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喜成先生是著名的豫剧大师,他创立的唐派艺术唱腔高亢明亮,激昂奔放,气势磅礴,是豫剧男声中风格鲜明、独具特色的代表。唐派艺术广受国内外广大戏迷喜爱,然而,多年来唐派艺术一直备受戏剧界和学术界的争议,存在不同的评价观点。笔者历时五年的实践和研究后,对唐派声腔艺术的文化内涵有了新的认识和看法。特在唐喜成先生逝世纪念日之际撰写此文,以纪念这位在豫剧发展史上具有重要贡献的艺术大师。

清代散文家袁枚曾在《品画》中提出:“欣赏绘画,先要品其神韵;评价诗歌,更要重视其性情。”爱戏之人也应该欣赏戏曲的神韵,唐派艺术的醇厚声韵深深地吸引了我,但想要真正学会唐派唱腔,便需要练习及掌握相关技巧和方法。最初的时候,我只能通过磁带和光盘模仿学习。因为我不熟悉唐派唱腔的技巧和要领,发音一直欠缺清晰度和音量。唱上两段之后,我的嗓子就会变得沙哑。直到最近几年,我才逐渐明白了唐派声腔艺术的发声方法和技巧。

2002年3

一到郑州后,我接触了一些豫剧艺术家和专家。在他们的帮助和指导下,我开始认真学习练习唐派唱腔。虽然经过练习,我的唱腔有了一定的提高,但仍然很难把握唐派唱腔的独特韵味,我一直在苦思冥想中寻找突破。在反复研究、琢磨唐派唱腔的特点后,我豁然开朗,终于有了新的发现。唐派声腔艺术的精髓包括两个方面,即假声技巧和声腔韵味。而症结问题则在于找音共鸣点和吐字、发音的准确性方面。由于我的地方语言,说话吐字偏轻靠后,我向艺术家王素君先生学习开封的豫剧语言。这一举措果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我逐渐解决了在练声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最初,我在学唱“下位去劝一劝贵妃娘娘”的段子时,将“下”字直接出音,而唐先生的“下”(xia)和(a)则是分开的,第一个“劝”是(quan)调式,第二个“劝”字的发音须分开(tuan)/(an),并将落韵重点放在(an)上。只有掌握唐先生的吐字特点,才能更好地认识豫剧的演唱规律,并从中获得更深刻的启示和经验。

当代书法大师启功先生的行楷作品以清新隽永、端庄秀丽和别具一格的风格,享誉中国书坛。

一位优秀的书法家的字体中,粗细不均会呈现出独特的美感。而启功先生的书法,明显的特点就是句中几个笔画加粗的字体与众不同。例如,“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这两句诗,其中的“远、上、山、石、生、有”即为加重字,观赏起来美轮美奂。这种艺术形式与唐派唱腔的吐字风格异曲同工。唐派唱腔的独特之处在于其吐字规律精良,符合豫剧的演唱规律,同时体现了唐先生的艺术特点。吐字中的关键字必须把握准确,否则无法展现出唐派的独特韵味。学习唱腔,既要准确吐字,还要注意字的归韵。字是声腔的根基,演唱中应以字为主进行声腔的调动,字与腔的结合必须恰到好处,韵与字的相互配合也是至关重要的。随后,演唱者应通过声腔来刻画人物形象,顺应唱腔中情感的变化。例如,在豫剧《三哭殿》中,唱到“李世民登龙位万民称颂,勤朝政安天下五谷丰登”这一段时,李世民这位人物内心愉悦,欣喜若狂。此时,“李世民”这个词的“民”和“颂”就成为了关键字。在唱腔中,“民”(min)的拖腔应该是(en),而“颂”(song)的拖腔则是(eng)。同样,在“勤朝政”这句中,“下”、“谷”、“登”也是关键字之一。在学唱唐派唱腔时,必须准确咬准“关键字”,这些关键字包含唐派唱段的规律和特点。目前,许多戏迷甚至专业演员在学习唐派唱腔时,缺乏对“字”这一方面的重视,因此无法准确体现唐派的韵味。

