,就不是个好人样。我好人,往这看,我才

是好人呢。

不行,师父,我师弟死的太惨苦,冤枉,我得给师弟报仇,我去告状去。

【生拉丑白】

庄宏文:(白)师兄,小弟实在冤枉呀!

【丑甩白】

黄学海:(白)你一点也不冤枉。

【丑下,二老用席盖尸,哭下。旦用面部,手势比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生摇头表示不知。二人对视哭泣,旦下】

庄宏文:(哭白)天呢,这这这………这是哪里说起呀…………………

【下】

豫剧《义烈风》第五场逼供

【丑上,击鼓。众衙役上,官上】

官:(念)击鼓连声响,必有紧急情。

将击鼓人带上来。

众:(白)击鼓人上堂。

黄学海:(白)叩见太爷。

官:(白)报名。

黄学海:(白)黄学海,替我师弟伸冤。

官:(白)有何冤枉,从实讲来。

黄学海:(白)同窗庄宏文,将我师弟保童杀死。

官:(白)死尸现在何处?

黄学海:(白)城南黄家庄。

官:(白)前边带路,本县验尸。

黄学海:(白)遵命。【下】

官:(白)衙役们,黄家庄验尸,外厢侍候了。

众答:是。

【官坐轿下,全下。随着即上坐大堂,用暗场验尸法。】

官:(白)带庄宏文。

众:庄宏文上堂

【小生上】

庄宏文:(白)叩见老爷。

官:(白)庄宏文,怎样将你师弟杀死,还不从实讲来。

莊宏文:(白)老爷呀,我在睡梦之中,忽听师弟一声大叫,立即惊醒,我连呼师弟,不听答应。是我燃灯一照,我那师弟已经被杀,小人实在冤枉啊!

官:(白)不动大刑,谅你不招。来,重打四十。

众:四十打完。

官:(白)庄宏文,快快招供。

庄宏文:(白)小人实实不知啊!

官:(白)枷棍侍候。

【众答,把小生夹起来。生大喊,招了招了】

官:(白)与他松刑,快快招来。

庄宏文:(白)我招我招,是我杀的,是我杀的………

官:(白)为何杀他,从实招来。

庄宏文:(白)这这这………

众:讲!

庄宏文:(白)因他时时辱骂与我,我就将他杀死了。

官:(白)命他画供,

众:画供,画吧!

庄宏文:(白)天呢………………

官:(白)押了下去。

【戴了刑具押下】

带佟积善上堂。

【众喊,老生上,丑搀扶老生上跪】

佟积善:(白)佟积善叩见老爷。

官:(白)你子果是庄宏文杀死,他已招供,本县与你子报仇就是,下堂去吧。

佟积善:(白)多谢青天大老爷。儿啊………

【丑急搀扶】

黄学海:(白)师父别哭了,俺师弟死了,有我哩。你老放心吧,我一定把你二老当亲爹亲娘的一样孝敬,走吧。

【生,丑下】

官:(白)待我启文,禀告上司。退堂。

【全下】

豫剧《义烈风》第六场 求亲

【媒婆上唱】

媒婆:(流水送板)

黄大相公托付我

去到佟家把媒说

不是老身夸大话

这杯喜酒我保准喝

(白)到了到了。佟先生在家吗?

二老:(念)我儿丧了命,断肠哭烂心啊………

(白)何人叩门?原来是周大嫂,请进,坐下,到此何事?

媒婆:(白)我是特来给姑娘提媒来的,这可不是外人,就是你的徒弟,黄学海,这个人,你们

二 老还不放心吗?

佟积善:(白)嗯,这门亲事老汉应允,叫他看个良辰吉日,迎娶小女过门就是。

媒 婆 :(白)好,真痛快,那我就黄家复信去了,告辞了。没用三五句,就吃大鲤鱼。【下】

佟 妻:(白)老爷为何不与女儿商议商议?就允了黄家的婚事。

佟积善:(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商议什么?

