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焦裕禄》河南省豫剧院三团的豫剧《焦裕禄》10月26日、10月27日连续两日来沪参演上海国际艺术节,在逸夫舞台的两场取得了极大的反响,演出感动了许多观众,也让上海的文艺工作者受到很大的触动。昨天,上海文艺界的专家和创作人员及剧组主创聚集在上海戏剧学院,以“潜心生活,艺术再现中国故事”为主题,就豫剧《焦裕禄》的创作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研讨。“豫剧《焦裕禄》是最近这些年反映当代生活的现代戏曲创作当中具有标杆性意义的作品”、“这部作品值得上海的文艺创作者思考借鉴”成为了几乎所有上海专家的共识。

在交流会上,《焦裕禄》的编剧姚金成、导演张平和主演贾文龙等谈了他们的创作过程和思考。曾经创作过《香魂女》等众多现代戏经典的姚金成表示,“《焦裕禄》这个题材非常的难写,1960年代的时候舞台上大概有六七十个焦裕禄,但是几乎没有一个可以留下来。这个题材特殊的难度戏剧界的编剧都有所认识。因为英雄人物太完美,而且宣传教育的意图太强烈了,细节非常的难写。这是我创作最难、最纠结的戏,差不多写了十个都自己推翻了。因为五十多年了,我们再看《焦裕禄》一定要用新的角度、新的题材、新的故事。五十多年了,如果还是满足于穆青豫剧报告文学,那么这个戏就没有办法写出真正可以在舞台上站得住的艺术品。”

最后,编剧从历史反思的角度,寻找新的素材,创作了这个版本的《焦裕禄》。而导演、演员和作曲等主创团队,也从新的表演方式等各个方面完成全新的舞台创作。导演张平介绍了排练前的各种准备和体验工作:“要把《焦裕禄》从概念性的高大全的人物变成一个真正的人,在这一方面我们做了大量工作。所以排的时候就在兰考拍的,衣服都是兰考的人民从家里拿的。我们现在很多戏都拍得很浮躁,不真实,我告诉我们的演员一定要把自己带到1962年那种情景,那种历史的背景下。我们要呼吸当时兰考的气息。排好这个戏不吃两口沙子是排不出来的。”

上海的文艺评论家几乎一致对《焦裕禄》表示了肯定和赞赏。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秘书长郦国义认为,“先进人物的戏在整个全国文艺界,这两年塑造了不少。但是可以达到像《焦裕禄》这种水准的比较少。剧中深刻的历史唯物主义反思精神,特别难能可贵。”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毛时安则认为,焦裕禄是一个老故事,而且是被各种各样的艺术样式,包括戏曲讲过N次的老故事。这样的老故事在今天讲还有没有人听,还有没有人看,这是对剧组,对创作者的非常严峻的一个考验。但他觉得,“豫剧《焦裕禄》是最近这些年反映当代生活的现代戏曲创作当中具有标杆性意义的作品。这部剧站在新的时代高度,去阅读老故事,读出了新的意义。并且又站在新的时代高度去演绎老故事,演出了新感觉。”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