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艺术创作中,第一个想法是最好的;第一个想法是最好的。 在其他事情上,反复思考才能得到最好的结果。 – 布莱克

在和常香玉老师一起排练重排《红色》的过程中,我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成熟了很多。 我仍然很困惑,不知道这种变化从何而来。 我的身体里似乎有无穷的力量,促使我思考和想象。 一种模糊的感觉总是在我的脑海中盘旋。 时而清醒,时而迷茫,时而兴奋如突然灵感迸发。 当我想要认真地捕捉那些聪明的想法时,它们总是消失。 不对,我很奇怪,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和疑惑。 当我想寻求建议时,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爱因斯坦说过:提出问题往往比解决问题更重要。

当我了解了二胡在豫剧“三大件”中的作用时,我感觉自己成长了; 当我向王冠军老师表达心中的所有疑问时,我感觉自己在一点点转变; 当我得到老师的指点和表扬时,我感到无比的自豪。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喜悦。 在和这些艺术家一起排练的过程中,他们一丝不苟的专业精神和艺术品质让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豫剧知识的了解_豫剧知识_豫剧知识点/

豫剧板胡

爱默生说过:思考是行动的种子。

一天晚上,我再次来到学校四楼平台。 我想在夜深人静的月光下理清思绪。 我需要独处一段时间。 有人说:花时间思考是最节省时间的事情。 我觉得这种无知的想法对我的成长会有帮助。

自1976年入读五年制学校以来,我已经上五年制学校四年了。 学校的基础知识已经学完了。 杨老师传授的专业技能在与《浩红》剧组艺人的合作中得到了运用。 何老师也给了我强有力的技术指导,让我的艺术之路开始了。

当时我的二胡专业得到了这些专家的肯定。 杨老师和常校长也萌生了让我留在学校教书的想法,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学校里最严格的老师姚荣清,是我当时的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 她在教学上对我们学生的严格要求,让我们即将步入社会的学生受益匪浅。

乐理、和声、视唱、音乐创作、豫剧唱腔创作、配器等专业知识课程的系统学习,让我有幸与专家一起工作,缓解了一些知识匮乏的尴尬。 以前不懂的专业术语经常被用到。 我的思维停滞了。 经过排练,我已经理解了专家老师现场讲解的专业术语。 我能跟上他们的思维,立即理解音乐术语的含义,并能在潜意识的排练配合中快速做出决定。 回应,这是专家和老师得到认可和赞赏的地方。

快速的理解来自于专家的实践训练,来自于模仿专家的例子,来自于我对知识的需要。 新的融合需要改革创新。 常校长、陈贤章老师、蒋红轩老师、王冠军老师在会上表示:我们现在的乐队结构是豫剧“传、帮、带”教学方式的典范。

“传承助人”的深层含义是什么?

我又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 我想通过我在《好红》排练队的亲身经历,传承、帮助、引领对我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它让我深刻认识到:需要我用20岁的年龄、50岁的经历、60岁的经历来看待事物的发展过程,学会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并提出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豫剧知识_豫剧知识的了解_豫剧知识点/

常翔宇、王冠军

随着社会的进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民族乐器的演奏技术也得到了迅速发展。 杨永林老师教我二胡演奏技术。 20世纪60年代初,他从西安音乐学院附中、高中、本科就读。 总结的经验和他的言行逐渐形成了独特的新理念、新技术。

当时我20岁。 能够与专家老师一起工作是我的荣幸。 不存在技术障碍。 我缺少的是他们因材施教,帮助我将他们50年的技艺注入到我的技能中。 经验,60年的经验。

当我通过刻苦的思考和冥想,将这些经验转化为自己的能量,通过刻苦的练习弥补自己的不足时,我的二胡专业演奏经历了由内而外的质的变化。 我还是20岁,钢琴还是老样子,但我的身体和心灵已经受到了洗礼。 这就像重生一样。 所传递的音乐性和声音令人耳目一新且美丽。 因为我吸收了专家老师几十年来的经验和体会,通过刻苦的实践,已经潜移默化地在我的脑海里根深蒂固了。

俗话说: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

在实践中,我将这些碎片化的记忆打碎,并与所学的知识和技术融为一体。 之后,我进行了技术创新,在音乐造诣上能够与专家老师合作,​​达到同等水平的表演。 的能量. 这就像二十年的酝酿,散发着六十年陈酿的味道。 这种新旧酒一起发酵,散发出新奇芬芳的香气。 姜红轩、张三瑞、曲繁生老师对我用二胡演奏的豫剧给予了高度评价:味道醇厚,新颖悦耳,可塑性好。

豫剧知识_豫剧知识点_豫剧知识的了解/

排练中

随着我一步步长大,正是这些专家老师聆听我的演奏,度过了整个排练期。 他们渐渐地一点点“不舒服”,也渐渐地变得可以接受。 偶尔也会有一点“享受”。 在这个艰难的“教书育人”过程中,我迅速成长,专家老师积累了更多经验,我们的事业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我是这种教学方法的受益者。 这是我了解教学思维和行为后的反思和反馈。

月光的清辉洒满省城的天空,秋风带来微微的寒意,零时的钟声从2月7日纪念馆的方向响起。 今天结束了,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推石上山,周而复始,机会向我招手,在艺术的道路上,我会一点一点成熟。

在排练《好红》的日子里,我根据二胡的特点,结合了“十字路口等待”和“老少搭配”的方法,对慢板、二巴四大风格做了很多有机的组合。 、流水和飞凡。 方案,例如:

豫剧知识的了解_豫剧知识点_豫剧知识/

一家人的意见,仅供参考

豫剧知识_豫剧知识点_豫剧知识的了解/

一家人的意见,仅供参考

每板数个方案的乐谱,在不同的速度、不同的力度、不同的技巧、不同的音调、不同的节奏下,变成了各种丰富多彩的套路(因为各种差异,我没有将它们纳入乐谱中)。 (标记技巧和指法技巧,在这些基本结构上留有即兴发挥的空间),用各种合适的旋律,融入板胡的硬朗、三弦的幽默细腻、板古的强弱对比二胡演奏的音乐和内心流淌的音乐语言真正融入到了这个乐队中,形成了真正的常派风格。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索:“常香玉的《郝红》”,就可以看到当时录制保存的珍贵音视频资料。不过当时的设备不如今天的,影像还不够清晰。对我来说,它记录了我的成长过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