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中一直怀揣着对豫剧的热爱,尤其是醉心于唐派艺术的唱腔,这是由唐喜成先生创立的,高亢明亮且激情奔放,独树一帜又大气磅礴。可是,唐派艺术却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和褒贬不一的评论,我开始思考唐派艺术的文化内涵,通过五年的实践和学习,我对这种豫剧声腔艺术有了新的认知和看法。 我深深地纪念唐喜成先生15周年的逝去,他对豫剧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袁枚曾言:“品画先神韵,论诗重性情。”对于喜欢戏曲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品味唐派艺术的神韵必不可少。我很喜欢豫剧,高中时就开始喜欢唐派艺术的醇厚声韵,近几年才真正开始学习唱腔。一开始,主要是模仿磁带和光盘的唱法进行练习,由于不知道唐派唱腔的方法和要领,导致我的发音一直滞后,声音小而且缺乏亮度,唱两段嗓子就会变哑。我意识到自己的发声存在问题,因此开始进行认真思考和学习。 时光荏苒,转眼间已经15年,唐派艺术仍旧以其醇美的声腔、独特的风格独树一帜。唐喜成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很久,但他的贡献永远铭刻在豫剧的历史中。我到了郑州后,接触了一些豫剧艺术家和专家,并在他们的帮助和指导下开始学习和练习唐派唱腔。虽然我的唱腔有所改善,但我仍然无法完全掌握唐派的韵味,此时,我开始苦思冥想,一直无法解决问题。 后来,我不断地研究和琢磨唐派唱腔的特点,终于打破了瓶颈,得到了新的突破。我发现,唐派的精髓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假声技巧,二是声腔韵味。问题的根源在于找音的共鸣点和“字”的吐法。我的地方语言,说话吐字音轻靠后,此时请教了豫剧艺术家王素君先生,并学习了开封的豫剧语言,果然出现了一定的转机,我的练声中存在的问题逐步得到了解决。 刚开始学唱时,我遇到了一些困难,例如,练习“下位去劝一劝贵妃娘娘”的段子时,“下”是直接出字,两个“劝”是一样调式。而唐先生的唱法是将“下”(xia)、(a)分开发音,让第一个“劝”(quan) 和 第二个“劝”(quan)、(an)分开发音,落韵则在(an)上。掌握了唐先生的吐字特点,我对自己认识豫剧的演唱规律受益匪浅。 除了豫剧,我还酷爱书法艺术。当代书法大师启功先生的行书作品以清新隽永、端庄秀丽和别具一格享誉中国书坛。在书法艺术中,每个书法家的字体都有其独特的魅力。启功先生的书法特色非常明显,每句话中都有几个笔画加重的字体与众不同。例如,“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中的“远、上、山、石、生、有”即为加重字,看起来非常赏心悦目,让人美不胜收。这与唐派唱腔的吐字方式十分相似,每句话都有几个“关键字”需要特别注意,这正是唐派唱腔韵味的体现。在学习唐派唱腔时,不仅要把握好每个字的发音,还要注意字的归韵。字是声腔的根基,演唱要以字为主,并且要注意字与腔的协调,韵与字的变化,才能真正地展现出唐派唱腔的独特韵味。还有像《三哭殿》中“李世民登龙位万民称颂,勤朝政安天下五谷丰登”这样的曲目,其中“李世民”和“称颂”这两个词是关键字,唱法要特别注意。“民”和“颂”的发音要分开,后面的拖腔也要特别注意。另外,“下”、“谷”和“登”这三个字也是关键字,在演唱时要非常注意它们的发音和拖腔。在学唱唐派的时候,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要咬准“关键字”,这样才能准确地表达出唐派的韵味和特点。很多唐派的唱段都可以从“关键字”中找出规律和特点,因此在学唱时,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字”上。 唐派的声腔是唐派艺术的一大特色,人们在陶醉于唐派艺术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探索它的声腔奥秘。然而,在探索过程中,人们也有一些关于唐派声腔的误解。我认为,这主要涉及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是关于“膛音区”的问题。我认为男声应该具备唐派的“膛音区”,而女声则相对不太明显。这是唐先生在豫剧艺术实践上所做出的重大贡献。唐派的“膛音区”介于鼻腔与头腔之间,包括脑后共鸣因在内。在练习嗓音时,我会特别注重“i”、“a”、“u”、“ai”、“ei”这几个音,并且尝试在这些音上运用“膛音区”的技巧。 其次,唐派的声腔并不是只有豫剧的声腔,还包括了其他流派的特点。