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延德(1865——1947)。男。河南省封丘县应举镇邵寨村人,乳名小林,艺名白酥瓜。
孙延德是我国著名的豫剧表演艺术家、杰出戏曲教育家、豫剧祥符调的奠基人之一。他一生以饰演旦、生、净等多种行当而享誉冀、鲁、豫诸省。以培养了众多豫剧演员被誉为一代豫剧宗师。
昔日的封丘县应举镇邵寨村,坐落在一条黄河故道上。黄沙漫天,野蒿遍地。土地贫瘠,十年九灾。人民生活极其苦寒。孙延德就出生在村边一个沙丘旁的一家茅舍里。
因家境贫寒,孙延德不足十岁,就远离家乡,逃荒到山东菏泽一带学戏。
半年后,孙延德开始登台演出。因为他的嗓音高亢宏亮,初登舞台边便一鸣惊人,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孙延德学戏期间,学习异常刻苦。师傅教戏也尽职尽责,要求严格,近于严酷。据老艺人说,孙延德坐科期间,在一次演出中,因武打动作过快过猛,头上的帅盔不慎掉在地上,回到后台,他的师叔迟耐,二话不说,抓起亮晃晃的道具,一刀砍在孙延德的头上。顿时,孙延德血流满面。伤愈后,孙延德脑袋上留下了一个三寸多长的伤疤。
瓜不苦不甜。孙延德吃一堑,长一智。从此对练功更加勤奋刻苦,对演技更加精益求精。几年功夫,孙延德已经成为一名出色的演员,在唱、念、做、打诸方面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加之他天赋嗓音宏亮,唱腔清脆,扮相俊俏,做派优美。不久就唱响了黄河两岸。为此,观众送他一个绰号“白酥瓜”(意思是:脆极了)。后来,白酥瓜的艺名越叫越响。
三年科满,孙延德离开山东菏泽,来到河南省省城开封,到开封公义班搭班行艺。
之后,孙延德又活动于豫东北、鲁西南诸县。此后他走一地红一地,成了各地戏班争抢的名角,孙延德走到哪里,就被哪里的管主视为掌上明珠和摇钱树。
据一些史料记载,1883年年关,忙活了一年的孙延德,费了好多口舌,才获得管主同意,休假十天,回乡探亲。农历腊月二十九日傍晚,孙延德刚回到家。次日,封丘县知县闻讯,即派人前来邀请。
孙延德赴县,知县盛情款待,关爱有加。酒过三巡,知县诚恳挽留孙延德,不要再赴山东,留下来搭封丘县衙的戏班。孙延德推辞再三不过,最后只得同意。
孙延德初搭封丘县衙戏班,班子里有不少人不服气。他们背后指指点点,卿唧咕咕,挖苦讽刺孙延德道:“这也是知县花重金从河东聘来的‘好唱家’。站在那里‘顶破天’,坐在那里‘压塌地’。我看也不多咋的……”
正月初二,孙延德粉墨登场。孙延德果然身手不凡,他以其圆润、甜美、清脆的唱腔;秀丽端庄、温柔俊俏的扮相;阿娜多姿、庄重典雅的做派;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演技;清脆悦耳、琅琅上口的道白,征服了在场的所有观众。不服气的人瞠目结舌。
知县更是大喜过望,遂设宴盛情招待孙延德。席间,知县亲自把盏,赞不绝口:“久闻孙师傅乃菊坛之高足、海内之名伶,果然名不虚传哪!”