【旦上,看见媒婆出门,侧听进门】

佟玉珊:(白)请问爹娘,媒婆到此何事?

佟积善:(白)我儿来的正好,你师兄黄学海托人前来求亲,为父已然应允,不知我儿一下儿如

何?

佟玉珊:(白)爹爹已经女儿许配莊生,怎能再许他人?女儿情愿,在家侍奉父母,终身不愿出嫁

了。

佟积善:(白)想那莊宏文,恩将仇报,乃是个人面兽心之辈。那黄学海,对我家,情义深重,又

为你弟报仇。这门亲事为父已允,你就不必执拗了。

佟玉珊:(白)爹爹,女儿我………………

佟积善:(白)不听父言,就是不孝。

佟妻:(白)儿呀,不要再使你父伤心了。

【旦哭下。老旦追下。老生叹气下】

豫剧《义烈风》第七场拜堂

【众家郎上】

众家郎:(白)今天是大叔的大喜日子。

铺红挂彩,准备齐毕了,请大叔。

【丑上】

黄学海:(白)为了师妹费尽心,今日才得伴佳人。

都准备好了吗?看看花轿来了没有?准备赞礼

众:花轿到了,动乐,掺新人下轿。

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给大叔道喜道喜。

黄学海:(白)先收礼,不待客。

【全下】

豫剧《义烈风》第八场夜审

【旗牌击鼓,衙役领官上】

官:(白)何人击鼓?

旗牌:(白)上司公文到。

衙役重:(白)上司公文到。

官:(白)命他进见。

衙役:(白)行文人进见。

旗牌:(白)告进了,这有公文呈上,告辞了。【下】

官:(白)待我启文,我当何事?乃是刘文静到此接任。衙役们,外厢开道,迎接新官去者。

【众下,连上迎接。刘文静,黑三,带家园书童。】

【上。接印,拜印,送旧官下,众衙役道贺白】

众衙役:(白)与老爷叩头贺喜。

刘文静:(白)免。今日天色已晚,明早即将放告牌挂出,两厢退。抱印以转后堂。

本官,刘文静,在朝官居吏部侍郎,只因与严嵩父子不和,将我贬降为大同知县。临来之时,沿途查访,都道前任知县为官昏庸,冤情甚多。我不免将案卷提出,查看一番。

来,将案卷提出,老爷查看。

书童:(白)遵命。【下】

刘文静:(流水留板)

恼恨那严世藩毒似蛇蟒

顺者昌逆者亡败坏朝纲

俺刘某不附贼被害贬降

既到此廉公正除暴安良

【书童上】

书童:(白)案卷提到,大人请看

刘文静:(白)好,待我看来。

【坐偏场接唱流水】

(流水板)

刘文案头翻开案卷

一篇篇一件件细看一番

这一案因何故未曾了断

这一案他断的情理有偏

看见了庄宏文剑伤命案

(压板白)

庄宏文,庄宏文………?好熟一个名字啊!

(下韵送板)

猛然间想起了往事一端

(压板白)

我有结拜好友,名叫庄克让,他有一子,名叫宏文。庄仁兄被奸臣所害,一门抄斩,宏文不知下落。这个庄宏文,莫非是他吗?

天下同名同姓之人很多,不如将他提到二堂,问个明白。来,这有火签去至男监提出庄宏文,二堂听审。

书 童:(白)遵命。【下】

刘文静:(流水留板)

庄仁兄在朝中为官清正

开罪了严家人全家倾生

杀人犯与他子同名同姓

犯人到我便知其中真情

【书童带生上】

庄宏文:(流水送板)

庄宏文,好惨伤

大老爷提我上公堂

想是今晚命该丧

阴曹地府见爹娘

书 童:(白)站下。禀大人,犯人带到。

刘文静:(白)带进来。

书 童:(白)是,进来。上坐大人,跪下。

庄宏文:(白)犯人与老爷叩头

刘文静:(白)你叫何名?