在学习唐派声腔时,需要全面了解各种流派的声腔特点,并尝试将它们融合到自己的唱法中。 最后,唐派的声腔并非单纯地追求高低起伏和抑扬顿挫,更重要的是要表现出人物的情感和内心世界。在演唱时,除了要注意音准和发音技巧,还需要注意表达情感和情绪的细节,真正地将唐派的声腔特色体现出来。我发现,在唐派的声乐中,有一些常用的技巧,如“en”、“ang”等,在发声时我常常感受到鼻子像吹哨子一样,并且头部有一种震动发麻的感觉。唐派声乐中男声和女声的区别并不在音高,而是在音宽上,唐派假声只用于男性人物角色,而女性在唱唐派时更注重真声旋律的展示,因此在发声位置和演唱效果上有明显的不同。与豫剧相比,不论是用真声还是假声,在唐派唱腔的高、中、低音区间都有很明显的差异,而“膛音区”的共鸣点具有非常独特的特征。 我曾与唐派大师以及一些唐派艺术专家进行过交流,他们提到过唐先生曾经说过他变声后嗓子不好,于是就练会了“二本腔”,但这实际上是唐先生在自己声乐认识上的一个误区。其实,许多唐派大师或戏迷并没有旦角演出的经验,但他们依旧可以正常唱出唐派唱腔的特点。如果唐先生变声后就不再演戏了,也不可能有后来的唐派艺术。因此,唐派唱腔与旦角唱法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可以说唐派在技巧上借鉴了豫剧旦角的某些技巧,但这种借鉴并不是唐派声乐所必需的。 另外,我发现一些人会说唐派唱腔和女声的声音“同板同腔”,但实际上这种说法并不够准确。在唐派声乐中,音区基本在降E调的3到高音3之间,通过技巧可以到达高音5。但由于男女声带生理结构的差异,同样的板式在男女声中的表现也是不同的。因此,只有了解这些差异并在唱腔中合理地运用它们,才能更好地展示唐派声乐的特色。在学习唐派声乐的过程中,我发现女声唱唐派大多会集中在一些特定的段子上,如“下位去劝一劝贵妃娘娘”、“西门外放罢了催阵炮”等。相比之下,像《血溅乌纱》、《辕门斩子》等唱段则很少唱,或者唱起来也比较吃力。在唐派声乐中,一些高音5的处理非常有气势,可以很好地刻画人物感情和形象,即使是专业演员演唱技巧不太精湛的时候,这些高音5的唱腔依旧很具挑战性和难度。 另外,有一些人常常用“二本腔”和“夹半音”来形容唐派声乐,但这种提法缺乏科学性,并且有些土气甚至带有贬义,不利于正确认识唐派艺术。在声乐上,真假声演唱技巧是目前的通用提法。我认为唐派声乐是豫剧男声“完全的假声唱法”的成功典范。与男旦的“假声”相比,唐派声乐中的“假声”不仅没有粉脂之气,还展现了非常阳刚之美,能够刻画出人物的感情激越和高大挺拔的形象,非常符合河南及周边省份群众的欣赏习惯,这也是唐派声乐在历史上广受欢迎的原因之一。生是一位独具匠心、技艺超凡的豫剧艺术大师,他的贡献不仅让唐派艺术广为流传,也探索出了唐派唱腔的科学规律。在唐派声乐中,男声唱工更为可贵,也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艺术之美在于人性美的体现和张扬,在唱腔艺术中也不例外。众所周知,《京剧》四大名旦“梅尚程荀”是男旦“假声”唱法技艺的杰出代表,他们的成就推动了《京剧》国粹艺术的顶峰。唐派唱腔则是豫剧行当较为科学的声腔艺术。唐先生在豫剧声乐的演唱规律上大胆实践和探索创新,形成了风韵别致的唐派艺术,崭露出他独特的艺术才华。 唐先生用一种完全的男性“假声”唱法,找准了“膛音区”上共鸣点结合的位置,并在喷口、甩腔、滑音、波颤音等装饰音和脑后音等技巧运用方面,表现出非凡超群的功力。这些技艺让唐派声乐独树一帜,成为豫剧行当较为科学的声腔艺术。在学习唐派声乐的过程中,我经常注意揣摩和体会这些技艺,也从中提高了自己的演唱水平。腔表现尤其精彩。 唐先生是一位拥有长期舞台艺术实践经验的豫剧艺术家,他继承了祥符调豪迈、高亢、粗犷的风格,并融入了沙河调男声笃实、刚健的演唱技艺,创造出独具风格的演唱艺术。他的声乐演唱自然而不做作,亢奋而不焦杀,嘹亮而不尖嘶,达到了“以声传情、声情并茂”的艺术境界。他的“假声”演唱技巧非常精湛,音区上下贯通,衔接贴切自然,让人感受到高音区明亮有力,中音区似有真声成分,低音区气息控制自如,声音清爽,和谐统一。他的声腔艺术灵活多变,能够塑造出栩栩如生的人物音乐形象,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唐先生成功地塑造了《三哭殿》中的李世民、《卧薪尝胆》中的勾践、《南阳关》中的伍云昭、《血溅乌纱》中的严天民、《辕门斩子》中的杨延景、《对花枪》中的罗成、《洛阳令》中的董宣、《十五贯》中的况钟、《斩黄袍》中的赵匡胤以及现代戏《节振国》中节振国等戏曲人物,成为一位文武兼备、风格鲜明的艺术大师。特别是在《三哭殿》、《血溅乌纱》、《辕门斩子》、《洛阳令》、《十五贯》、《斩黄袍》等剧目的唱腔表现上,唐先生更是尤为精彩。我认为,唐先生的创造和艺术特色最能通过他的唱腔体现出来。