孙延德虽然出身贫寒,但他的艺德高尚,对金钱视若粪土,从不因金钱而丧失自己的人格。
1896年,孙延德曾被河南长垣一个姓毛的管主邀去搭班。孙延德的到来,使一直萎靡不振的毛家戏班从此名声雀起,前来写戏、订戏的人络绎不绝。当然,戏价也扶摇直上与日俱增。
毛管主非常感念孙延德对戏班作出的贡献,实在过意不去,便对孙延德说:“孙师傅,没有你的到来,就没有戏班今天的红火。你的身价情管说了,你说一不二。”
可是,孙延德却淡淡地说:“钱,算个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的名誉才是大事。你可以打听,我孙延德无论搭谁家的班,从没有计较过价钱,给多少,是多少,随你便。”
孙延德穷苦人出身,心底善良、乐于助人。1915年,孙延德搭卫辉知府戏班。孙延德与卫辉知府两个人感情甚笃。
一天中午,孙延德刚卸妆,在卫辉一家窑场打工的老家人前来找他。说是他们干了半年活,窑主耍懒,一分的工钱也不给,闹得连回家的盘缠也没有,万般无奈,他们来求助孙延德想想法子。
孙延德热情招待他们之后,遂向卫辉知府禀明此事。知府大人拍案而起,差班头把窑主抓来。那窑主当天就乖乖地把所欠工钱如数给了打工人。
还有一次,许老六率小天兴班,夜间赶场到封丘石碑村崇福寺演出。许老六一人骑马先行,途中遇一醉汉,欲夺许老六的马匹。恰在这时,小天兴班的众演员赶到,大家七手八脚把醉汉捆了起来,绑在了崇福寺大殿的廊柱上。
醉汉家人自知许老六官府有人,树大根深,不敢乞求他放人,只好去找孙延德帮忙。
石碑村和孙延德的老家邵寨村,地头儿搭地头儿。此时的孙延德正好在家卧。听了醉汉家人的哭诉,孙延德遂对妻子秦氏说:“你快快去崇福寺一趟,就说是我孙延德说的,无论如何叫六管主放人。”
秦氏来到崇福寺,未进大门就喊道:“许瞎子!一只眼!你在哪里?”
许老六闻声从殿里踱出来,正待发火,抬眼一看是秦氏,遂笑着说:“只有嫂子你敢喊我许瞎子。换换人,我把她的舌头割了炒菜吃。”
秦氏二话没说,走上前去就给醉汉松绑。许老六一边送秦氏出门一边说:“除了他孙延德,县令来了我也不一定给面子。”
孙延德大红大紫地演了前半辈子的戏,他曾是当时开封同乐舞台上最好的旦角演员。孙延德的戏路广,青衣、花旦、刀马旦及文武小生样样精通,后来孙延德专习刀马旦,既继承传统,又勇于开拓创新。他开创了一整套全新的豫剧刀马旦的表演路子。
孙延德的唱腔韵味清醇隽永,表演刚健洒脱,武功出类拔萃。孙延德的拿手好戏有《拿九花娘》、《大战十一国》、《夺永州》、《天门阵》、《百莲花临凡》、《劝夫》、《玉虎坠》、《花园赠珠》等。
四十岁时,孙延德不幸嗓子失音,他不得不离开心爱的舞台,转而专事豫剧教育事业。孙延德天资聪颖,过目成诵。他能背诵360部豫剧戏词,且很少遗漏。在他所背诵的豫剧戏文中,仅历代帝王就有72位之多。
孙延德先后在封丘的清河集小天兴班教授6届科班,在封丘的刘村教授1个科班,在原阳县教授4个科班,在滑县牛屯、半坡店村教授2个科班。他一生共教戏班13个,可谓桃李满园。
他先后共培养豫剧演员四百多名,孙延德的学生遍布在豫、冀、鲁、皖、晋、陕等几十个省、市、自治区。这些学生成为各地豫剧舞台的骨干。
孙延德的徒弟众多。旧时曾红极一时的豫剧“五朵云”:李剑云、时倩云、阎彩云、林黛云、贾碧云均出自他的门下。省城开封一带的名角儿,大都是他的及再传。
从孙延德门下出科的学生、徒弟,行当相当齐全。老生、武生、小生、旦角、丑角应有尽有。
更值得大书特书的是,孙延德在戏剧教育事业中,敢于打破几千年的封建传统观念、陈规陋习,开创豫剧招收女演员的历史先河。陈素真、司凤英、马双枝、等豫剧女角儿都是他的得意门生。
1947年,孙延德这位从艺长达75载的一代豫剧先驱,在他的家乡病逝,享年82岁。
孙延德的一生是献身豫剧事业的一生,他为豫剧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6年4月6日封丘县人民政府文化局,为孙延德先生在墓前立碑,以纪念这位为戏剧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艺术家。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