庄宏文:(白)庄宏文。

刘文静:(白)抬起头来。

庄宏文:(白)老爷

刘文静:(白)庄宏文,你家住哪里?你父是谁?因何将人杀死,从实讲来,不必害怕。

庄宏文:(白)老爷在上,容小人告秉。

(二八慢板)

未开言不由我泪如雨将

尊一声大老爷细听端详

我家住咸阳县十里南乡

我的父庄克让官居都堂

都因为为官清正奸臣谗谤

我一家含冤枉命丧法场

遇义士搭救我逃出罗网

幸存人无依靠漂泊他乡

流落在黄家庄乞讨街上

天降雪冻到在佟家门旁

多亏了佟先生端汤扶养

又将我留他家招为东床

那一夜正熟睡师弟喊嚷

燃灯看又只见血流满床

我师兄黄学海县衙告状

受不住五刑苦无奈承当

求老爷施恩德查明

佟家人能知我屈,我的老爷呀

我也瞑目而亡

刘文静:(送板)

听罢言,好惨伤

果然是仁兄的后代郎

(白)贤侄快请起。

庄宏文:(白)啊!老爷,为何这样相称啊?

刘文静:(白)我是你叔父刘文静,你就不认得了?

庄宏文:(白)啊………怎么你…你……你是我刘叔父吗?

刘文静:(白)正是。侄儿呀。

庄宏文:(白)哎呀,我的叔父哇………

【二人相抱,生大哭】

求叔父与儿伸冤啊………

刘文静:(白)那是自然,侄儿快快坐下。

【书童急上】

书 童:(白)上司有紧急公文到,大人请看

刘文静:(白)呈上来。哎呀,侄儿呀,叔父我,我,我可救不了你了哇。

庄宏文:(白)怎么救不得孩儿了?

刘文静:(白)这件公文,正为你事。

庄宏文:(白)请叔父念与儿听才是呀

刘文静:(白)好贤侄听来。查凶犯人:庄宏文,刺杀同窗一案,即与辛亥年八月十六日,天明寅时,法场,斩首。

哎呀,哎呀,贤侄醒来………

【书童扶叫】

书童:(白)庄公子醒来。

庄宏文:(紧二八板)

听一言吓得我三魂不在

从天上只降下无情剑来

(白叫头)

叔父哇………叔父有心救我,怎奈,公文已到,不能挽回,这也是侄儿命该如此。儿死之后,望叔父,赐儿棺木一口,将侄儿送回原郡家乡,与我那,被害惨死的父母,埋葬一处。

孩儿在九泉之下,也感恩不尽。叔父请上,受孩儿一拜。

刘文静:(白)贤侄请起,贤侄请起。

【生跪行,叩头,甩发。刘一直左右掺式,退至下场门口,咳下。生瘫卧于地,书童掺生,生哭,扶童倒下】

豫剧《义烈风》第九场

【丫环,佟玉珊抱孩子上】

佟玉珊:(慢板)

佟玉珊在房中自思自叹

想往事不由人阵阵心酸

自去年小兄弟被人杀害

断了俺佟家的后代香烟

子丧命女出嫁无人行孝

养儿女只落得空劳一番

我本想回娘家把父母照管

无奈何儿的夫不放奴还

想兄弟念父母愁肠百转

见娇儿不由我展开愁颜

【丑醉醺醺的上,唱】

黄学海:(流水送板)

适才间在大街陪友饮酒

得了个好消息喜上心头

庄宏文到明天就要斩首

从今后我不为此事担忧

(白)娘子,娘子

丫 环:(白)大叔回来了,把弟弟给我抱抱

佟玉珊:(白)夫君回来了,请坐

黄学海:(白)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坐坐,哈哈哈

佟玉珊:(白)何事,这样欢喜呀?

黄学海:(白)何事 ,何事,哈哈哈,好事 好事!

佟玉珊:(白)什么好事呀?

黄学海:(白)明天早晨。那庄宏文,就要处斩了。这不是个好事吗?哈哈哈哈哈哈

佟玉珊:(白)你说什么?

