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转卖多次的常景荻

主演的纷纷离去,使狮吼剧团像发生地震一样,分崩离析,名存实亡。留下来的,除了忠心耿耿的经理栾蕴玉之外,能演戏的也就是才16岁的常景荻、17岁的张敬盟等寥寥数人而已。

常景荻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多大年纪。她记事的时候,是被开封市蔡河湾一位名叫蔡希园的泥瓦工人收养。养父去世后,养母把他卖给一个姓常的男人,不久,又转卖到虞城县一户姓李的人家,后来又转卖到开封后百子堂“老于婆”家。

这个“老于婆”是唱曲艺的,养着几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个个浓妆艳抹,名为唱曲,实际上却干着迎来送往的皮肉生意。老于婆原意也想对常景荻如法炮制,先学唱曲,等长大了再让其倚门卖笑。无奈常景荻年纪虽小,见识却高,只愿意学被称为“大戏”的豫剧,挨了几次苦打,就是不改口。老于婆见常景荻死不改口,又看到大戏越来越受欢迎,陈素真、司凤英等人已在开封红透半边天,就让常景荻和五六个新买来的孩子一起学唱“大戏”。

常景荻的第一个老师是著名男旦演员王锡堂,艺名玫瑰花;第二个老师是绰号李门搭的著名演员李水泉。

王锡堂1911年出生在山东单县,1933年到开封演出,用的艺名叫“桂花油”,专唱花旦。豫声剧院成立时,樊粹庭也把他招徕到自己的麾下,并亲自改名为“玫瑰花”。

王锡堂经过樊粹庭的指导,戏风大变,技艺更加精湛,和陈素真配戏,顿时声誉大震,竟与时倩云、林黛云等老男旦艺人齐名,京剧大师梅兰芳来开封演出时,曾亲赠纸扇一把,上书“赤豫生光”。

常景荻跟王锡堂和李门搭学了三个月,李门搭便带领她去搭班演出,当当兵丁丫鬟什么的。唱了一段时间,老于婆的弟弟带着他们一帮买来的孩子到巩县、荥阳以及襄县、郏县、禹县的农村跑高台,除管饭外,一切收入都归于家所有。跑了两三年高台,常景荻吃了不少苦,却也学会了生、旦两行的不少戏路。

1939年春天,常景荻随戏班来到古城洛阳,差不多一年后,狮吼剧团在洛阳和常景荻所在洛中舞台搭班演出,全新的气象让常景荻激动不已,仿佛灰蒙蒙的迷雾中被打开一扇天窗,让她看到了群星灿烂的天空。从此,她的那颗心灵,就完全被狮吼剧团占据了。

1940年8月6日,当樊粹庭带着狮吼剧团乘火车去西安时,常景荻提前在夜里登上了火车,偷偷地藏在一节装煤的车厢里,追随着狮吼剧团来到西安。那时,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不知道自己父母、不知道自己姓名、不知道自己年龄的小女孩,在狮吼剧团最为困难的时候,用她那瘦骨伶仃的肩膀,帮助樊粹庭支撑起一片新的天空,并成为樊粹庭的终生爱人。

“常景荻”这个名字,就是樊粹庭所取。

几个主演的相继离开,使樊粹庭和他的狮吼剧团遭受了沉重的一击,以前名动大西北的狮吼剧团,门前冷落车马稀,境况凄凉,已经到了坐吃山空、等米下锅的地步。(来源 樊城《豫剧春秋》第十九章)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