在唐派声腔的认识上,我认为存在着许多误区。如文中所提到的,“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也。”豫剧任何一个流派的创立,都有着历史渊源和地域特征。唐派的产生经过了社会和广大群众的认可和检验,逐渐流传开来,是艺术家们留给后人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对于唐派声腔的探究,人们不断陶醉于其中的艺术魅力,但也存在着许多的误区。

其中,首先需要明确的就是与“膛音区”相关的问题。我认为男声唱腔中应该有一个唐派的“膛音区”,而女声中则不太明显。这是唐先生最独特的个性发现之一,也是他在豫剧艺术实践上的重大贡献。唐派的“膛音区”指的是介于鼻腔和头腔之间,包括脑后共鸣因素在内的一个声音区域。在练嗓时,“i”“a”“u”“ai”在学习唐派唱腔时,需要注意的是发音准确。唐派唱段中有许多规律和特点,需要通过准确咬准“关键字”来体现。同时,唐派声腔的认识中存在着一些误区。

一方面,关于“膛音区”的问题,需要澄清男女声在宽度而非高度上的区别。唐派假声通常用于男性人物的唱腔中,而女性角色则使用真声旋律展示,发声位置与演唱效果明显不同。与豫剧比较,唐派唱腔在高、中、低音区的差异明显,其特有的“膛音区”共鸣点也有其独特之处。

另一方面,唐派唱腔的发展并不必然地与旦角唱法有联系。尽管有传言称唐先生在变声后掌握了“二本腔”,但据与唐先生合作过的艺术家及专家交谈得知,这是唐先生自身认识上的一个误区。事实上,许多唐派传人和戏迷没有旦角经历也能够演唱得很好,因此唐派唱腔与旦角唱法并不存在必然联系。唐派声腔的创立可以认为是借鉴了豫剧旦角某些技巧,这与“先有玉后有器”的道理是类似的。

另外,唐派唱腔与女声“同板同腔”的说法也不够准确。由于男女声带生理结构的差别,即便是在相同的板式声腔下,唐派声腔的音区也基本在降E调的3到高音3之间,仅能通过喉头音来达到高音5,因此在实践中需要注意。

在学习唐派唱腔时,需要注意到唱腔的个性化处理。由于唐派唱腔具有很多的规律和特点,一些唱段也呈现出明显的差异,因此不可能完全唱出同样的声腔曲调。在女声唱唐派方面,大多集中在一些段子,例如“下位去劝一劝贵妃娘娘”、“西门外放罢了催阵炮”等。像《血溅乌纱》、《辕门斩子》的唱段因为难度大、需要花费较多的力气,很少能够完整地演唱出来。

与此同时,唐派唱腔中的一些处理方式也需要在实践中注意。例如,“千里迢迢出任河阳”一段中的“嘶鸣”的拖腔(eng)到(a)音、“古道”的拖腔(ao)音都落在高音5上,“不提起过往事却倒还好”一段的“这是俺杨家的血”的“血”字用临时转调的方法落在高音5上。这些高音5的处理方式大气磅礴,具有深刻的人物刻画效果,即使是专业演员演唱技巧不太过关,也具有很高的难度。

在唐派声腔的认识上,还存在一些有待澄清的问题。例如,“二本腔”和“夹半音”的提法缺乏科学根据,带有土气和贬义,不利于正确认识唐派艺术。在声乐方面,真假声演唱技巧是目前通行的提法,我认为唐派唱腔可以被视为豫剧男声“完全的假声唱法”的成功典范。唐派“假声”与男旦“假声”有着本质的区别,既没有粉脂之气,又颇具男性的阳刚之美,能够很好地塑造人物感情激烈、舞台形象高大挺拔,非常符合河南及周边省份群众的欣赏习惯,这也是唐派声腔在中国戏曲中独树一帜的特点之一。