黄学海:(白)明早,天明寅时,就要杀庄宏文了。杀了他,不就是给咱兄弟报仇了吗?

【(旦)乍一听,惊,愣神,悲,恨,叹白】

(【这出戏,从夜审起,逐渐走入】)

黄学海:(白)娘子别哭,杀了他不就是给咱兄弟报仇了。这是咱的喜事,今天是中秋佳节,又是咱们成亲的一年时节,很是欢喜。今晚咱们夫妻可要痛痛快快的畅饮几杯了。

佟玉珊:(白)我身子不爽,改日再饮吧。

黄学海:(白)哎,今日过节,又有喜事,哪能改天再饮?错过今晚,那不就没意思了吗?

佟玉珊:(白)要饮,你请饮吧。我实在不能奉陪。

黄学海:(白)不行,不行,今天的酒,不比往日,咱们是非喝不可。丫环,摆酒摆酒。

【丫环放孩子与幔帐中。拉桌子与台前正中竖放,左右放椅子。丑坐左,旦坐右。】

黄学海:(白)娘子,请酒,请饮。

佟玉珊:(流水板)

夫妻对坐把酒用

黄学海:(流水板)

欢欢喜喜饮酒令

佟玉珊:(送板)

斟酒一杯夫君敬

黄学海:(送板)

回敬一杯诉衷情

(白)娘子,今天晚上,咱们扶起要畅畅快快的,叙谈叙谈呀。

佟玉珊:(白)好,好,咱就叙谈叙谈

黄学海:(白)喝,喝呀。

佟玉珊:(白)你已经过量了,不要再饮吧。

黄学海:(白)不过量不过量,我高兴,能喝着呢。娘子,那庄宏文把咱兄弟给杀了,你恨他不恨哪?

佟玉珊:(白)想那庄宏文,当初乞讨冻死我家门首,多亏我父将他救下。俺待他那样的恩情,他反恩将仇报,将我兄弟杀死,我哪有不恨他之理哪?

黄学海:(白)是是是,恨他,盖恨吗!

佟玉珊:(白)哎呀,不要再引了

黄学海:(白)我喝不醉,我喝不醉。嘿嘿嘿…………娘子,那庄宏文杀了咱兄弟,你恨他,那么要是我杀的,你恨

我,不恨哪?

佟玉珊:(白)这是何言?你真是吃嘴了

黄学海:(白)我不醉,我不醉。比仿说,咱兄弟若真的是我杀的,你恨我不恨哪?

佟玉珊:(白)夫君把话讲到哪里,且莫说兄弟不是你杀,纵然是你将他杀死,你我是恩爱的夫妻,我也无可奈何你了哇!

黄学海:(白)对,对,说得对,咱们是恩爱夫妻吗,孩子都有了,我想着,你也不会恨我呀。哈哈哈,娘子呀!你知道呀,我为你呀害了三条人命。

【这可大吃一惊,压重声白】

佟玉珊:(白)你怎么会为我害了三条人命哪?这第一条人命可是哪个呀?

黄学海:(白)娘子不知,自从我见你之后,我就朝思暮想,想去求亲,怎奈我妻还在,你家岂肯把你许我做小,我妻乃久病之人,是我将她药内下毒,一副药,她就死了。这不是一条人命吗?

佟玉珊:(白)怎么说,你那前妻,是你用毒药害死的吗?

黄学海:(白)不害死她,我能娶你吗?为你我才害她呀。

【【这时的心理,起了波动,面部由左转向正面,表示出来,惊骇,呀,这人太狠毒了。继而转变出,不能露出心里的憎厌,得问出那两条人命,变镇静】】

佟玉珊:(白)请问,这第二条人命呢?

黄学海:(白)这第二条人命,咳,不知是何人将咱兄弟杀死,我去报官,硬说是庄宏文杀的。县官将他苦打成招,明天就杀,这不是第二条人命吗?

