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音乐剧是进口的,面临如何“国产化”的问题,广大文艺工作者正在不懈努力。 面对这个问题,要求我们既要尊重外来艺术,继承这一艺术门类独特的表现方式,又要努力探索这一艺术门类内在的创新要求。 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既要继承传统,又要大胆突破、创新。 我们不仅要扎根民族土壤,紧跟时代脉搏,深入挖掘符合我们文化精髓和民族思想感情的素材,还要在如何保持这种趋势上下功夫。 同时,将艺术门类的特点与当代文化相结合,真正实现了传统神韵与时代气息的有机结合。 郑州师范大学与河南省豫剧团合作创作的改编豫剧音乐剧《大别山的女儿》与我们分享了这一尝试和成果。 豫剧与音乐剧的成功融合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值得总结的借鉴和启示。

1. 共同创造和表演的灵感

经典话剧《党的女儿》已被改编成电影和歌剧,深受观众喜爱。 2009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之际,河南省豫剧团与郑州师范大学联合将《大别山的女儿》搬上豫剧音乐剧舞台。 《大别山的女儿》采用了较为完整的音乐结构,具有显着的主流文化特征。 在探索豫剧艺术表现方法的同时,巧妙地结合了声乐的多种元素,在服装、舞台设计等方面充分运用了现代元素。 一经演出就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 至今已演出近百场。 曾在“香玉大舞台”、北京大学百年报告厅等地演出,并被评选为校园高雅艺术作品。

该剧由河南省歌剧团和郑州师范大学最优秀的艺术家创作并演出。 创作团队包括剧团演员和在校师生,其中大学师生比例占85%以上。 这种从校园到校园(走进北大燕园、高雅艺术“走进校园”等)再通过媒体到达群众,尤其是80后、90后学子心中的表演,无疑是非常有趣的表演。 试图汲取意义。 难能可贵的是大学专业学生与专业剧团之间的有效合作。 这也是当前专业剧团深入文化市场、大学生尽可能接触社会的成功范例。 所有观看演出的人,无论是老师、学生、市民、军人、专家、学者,无不为之感动,为之赞叹。 观看演出后,有很多感人的场面。 当晚在北大演出后的观众见面会上,一位上将军衔的老战士眼含泪水地说:“我是‘党的女儿’”,然后谈到了自己和这部剧。 电影中“小娟子”的类似经历,让不少演员、观众和媒体记者当场落泪。

该剧上演后,也引起了专家和媒体的广泛关注。 光明日报也发表题为《如何让红色经典更好走进校园》的文章,对该剧给予高度评价,认为该剧将戏剧与音乐剧结合起来,在推动戏剧现代化方面走出了一条新路。 。 总政歌舞团著名指挥、歌剧《党的女儿》指挥刘森在观看演出后指出,这是《党的女儿》继小说、电影之后的第四种艺术形式和歌剧艺术形式。 非常有价值。 中国戏剧协会秘书处原书记严振新、中央民族大学教研室主任李佩伦、中国音乐学院研究生处处长赵伟民、院长杜高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长等艺术评论家、教育专家观后纷纷对该剧发表评价,评价较高。

2、继承和弘扬经典

传承就是继承传统经典的本质,而不是继承表面的形式。 如果这种传承在新的时代有新的意义,就赋予它新的内涵,赋予它新的艺术效果。 该剧的创作向我们展示了在艺术创作过程中既要继承传统,又要大胆突破传统、勇于创新的追求。 只有这样,艺术品才能成功地将传统神韵与时代气息融为一体。 年近90岁的著名诗人、原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文化部部长何敬之先生在演出后称赞其为视听品质优良的精神产品。看着它。 作为红色经典“豫剧音乐剧”,它如何演绎《大别山的女儿》?

