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立品终生未嫁之谜

1957年,阎立品这朵“一尘不染的莲花”被错化为,剥夺了登上舞台的权利,生性耿直的她直到1958年10月底调到信阳专区豫剧团劳动改造后才逐渐恢复演出。

在信阳期间,举目无亲的阎立品在被监督的情况下,打扫舞台,清理厕所,到田间劳动,承受了巨大的苦难和孤独,但她并没有消沉下去,偷偷地练唱、练功,联想自己的处境,设身处地地设计剧中人物的表演和唱腔。

也就是在信阳的几年间,阎立品完成了第三稿《藏舟》中“满江中波浪静月光惨淡”一段唱腔的构思,完成了《碧玉簪》、《盘夫索夫》第二稿的改编。尤其是她对《秦雪梅》一剧进行的改革,从剧本到表演,从演唱方法到唱腔设计都有了新的探索,艺术上遵循“细想、细唱、细做、细心琢磨、细致入微”的准则,寓情于声,以情动人,独树一帜地形成了为人称道的“阎派”唱腔艺术,奠定了她最终成为豫剧一代大师的基础。

1964年,阎立品错化问题得以平反,调到河南省豫剧一团,在郑州刚度过两年平淡日子,“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就爆发了,她再次成为“无产阶级”的对象,被视为“黑线人物”而备受折磨,发配到西华县黄泛区农场劳动改造。

刚到西华农场,一直独身又新丧慈母的阎立品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幸好师娘马双枝也在同一农场,给她母爱般的亲情关怀,才使她在十年的漫漫长夜中,没有被孤独和苦难击垮。在西华农场时,阎立品还遭遇了相声大师侯宝林,侯大师的达观和幽默,使她缓颊解颐,重又焕发了对生命、对艺术的热爱。阎立品鼓起生活的勇气,努力读书提高,开始总结多年的艺术实践心得,并使唱腔艺术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阎立品的唱腔以祥符调为主,婉丽、甘甜而富于逸韵,表演克服了一些地方戏的粗俗直露,比较含蓄庄重。阎立品善演深沉、悲怨之戏,重于人物内心世界的刻划,其笑无声而甜,其哭哀而不嚎,表演俏丽蕴藉,精细飘逸,极受好评。

十年结束后,1978年,56岁的阎立品重登舞台,连续上演了《秦雪梅》、《藏舟》两出拿手戏,引起观众的强烈反响。大家几乎不敢相信,舞台上翩翩起舞、声音清嫩恬美、娇柔滑腻的古代弱女扮演者,竟是位艺音久谙、两鬓斑霜的老艺术家。她那清丽的嗓音、动听的旋律、浓郁的地方色彩,无不使人闻之赞叹,称她为豫剧艺苑中永不凋谢的“闺秀之花”,是“永不衰老的少女”。(来源 樊城《豫剧春秋》第二十四章)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