【【这一点,不做大的动作,因为这个事她是早知的,并不突然。只是用厌恶的眼神表示一下。庄宏文不是自己招认的,是受刑不过招的,那么,杀我弟的绝对不是庄生, 想到这一滚眼珠,有了,接着问】】

佟玉珊:(白)你替我弟报仇,我一家感激不尽。请问这第三条人命呢?

黄学海:(白)这第三条人命吗?呵呵呵,不能说 ,不能说,这可不能说了,算了算了。

佟玉珊:(白)怎么不能说呀?

黄学海:(白)嗯嗯,不行不行,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这可有点心慌,焦急起来了,天呢正是紧要的时候他不说了,这这,这可怎么办呀?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佟玉珊:(白)呵,夫君哪,夫君哪,常言说:夫妻夫妻,有话同知,有话不知,还算得什么夫妻。你有话不告诉于我,那你……你还告诉那个呀?

【【左手一个手花,随着“哪个呀”拍着丑的肩头挠两下,抽摇晃着笑】】

佟玉珊:(白)为妻欢喜,我要敬你三杯。

黄学海:(白)哦哦哦,不不不

佟玉珊:(白)来来来,为妻敬你。

黄学海:(白)我喝我喝,我说我说。

佟玉珊:(白)夫君请讲,不妨呀。

黄学海:(白)我只说将我前妻害死,娘子必到我手,不了都被庄宏文,这小子,占了先了。我怎能不闹,怎会不恨。我知庄宏文在书房窗下安睡,是我夜提压书宝剑至书房,推窗一剑,可怎么样啊?我只说把庄宏文杀死,谁知杀错了,却把咱兄弟杀死了,我后悔也来不及了。

佟玉珊:(白)兄弟是你杀的?

黄学海:(白)咳,我不是杀错了吗?

佟玉珊:(白)过往之事,不必再提了,请来在饮几杯吧。

黄学海:(白)不行了,不行了,我要躺下了。

佟玉珊:(白)好,待我掺你安歇吧

【把丑送进幔帐,前场清了。旦白用很重而压低的念法】

佟玉珊:(白)

哎呀,天呢!只说兄弟是庄宏文杀死,不了乃是这个贼子,在里面作祟。想他杀了我弟,害了庄生,他…他…又侮辱了我的清白。这样的仇恨若是不报,我我我………何以为人呢?

黄学海:(白)娘子睡吧。

佟玉珊:(白)就………来…哎呀,使不得,我若将他杀死,倒还罢了。若杀他不死,岂不是白白送了性命?那庄宏文,何人能搭救他呀?这……便则么好哇,呵呵,有了,我不如趁此月色,跑到县衙,击鼓喊冤,好搭救庄公子不死。好,待我。

【扎腰裙,带刀,做整衣鞋动作,听听丑又没有动静。轻轻走动,将出门,小孩哭。急返回抱哄孩子,再听听丑,出门,带门,偷看,轻走一个小圆场。出大门,用身段叫起来紧急风,跑“8”字,滑步,闪身到九龙口,亮相唱紧二八板】

【这一点是借用《大祭桩》行路的唱腔和身段,词也差不多,这个圆场就有点个别了。】

佟玉珊:(紧二八板)

出门来趁月色,急忙奔走

还恐怕黄学海,他赶我回头

心似箭,路不平,我瞻前顾后

想兄弟念庄生我悲痛焦愁

抱娇儿累倒在三叉路口

心发跳,口发喘,我腿软汗流

佟玉珊:(白)儿呀,你…你…你父做出这伤天害理之事,你这个畜生,之后,必然和他一样行事,不知后来,你会害死多少好人,像你这奸贼之后,我何必留你?为除后患,我…我…我不要你这个冤孽了。

(飞板)

扔掉这贼人后

我就去把冤喊

【把小孩扔在上场台口,跑下,到下场门口,孩子哭】

【抱起孩子,接唱】

佟玉珊:(飞板)