生是豫剧艺术史上一个极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人物,他的唐派唱腔在中国戏曲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唐派唱腔具有科学性和艺术性的特征,其中男声唱唐派更具价值和广阔的发展空间。

唐派唱腔是豫剧行当中较为科学的声腔艺术形式。艺术的美妙在于人性的体现和张扬,所有的歌唱者都希望将自己最美妙、最悦耳的声音奉献给受众。京剧四大名旦“梅尚程荀”是男旦“假声”唱法技艺的杰出代表,他们的艺术成就为京剧这一中华民族的国粹推向了巅峰。唐朝司马图《歌者》曾道出:“十斛明珠亦易拼,欲兼人艺古来难。”在戏剧界,唐先生是一位技艺超群、独具匠心的艺术大师。他在豫剧行当中的演唱规律方面勇于尝试和创新,在精雕细琢中形成了风韵别致的唐派艺术。他的过人之处在于使用一种完全的男性“假声”唱法,精准地找到了“膛音区”上的共鸣点,并将喷口、甩腔、滑音、波颤音等装饰音和脑后音等技巧娴熟运用。在学唱时不断揣摩和练习,可以极大地提升演唱水平。

因此,唐派唱腔是一种具有科学性和艺术性特征的声腔艺术形式,而在唐派唱腔中,男声唱唐派更具有价值和广阔的发展空间。唐先生的唐派唱腔在中国戏曲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其对豫剧行当的探索和创新,对中国戏曲史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腔充满个性,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在唐先生长期的舞台艺术实践中,他继承了豫剧祥符调豪迈、高亢、粗犷的风格,又融入了豫剧沙河调男声笃实、刚健的演唱技艺,他的演唱自然而不造作,亢奋而不过度,嘹亮而不刺耳,达到了“以声传情、声情并茂”的艺术境界。其“假声”演唱技巧音区上下贯通,衔接自然,高音明亮有力,中音似有真声成分,洪亮而健壮,低音控制自如,声音干净而和谐统一。

唐先生的声腔艺术具有很强的灵活性和变化性,塑造的人物音乐形象栩栩如生,鲜明而生动,深深地印在观众的心中。他塑造的戏曲人物包括《三哭殿》中的李世民、《卧薪尝胆》中的勾践、《南阳关》的伍云昭、《血溅乌纱》中的严天民、《辕门斩子》中的杨延景、《对花枪》中的罗成、《洛阳令》的董宣、《十五贯》中的况钟、《斩黄袍》中的赵匡胤以及现代戏《节振国》中的节振国等,均展现出唐先生文武兼备、风格鲜明的艺术特点。

唐先生演唱的剧目包括《三哭殿》、《血溅乌纱》、《辕门斩子》、《洛阳令》、《十五贯》、《斩黄袍》等,这些剧目的唱腔具有很强的个性化,具备独特的艺术魅力。地方文化的熏陶,唐派豫剧也不例外。唐先生的演唱艺术中,腔调表现了他的独具创造性和艺术特点。他以沙河调的唱法处理了“千里迢迢出任河阳”中“出任河阳”一词的拖腔,“万民敬仰”中的“仰”字拖腔也是沙河调的流变方式。在“焦赞传孟良禀贤爷驾到”这段唱词中,“如何是好”中的“好”字也展示了他创新的调式处理,这些都是学习者可以借鉴和研究的。

唐先生的“假声”演唱技巧与现代声乐家对真假声结合、避免使用过于真实声音的理念一致。尤其是随着男女年龄的增长,声带生理结构也会逐渐老化,渐渐转向假声区域的保持,这是唐先生在临终前嗓子依旧完好的主要原因。这也证明了唐派声腔艺术的生命力和科学性。对于男声演唱者来说,只要具备打磨唐派唱腔的条件,科学合理的演唱方法和合适的掌握技巧,通过努力学习和刻苦训练,一定会获得令人难以想象的艺术美感,对于唐派艺术的传承和弘扬也是有益的。