比如,在“千里迢迢出任河阳”中,“出任河阳”的“阳”字的拖腔采用了沙河调的唱法,而“万民敬仰”的“仰”字的拖腔也是沙河调的流变。在“焦赞传孟良禀贤爷驾到”中,“如何是好”的“好”字上,他的调式处理也别具匠心。这些都是很值得学习者借鉴和研究的。 我发现,唐先生的“假声”演唱技巧与现在声乐家推崇的真假声结合、避真就假的提法相一致。特别是随着年龄变化,男女声带生理结构会逐渐老化,呈现出真声萎缩、假声保持的状态。这也是唐先生临终前嗓子始终没有唱坏的根本原因,同时,也展示了唐派声腔艺术的生命力和科学性。对于男声演唱者来说,只要具有打磨唐派唱腔的条件并科学合理地掌握技巧,下功夫勤学苦练,一定会收获意想不到的艺术美感。同时,这也对继承和弘扬唐派艺术非常有益。 我认为,唐派艺术创造了中国地方戏曲的奇迹。在戏曲中,每个剧种都离不开其地域特征和文化特点,但唐派艺术跨越多个剧种,成为了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并在中国戏曲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唐派艺术是在豫剧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与时代特征,对于我和后代的唐派艺术爱好者来说,我们应该更加努力,不断学习、练习、发扬唐派艺术,让这种艺术形式得以继续传承并发扬光大。据我所知,豫剧已经从过去的“土梆子戏”发展到了剧目繁多、行当齐全、演出团体遍布大半个中国,成为仅次于京剧的第二大剧种。这说明中原文化的扩展性和包容性非常强大。而唐派艺术以其自成一派的“假声”唱法,深受人们的欣赏和喜爱。在中国戏曲中,地域语言差异产生的文化背景也各有不同。不同时期的文艺名家对南北戏曲文化的特点进行了描写和概括,如宋朝张先词的《苏幕遮》、明朝袁宏道的《迎春歌和讲进之》、徐渭的著名评论等等。学练唐派时,我最大的感受是唐先生的吐字清晰、归韵准确。在“膛音区”,用普通话、陕西话、上海话来唱都无从下手,只能用规范的中州语。比如评剧《血溅乌纱》中“严天民雪夜秉烛审案卷”的一段用津唐话唱都在后音位置,但唐派唱腔都在前音位置。通过比较可以听出音区位置的差别。这也说明唐派唱腔是在“膛音区”用唱法和技巧突破出来的。规范的中州语是形成了一种声腔艺术,从内涵上讲,应该说是深厚的中原文化的产物。我认为,唐先生不仅演唱技艺高超,而且表演出类拔萃,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看后令人叹为观止。虽然我没有亲眼目睹过唐先生的舞台形象,但从光碟中看到他表演的许多正直、廉明、潇洒、俊帅的生角形象,更能体会到他对艺术的执著追求,他的帽翅功和咬牙绝技叫人拍案。我想,唐派艺术是唐先生在艰苦的环境中不畏艰难、苦学硬拼、锲而不舍、敢于创新打磨出的戏曲精华,他的成功为戏曲园地增添了亮丽色彩,成为地域文化一颗耀眼的明珠,创造了中国地方戏曲的奇迹,这一点我确信不疑。 唐派唱腔的特点决定了它在戏曲中的行当领域。除了唐先生的代表剧目外,还有更广泛的发展空间,不仅可演帝王将相,像屈原、李白、杜甫、李商隐、陆游等文人墨客用唐派艺术演绎人物更具魅力,会收到更加良好的艺术效果。 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贾廷聚先生是唐派的大师级代表。他多年来一直传承并发扬光大唐派艺术,受到广泛的赞誉和认可。为传承唐派艺术而不懈努力的艺术家们,正是在唐先生创造的精神基础上,不断地推陈出新,以自己的创意和实践,将这种艺术形式不断地推向前进。我相信,唐派艺术在这些优秀的艺术家的传承和发扬下,将会在未来的艺术发展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唐先生的临终遗言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中:大力继承和弘扬唐派艺术。他不仅善演唐派剧目,而且结合自己的嗓音条件使唱腔圆润宽广、悦耳动听。他的拿手戏《大明惊雷》、《访帅出征》、《关羽》、《岳飞》等剧目受到了戏迷的青睐。他培养的一批唐派传都活跃在演出一线,他经常登台为示范演出,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位真正的艺术家的风范。目前,有近20位唐派传人都在不断推陈出新,谋求并丰富发展唐派艺术,让更多的戏迷在欣赏节目的同时也看到了唐派艺术的广阔前景。 唐派艺术的不同凡响,是我们需要去研究、弘扬和挖掘的。唐派艺术所蕴含的深刻内涵,对于继承和弘扬民族文化来说,具有着深远的意义。我们要铭记唐先生的遗言,努力推动唐派艺术的传承和发展,让其在神州大地上开花结果。因为我们相信,唐派艺术所蕴含的多彩精神,将会在更广阔的艺术领域里展现自己的独特魅力,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