小娇儿哭一声,我的心如刀剜

我若是到县衙去把冤喊

儿的父必定是名染黄泉

黄学海罪恶深重,理当问斩

可怜我小娇儿无人照管

罢罢罢,为了儿我我还回家转

【这一句,唱寒韵,犹犹豫豫的往回路走,到了上场口,忽听鸡叫,猛然一惊,左转身,醒悟】

(白)不能不能。

【快步返回正场,接唱】

(快飞板)

猛想起我的兄弟他死的可怜

到明天莊宏文他他他就要出斩

是何人能与他辩明屈冤

为救人我不能再存私念

佟玉珊到县衙,我去击鼓喊冤

【跑下】

豫剧《义烈风》第十场提绑

【众衙役,刀斧手,长抢手,书童,官上】

官:(念)上司公文到,监斩庄宏文

将庄宏文带上来

【众押小生上堂跪下】

官:(白)打开枷锁,验明正身绑了

【绑拉生下,官骑马下】

【清场】

豫剧《义烈风》第十一场过河

佟玉珊:(内唱紧二八板)

正行走又只见天色发亮

庄公子天明亮就要绑缚法场

顾不得腿疼急急前往

见一道小清河,令人发慌

(送板白)

哎呀天呢,这道小河阻拦去路。

这这可是如何是好哇?看那边影影绰绰,好像是一座小桥,待

我赶到那边过去。

哎呀,原来是一座独木小桥。

这样的危险,我可怎么能过去呀?

也罢呀…为了搭救庄公子,我就是死在河内,也是甘心情愿的啊!

(紧二八板)

提绣鞋要挨过这独木一道

【把孩子放下,收拾头脚,衣裙,再看看怎么个过法】

(紧二八板)

足踩着独木桥,握手挽着柳梢

战战兢兢心害怕,我把桥过

一失手我的小娇儿呀

他他他他………

顺水漂流,我的儿呀

(呱嗒嘴)

独哇独木桥,危呀危险多

我一星一点只往那桥边挪

水呀水又深,桥呀桥难过

我跌在水中,我不能活

用手儿,我抓着河边的草

我费尽了危难,过了这道河

(白)哎呀,娇儿,我儿,我的儿呀

罢罢罢……

【亮相下场】

豫剧《义烈风》第十二场 法场

【大众全上,刘文静上高唱白】

刘文静:(白)刀斧手,下边去问,有人祭桩无有?

刀斧手:(白)下边的,要斩庄宏文,有人祭桩没有?有祭桩的无有?禀老爷,无人祭桩。

刘文静:(白)与我斩……斩………斩!

刀斧手:(白)架过来吧!

【擂鼓一通。】

【擂鼓二通。】

【擂鼓三通。】

【旦内喊,冤枉!喊着跑着。冲进人群,扑上去。双手抓着刀斧手要举起的刀。跪地走两趟。】

刀斧手:(白)有人喊冤!

刘文静:(白)带上来。有何冤枉?

佟玉珊:(白)我替庄宏文,前来伸冤。

刘文静:(白)状告哪个?

佟玉珊:(白)真凶黄学海。

刘文静:(白)现在哪里?

佟玉珊:(白)城南黄家庄。

刘文静:(白)来人,速去黄家庄,捉拿黄学海。

衙役 :(白)遵命!

【二衙役下】

刘文静:(白)将庄宏文带回县衙。带马!

【官下。旦扑向庄生。哎呀庄……, 刀斧手削旦头,再踢一足。旦跳起,坐墩在左右台口。左右长抢手,喊号,走,再用枪做追打势。旦急起不来,坐地走反身。长抢手追赶。旦轱辘下。】

【全下,清场】

【二差役,一个前拉小丑走,一个在后赶打。】

【丑,醉眼模糊,连滚带爬的过个场。】

第十三场

公 堂

【大众上。官,旦上】

刘文静:(白)可将冤情,从实讲来。

佟玉珊:(白)老爷容秉。

(快二八连板)

未开言不由人泪流满面

我的父佟积善我名玉珊

我状告黄学海是杀人凶犯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