唐派艺术开创了中国地方戏曲的辉煌历史,这也证明了任何剧种都离不开本身的地域文化和特色。一种规范的中州语来演唱的,这展现了唐派艺术的语言表现力和准确性。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于戏曲的欣赏习惯也在不断改变。从过去的被称为“土梆子戏”的阶段,豫剧经过多年的发展,演出剧目繁多,行当齐全,演出团体遍布全国各地,甚至成为了仅次于京剧的第二大剧种。这足以说明中原文化的扩展性和包容性。而唐派的独特魅力则是借助“假声”这一绝技自成一派,唱腔让人陶醉,充满魅力。在全国众多剧种中,能够超越唐先生的并不多见。

由于地域语言的差异,中国戏曲在不同地方产生了不同的文化特点。宋朝张先词的《苏幕遮》中提到的“柳飞棉,花实少;镂板音清,浅发江南调”,明朝袁宏道的《迎春歌和讲进之》中提到了“梨园旧乐三千部,苏州新谱十三腔”,以及明朝徐渭的话“听北曲使人鹰扬,毛发淅洒,足以作勇往之志矣”。这些都体现了不同地方戏曲文化的特点。

学习和练习唐派唱腔的过程中,最大的感受是唐先生吐字清晰、归韵准确,用不同的语言演唱“膛音区”的唐派唱腔都无从下手,必须使用规范的中州语。例如评剧《血溅乌纱》中的“严天民雪夜秉烛审案卷”一段,津唐话唱腔在后音位置,而唐派唱腔则在前音位置,通过比较可以听出音区位置的差别。可见,唐派唱腔在“膛音区”使用规范的中州语来演唱,这展现了唐派艺术的语言表现力和准确性。

规范的中州语形成的唐派唱腔艺术,从内涵上讲是深厚的中原文化的产物。唐先生不仅演唱技艺高超,而且表演出类拔萃,有着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令人叹为观止。尽管我没有亲眼目睹过唐先生的舞台形象,但从光碟中所见的他表演的正直、廉明、潇洒、俊帅的生角形象,更能体现他对艺术的执著追求。他的帽翅功和咬牙绝技,让人叫绝。唐派艺术是唐先生在艰苦的环境中不畏艰难、苦学硬拼、锲而不舍、敢于创新打磨出的戏曲精华,他的成功为戏曲园地增添了亮丽色彩,成为地域文化中一颗耀眼的明珠,创造了中国地方戏曲的奇迹,这一点我确信不疑。

唐派唱腔的特点决定了它在戏曲中的行当领域。除了唐先生的代表剧目外,还有更广泛的发展空间,不仅可演绎帝王将相,如屈原、李白、杜甫、李商隐、陆游等文人墨客用唐派艺术塑造人物更具魅力,会收到更好的艺术效果。

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贾廷聚先生是唐派的大师,多年来,他致力于唐派艺术的传承和创新。他不仅继承了唐先生的表演传统,还对唐派唱腔进行了深入研究和探索,为唐派的发展打开了新的局面。他演绎的唐派经典剧目,不仅保留了唐先生的艺术风格,更增加了自己的表演特色,成为唐派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

唐先生在临终时留下的遗言,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嘱咐后人大力继承和弘扬唐派艺术。他不仅善演唐派剧目,而且结合自己的嗓音条件,使唱腔圆润宽广、悦耳动听。他的拿手戏《大明惊雷》、《访帅出征》、《关羽》、《岳飞》等剧目备受戏迷喜爱。他培养的一批唐派传人活跃在演出一线,他经常登台为示范演出,展现出一位艺术家的风范。目前,近20位唐派传人所继承的唐派艺术不断创新和发展,形式丰富,可谓开创了唐派艺术的新局面。唐派艺术的广泛发展,充分展现了它的不同凡响。

正是唐派艺术的独特魅力和深刻内涵,让我们有必要去深入研究和弘扬它,让它在神州大地上绽放光彩。我们缅怀唐先生的智慧和贡献,探讨唐派艺术的内含意义,对于挖掘、继承和弘扬民族文化具有深远意义。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