音乐剧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的西方,尤其在美国得到发展。 音乐剧有其独特的表演规律和特点,已成为西方国家特色鲜明的戏剧类型。 音乐和歌词通俗易懂,因此在世界许多国家广泛流行,尤其是在美国。 深受年轻人喜爱。 其主要特点是戏剧、音乐、歌舞等舞台艺术的融合。 基于以上特点,笔者认为,中国也有自己的民族“音乐剧”,即各地的地方戏曲。 比如河南豫剧、陕西秦剧等,不仅历史悠久,有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代表和经典剧目,而且在唱、念、演、演等不同职业上都有标准的表演,并拥有广泛的受众。 因为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多民族国家,有五千年的文明史。 经过朝代更替和民族大融合,保留和延续了具有政治特色、地域特色、丰富方言特色、流传广泛的优秀艺术。 其中,各地地方戏曲是重要的代表和活化石之一。 在祖国戏剧的百花园中,豫剧是一朵奇葩,覆盖着数百年的历史星云,承载着无数代人的悲欢离合。 历经风雨的洗礼,依然散发着时代的活力。 ,粗犷大胆的风格洗过欧洲人的耳目,至今仍令无数炎黄人着迷。 它传递的不仅是时代的人文特色,更是对美的诠释和传承。

笔者认为,任何一部能够保存至今的歌剧,至少应该具备两个特点。 一是继承独特传统风格的精髓,不断探索、执着发展典型特色,始终保持鲜明、鲜明、鲜明的个性。 特征; 二是不断“包容创新”,产生新人新作品,有机有序吸收其他剧种的优秀方面,如其他姊妹艺术、京剧、话剧、杂技、电影等,甚至不排除西方唱法的演唱技巧、伴奏形式和多样化的舞台词汇表现,以追求人物的深入刻画。 只有这样,艺术剧才能历久弥新,同时才能让更多的观众关注和喜爱这些戏剧。 具有戏曲、豫剧、音乐剧特色的歌剧《大别山的女儿》就是在此基础上产生的。 具有顽强、执着、原汁原味的豫剧风格魅力,同时有机容纳西洋戏曲唱腔、借鉴音乐。 该剧的结构形式充分运用细腻、活泼、奔放的舞蹈语汇,优美地表达了英雄牺牲、群众劳动、姐妹回忆、战友葬礼等叙事场景。 称其为豫剧音乐剧,更能准确地描述该剧的艺术特色,将继承与发展的特点淋漓尽致地展现在纸上。 该剧因其形式新颖、歌声优美,集戏曲、音乐剧、豫剧、音乐剧于一体,具有艺术性、观赏性、教育性。 因此深受不同年龄段观众尤其是年轻学生的喜爱。

3、艺术表现力的突破

《大别山的女儿》是文艺工作者在时代发展背景下智慧的结晶,也是在艺术追求上更加成功的作品。 该剧融合了豫剧的创作手法,在音乐、舞蹈方面也做出了不少创新和突破。 充分探索豫剧的艺术表现方法,巧妙结合音乐剧的多种元素,在唱腔、伴奏、歌舞表演、人物塑造等方面都有突破和创新,取得了突出的成绩。

1、歌声的突破

豫剧的演唱特点是:男声高亢、激昂、质朴、刚劲;男声高亢、激昂、质朴、刚健; 女声舒展、奔放、柔和、流畅。 豫剧主要采用说感觉,吐字较为夸张。 《大别山的女儿》在唱腔上不仅保留了传统豫剧的神韵和色彩,而且还做出了许多突破。 具有声音大方、声音亮丽、支点深沉、位置高的声音特点。 例如,主演魏俊英所演奏的大量唱腔基本采用了正宗的豫剧风格,同时又巧妙地融入了声乐作品的拖拖拉拉和旋律演变的变化。 听起来优美抒情,与严格意义上的传统豫剧旋律明显不同。 例如,《春景》中“凛然从容”部分的唱段,主要是通过声乐演唱与豫剧旋律特点的结合来表现的。 催人泪下、扣人心弦,再现了真实而艰辛的场景。 再比如“千言万语何时卡在胸口”那一段的内心独白? 有时像一首歌,有时像一出戏,有时又像一首流行歌曲。 它可以自由地缩回和释放。 不仅好看又感人,而且还让人耳目一新。 同时,它是由情节驱动的。 ,令人兴奋且非常强大。 又如《像呼啦啦》、《昂扬从容》、《房子被烧了》等唱段,都融合了豫剧唱腔和声乐技巧。 在风格上,他们突破了豫剧唱腔的表现力。 在保留韵味的前提下,将声音置于相对较高的声点,增强了声音的感染力。 气氛流畅、荡气回肠、持久、深刻、清晰、友善。

