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阳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1.豫剧《花木兰》 《谁说女子不如男》是豫剧《花木兰》的经典选段,所以在分析这段选段之前,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些关于豫剧《花木兰》的知识“ 学习。 豫剧《花木兰》是豫西戏曲代表人物常香玉的代表作之一。 该剧描写了北朝时期,外国列强入侵,边疆告急的情况。 花木兰的父亲被列入军队征兵。 考虑到父亲体弱、弟弟年幼,木兰想来想去,决定女扮男装,冒充弟弟木里。 名字,代表父亲参军。 木兰告别了父母,披星戴月,全速赶往边境。 一路上,她还结识了几位陪伴她前行的朋友,他们都是义务兵。 后来,因为花木兰功绩卓著,元帅打算册封木兰为官,并将女儿许配给将军。 木兰不欣赏官衔,更不羡慕元帅之女。 她只求千里马回家乡探亲。 木兰回到家乡,脱下战袍,穿上旧衣服。 朝廷册封木兰为尚书郎,元帅率众将领,携带礼品,亲自到花家拜见花木礼将军。 木兰从大厅出来,元帅二人相见,大吃一惊。 于是,木兰讲述了自己在部队的经历,元帅称赞木兰是巾帼英雄。 1951年,正值全国人民积极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之际,剧作家陈贤章、王敬忠根据马少伯敬的话剧《花木兰从军》改编了《花木兰》。 该剧由湘玉剧社排演。 该剧演出后好评如潮,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为了捐赠战斗机,翔宇剧团于1951年以此剧开始了为期半年的义演,足迹遍及开封、新乡等五省六市。 最终,演出收入被用来捐赠“翔宇剧团”战斗机。

1952年首届全国戏曲观演中,常香玉演出此剧并荣获荣誉奖。 12月,在奥地利维也纳世界和平会议上演出话剧《乡愁》。 1953年,象屿剧团赴朝鲜演出,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 1956年10月,长春电影制片厂将其拍成戏曲艺术电影。 至于《花木兰》中那句著名的摘录“谁说女子不如男”(有的书也称其为“刘哥言论太偏颇”),至今流传有多种不同版本。 这应该是由于“口传心授”的传承特点所决定的,但唱腔中的主旋律框架和歌词仍然基本相同。 2、《谁说女人》节选分析下面我们就该节选的音乐实例做一个大致的分析: 网络发表时间:2013-05-0809:49 网络发表地址:本节选讲述了花木兰变相的故事 男人被选为花木兰听后,用事实和推理的方法说服刘忠的,就是这首著名的咏叹调,这首旋律所用的咏叹调是豫东调的“二八板”,由于花木兰是乔装打扮入伍的,所以节奏比较简单。节奏由八分音符组成,剧中旋律线变化不大。 但值得注意的是,常香玉会在每句话中加入一段简短的伴奏,而这种伴奏在豫剧中还是比较少见的。 这样的处理不仅使旋律更加优美流畅,也使情绪更加连贯,更具说服力,而且在节奏上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巴板”的创造性开发,使其对于塑造木兰的男性气质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自《白天下田》以来,很多地方都采用了白话五字唱法,使其更加贴近生活,显得自然。 与正式的[二八板]唱法交织,有节奏对比。 变化十分统一,使整个唱腔井然有序、自然、朴实、自然。 当我们听音频材料时,我们可以发现常香玉在“日夜”和“千针万线”这两个词中使用了重音。 这是为了凸显,女性并不是在家里“享闲”,而是在为这些远离家乡、为国奋斗的人们提供衣食,让她们能够安心地战斗。 咏叹调的三分之二处有一段间奏,与前一段不同。 虽然都是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但是前面部分用的是同样的素材,这里的插曲也和前面的不一样。 间奏曲所使用的节奏模式变得更加密集,这不仅表明花木兰的心情变得更加激动,也为接下来的演唱部分做好了铺垫。 因此,在接下来的唱段中,花木兰果然转移了话题,提到了一些同样为国杀敌、立下战功的古代巾帼英雄,最终凸显了“女子不如男子”的主题。 演唱中,常香玉除了充分发挥她大方明亮的音色外,在旋律中还使用了武生口音,尤其是结尾一句“这些女人不如男人(咳咳)”,非常有特色。并且成功了。 首先,“贝尔”三个字唱成切分音,非常贴切。 与前后使用的单一八分音符节奏形成鲜明对比,更加强调了这句话。

另外,“汝”字后面偷偷摸摸的气息变化也为高亢的曲调做了铺垫,使气息更加充实,情感更加饱满。 “女人”两个字是用空气打出来的,所以冲击力非常强。 “哪一点”作为突出点,“哪一点”就是“点”加上滑出去再滑下来的大滑音“还不如小孩子呢”。 这句话用力拉舌头,深吸一口气,重点放在“啊”上,特别是“咳咳”结尾的两个重音,产生了很强的艺术效果,很有创意,不仅进一步强化了花木兰的性格和形象,使其更加稳重、稳重、有男子气概,同时也形成了张派歌唱艺术独特的腔调和唱法。一种传统的曲调创作手法,一直被运用在声乐作品中,豫剧也不例外。但是在这个唱段中,有人可能会质疑为什么有些词不是按照这种唱腔创作手法来写的。比如《鞋》中的“袜子”其实,这是由于当地方言的发音造成的。像这个“袜子”,普通话是四声,而河南话是三声,所以一些没听过河南话的人会产生一些误解。但是咏叹调第一句中,“刘”和“大”不知为何颠倒了。 按其声调,“刘”字应读四声“刘”,“大”字应读二声“大”。 因此,歌唱的发展也会出现一些误区。 这就要求我们在演唱某一流派的乐谱时要多加注意。 如果出现问题,不要随意改动,要在一些权威专家的指导下进行修正。

因此,我们在听其他唱法时,不仅要了解它所使用的方言,更要注重它的“据词而行”,这样才能更好地欣赏它,细细品味它。 。 三、豫剧《花木兰》的历史意义半个世纪以来,《花木兰》不仅成为豫剧艺术宝库中特色鲜明、熠熠生辉的经典剧目,而且花木兰的女主角形象也深入人心。深入人心、广为人知、推崇,成为激励人们奋发图强的榜样和精神力量。 剧中许多优秀的经典唱段也成为影视及各类晚会中经常播出和采用的著名节目。 它们深受人们喜爱,经常被人们聆听和喜爱,具有很高的审美和艺术价值。 参考文献:[1]方克杰. 豫剧公爵夫人选[M]. 北京:金盾出版社,2012. [2] 豫剧名剧段精华,中国华艺音像工业有限公司出版 [3] 张泽伦,左其伟。 豫剧唱腔欣赏[M]. 北京:中国戏曲出版社,2010。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