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振君传》赴朝慰问志愿军

这次赴朝组团中,领导特批让桑振君带上大徒弟谢爱芳和跟包朱贵良。所以,当时就有人给她开玩笑说:“振君,你真行,你这可是母女、主仆一起上战场啊!”

徐凤云、刘九来、张桂花当时的名气都已不小,而女儿谢爱芳也没说的。解放前夕,她就能和桑振君唱对台戏,解放后到常香玉大师所在的省豫剧一团工作,在常香玉主演的《花木兰》一剧中,她饰演花木兰的姐姐花木惠,虽然只有几句戏,但常大师也给予她很高的评价。应该讲,那一时期,也是谢爱芳艺术生涯的巅峰时期。

而跟包朱贵良能到朝鲜战场,这就有点来历了。朱贵良是桑振君第一次到许昌时收的要饭娃。桑振君自己是孤儿,也见不得受苦受难的穷人。当时她见朱贵良小小年纪,孤苦伶仃的,就动了恻隐之心。可他不像谢爱芳,不是唱戏的料,这样桑振君也就因人施教,把他培养成了一个的跟包。这么一跟,就一直跟到了朝鲜战场。

慰问团在信阳完成彩排后,就直接到沈阳待命。沈阳停留的时间不长,有一天晚上,慰问团突然接到出发的命令,他们连夜行动,当天夜晚渡过了鸭绿江,次日天亮时,就到达了朝鲜的新义州。

志愿军见到慰问团的成员,如同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大家拥抱在一起,眼含着热泪,久久说不出话来。后来的场面,更让慰问团成员激动不已,有的志愿军战士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大家簇拥着,欢呼着,干脆把祖国来的亲人抬起来,抛向空中……这些最可爱的人,用这种特殊的表达方式来感谢祖国,感谢党,感谢这些冒着生命危险、不远万水千山前来为他们慰问演出的亲人。

那时的战事还没有完全结束,演出时,常常要冒着敌人炮火和飞机轰炸的危险。有人曾问过桑振君,当时害不害怕?桑振君说:“那个时候,每个人的心都被一种伟大的精神激励着,尤其是见到一些志愿军战士,为祖国献出了宝贵的年轻生命,想想他们,就什么都不害怕了。”她多次要求到最危险的地方,为那些最渴望看到演出的指战员演出。

那些日子演出任务很重,非常劳累。每天上午一化好妆,这一天到晚都不能去洗了。白天,在坑道、在战地医院、在临时用树枝泥巴搭成的简易病房里,慰问团化整为零,小范围演出;晚上,在“小礼堂”,在大一点的山洞,集中起来演大的剧目。

慰问团无论是到大部队、小分队,还是到坑道、病房,大家的演出都是一丝不苟,十分卖力。桑振君虽然是大牌演员,却没有半点名演员的架子。有几天,她患重感冒,嗓子发炎,可还是不肯休息,同志们劝她少唱两段,她回答说:“这点儿小病算个啥,看看志愿军,一把炒面一口雪地过日子,还要坚持打仗,咱就来这几天,再演不好就对不住他们。”

和这些最可爱的人在一起,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如果志愿军战士叫好,高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时,她就会连着给大家唱。有几次,她还把她擅长的河南坠子书也拿了出来。她是豫剧名角,志愿军指战员听她唱豫剧,只觉得很过瘾,却毫不奇怪。但看到她娴熟地打着简板,听到那“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清脆的简板节奏声时,还未等她开腔,热烈的掌声便响了起来。再听到演唱时,有的战士情不自禁地叫起好来:“好!好!太好了!太好了!”

慰问团从朝鲜战场下来以后,又在东北地区巡回慰问演出了一段时间。他们每到一处,都受到部队官兵和伤病员的热烈欢迎。待他们回到河南时,已经是1954年年初了。 (5)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