2、伴奏和演奏形式的突破

豫剧锣鼓伴奏是豫剧的特色之一。 在伴奏方面,该剧打破了传统豫剧锣鼓的束缚,大胆采用交响伴奏。 曲调细腻,但主旋律仍具有板胡色彩的特点,让人知道这是一首来自北方风格的作品。 例如,在展示“土匪士兵”的动作场面时,利用动感交响乐表演,生动逼真地再现了敌人的凶残和凶猛,充分体现了先烈们在恶劣环境下的坚韧和忠诚。 在声音方面,节目也注重每一个细节。 比如《扫墓》第一场,讲述了老娟子带着曾孙女去烈士陵园扫墓的故事。 随着场景和音乐,观众立刻就看到了一个特别宁静的早晨,微风轻雾。 、秀水、青山……为了增强戏剧的表现力,声音素材是从森林里的溪流中录制和采集的。

其次,表演形式充分运用了声乐中的民族、美声风格,还运用了合唱、重唱等多种声乐表演形式,伴奏大胆采用交响形式,气势磅礴。 使用各种形式的歌唱。 主题曲《大别山,雾气茫茫,自由山花傲冰》为副歌,与运粮歌中的“一缸酱菜,一把盐”对唱,与玉梅、桂英在“殉难”场景中,在烈士即将倒下的那一刻,用清唱合唱展现了英雄们无畏牺牲、灵魂升华、以及美丽和善良。 他们的血肉身躯瞬间冲刷了天空。 它涤去了世间的笨拙,让人感动。

3、音乐创作和舞蹈运用上的突破

该剧的音乐创作风格将人物特点与演员的性格特点相结合。 以豫剧为基调的基础上,还融入了民歌、小调等元素,以及《二甲线》等地方戏曲类型的素材。 比如,剧中汉奸马家辉演唱的旋律,就是根据信阳罗山县民歌《走郴州》的旋律,吸收了二甲县的韵律。 他演唱的“马家辉像一件白大褂”、“虽然你仍然是“我不是党员”以及对唱的“在激流的沙滩上稳住”都是独特的段落。七叔的唱段都是番剧、豫剧的典型,如《见惯了世间奇事》《我老人家心里有自己的账》,雄辩有力,铿锵有力。又如小娟子的《孩子们唱的《羊吸奶》,旋律近乎“民谣”,采用大别山民歌曲风创作,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外,该剧的舞蹈表演也是一大亮点:充分吸收了西方歌剧、音乐剧的一些特点,与豫剧的肢体动作相结合,用舞蹈语汇诠释了人物的内心活动。 当玉梅和桂英回首往事时,华丽奇幻的芭蕾舞表演美丽而浪漫,给人们带来艺术享受。 还有共产党员“殉难”的触目惊心的场面; 还有“少先队献花”舞蹈、“解题”舞蹈、“桂英祭”舞蹈和气势磅礴的“誓言”舞蹈,还有威风凛凛的“雕塑”造型等,都为整部剧增添了色彩。

综上所述,该剧的艺术感染力是显而易见的。 它既吸收了原版的精髓,巧妙地融合了豫剧和音乐剧的优点,又借鉴了西方音乐剧的整体创作结构。 是中原大地的一块文化沃土。 幻想与瑰丽的花朵在其上绽放。 然而,任何好的作品都必须经受时间、历史和公众的考验。 衷心希望节目能够更加成熟,在未来能够走得更远。

(作者为郑州师范学校音乐系讲师)

参考:

①王祖杰。 一部具有整体艺术美的音乐剧——浅谈音乐剧《星星》[J]. 中国音乐家协会杂志月刊,2009年

②宋成贤。 歌唱发音训练及十三法[M].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8

③清代徐大纯。 乐府传播[A]. 中国古典戏曲论文集[C]. 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59

④梁斌。 郑州师范大学:师生“梦之队”演绎豫剧[J]. 河南教育报社月刊,2010.11

⑤翟群。 《大别山的女儿》感动了首都[N]北京的师生。 中国文化报2010.5.5

⑥纪修君。 《大别山的女儿》探索文化创新[N]北京. 中国教育报. 2010年5月8日

⑦赵婷。 红色经典如何更好地走进校园[N]北京. 光明日报.2010.5.19

⑧董凤秋。 专家学者盛赞“大别山的女儿”[N]河南。 河南日报2010.6.4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