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许多剧种都演《铡美案》,豫剧也有,且还是唱了一百多年的传统老戏。豫剧《铡美案》前半场秦香莲的戏比较多一些,例如《抱琵琶》《杀庙》等场次,后半场包公上场后就成为主角。所以这出戏成为双主角结构,秦香莲与包公的戏份几乎均等。关于秦香莲的戏我已在博文中分为几篇介绍过了,今天开始说《铡美案》中包公的戏。
解放前豫剧《铡美案》只有这一个名字,解放后崔兰田唱红了这出戏,就又叫《秦香莲》,后来拍电影时又突出了包公刚直不阿、秉公执法的形象,改名为《包青天》,所以这出戏就有三个名字,下面使用时就不加区别。
豫剧《铡美案》中,包公的戏都集中在后半场,如果细致划分,可分为三个阶段:
1、与陈世美的对决;
2、与皇姑的交锋;
3、与国太的交锋。最后才完成了“铡美”的结局。
本文先讨论包公与陈世美的对决。在这个阶段,又可拉出以下三个层次。
首先指出,包公身为开封府的府尹,而陈世美是当朝驸马,他们当中一个是大学士,一个是新科状元,知识层次都非常高,又都在宋朝的京都居住,所以他们不能不相识。因此这两位智商高的高级官员之间的博弈,甚至于说是对决就非常有看点。
拿包公的“劝驸马莫要性情急”这段唱词来说,“年陈驸马你连科及第呀,咱二人在朝中同把君陪呀。”明白无误地表明他们曾陪宋王时就认识了。并且他们还有交谈,包公直接问他:“我观你年过三十成新贵,曾问你原郡家乡还有谁呀。一句话问得你面红耳赤无言对,才猜你家中一定有前妻呀。”而陈世美坚决否认,他们还就此打过赌。接着包公也提醒陈世美:“秦香莲千里迢迢来找你呀,装什么糊涂你装的什么迷?”并希望他能认下香莲三人,回心转意。
以上是二人“对决”的第一个层次,包公还是直言规劝,希望能不伤害“同僚”,把问题解决了更好。当陈世美问道:“有人告我啥凭据”时,包公才正式摊牌,拿出状纸,历数了陈世美的三款罪:“这本是欺君罔上,抛父弃母,杀妻灭子三款罪,宗宗款款犯条律”,义正词严地指责陈世美贪图富贵、忘恩负义,但还是执行了“人性执法”的原则,仍然规劝他说:“常言说,论吃还是家常饭,论穿还是粗布衣,家常饭。粗布衣,知冷知热结发妻。奉劝驸马认下好,认下好,若不然,祸到临头后悔不及。”从中显示出包公铁面无私,执法严明的同时,也有人文关怀的一面。
下面进入“捆美”一折,这折戏使“包陈对决”进入第三个层面。当陈世美仍旧执迷不悟,反诬包公陷害他:“分明你买通民妇将我告”,又接着唱道:“开封府有人把我告,你把我当朝的驸马怎么开销?”他想依靠权势压住包公,殊不知包公也不依不饶,既然你踏破了法律底线,有不知悔改,我包公才不得已亮出了底牌,将他上了法绳,起来。最后包公唱道:“慢说你是驸马到,龙子龙孙我不饶。头上打掉乌纱帽,身上再脱滚龙袍。紧紧麻绳捆三道,我要是贪赃卖法我不姓包!”充分从以上三个层面,塑造了包公这个人民心目中清官的艺术形象。
在包公与陈世美二人对决中,包公取得了完胜,但拿今天法律来判该不该铡,恐怕会有异议。头宗罪“双亲亡故不戴孝,身在朝中穿红衣”,是道德层面的,还不足以定罪;二宗罪“已婚男子重婚配,在宫中招亲把君欺”,犯了重婚罪,应该量刑但不会太重;另一宗“罪贪图富贵起恶意,差定韩琦杀前妻”,关键是他派韩琦去杀秦香莲,韩琦出于义气,要“刀见血”方可交差,没办法,得了,是应该重判。按中国人“杀人抵命”的信念,逼死了人非同小可,但陈世美是幕后策划,该不该铡?按一千多年前的宋朝法律,铡之合情合法,如果按今天法律衡量,就不好说了。扯得远啦。
豫剧黑头演员本来就不多,因为要求演员不仅有那个腔,还要有那个威武的身架,二者缺一不可。同时《铡美案》已深入人心,倘若扮演包公的演员不是那回事,一上场就压不住台,这出戏就算唱砸了。所以,当今能演《铡美案》的剧团甚少,因为挑选一个能唱包公的,比挑选一个秦香莲要难得多。
老一代黑头中李斯忠自然是一个,但他只留下《铡美案》几段录音。在当今演《铡美案》中的包公者也少,除了吴新平和王青海、兰力外,就数张钰东了,基本上还是李派的或再传,因此唱词比较成型,没有随便改来改去。下面选用的主要视频,我还是按照老习惯给出了相匹配的唱词。有些是网上现成的,有些是我记录的,基本上是一半对一半。还能再选出一些,因为已把这折戏说清楚了,就这样吧!
一、李斯忠《铡美案》“包陈对决”唱段音频及唱词(仅一段)
李斯忠《铡美案》“劝驸马休要性情急”
李斯忠《铡美案》唱词:
劝驸马休要,休要性情急呀,听包拯我与你呀,旧事重提呀。
年陈驸马你连科及第呀,咱二人在朝中同把君陪呀。
我观你年过三十成新贵,曾问你原郡家乡还有谁呀。
一句话问得你面红耳赤无言对,才猜你家中一定有前妻呀。

一句话说得你心中不清,咱打赌击掌论高低。

你言道:今后查出你的妻子儿女,论国法你本该身首两离呀,
我言道:今后查不出你妻子儿女,我把这南衙大印让你执。
秦香莲千里迢迢来找你呀,装什么糊涂你装的什么迷?
奉劝驸马认下好呃,当初的打赌事,
(念白:驸马!)咱永不再提!
二、吴心平《包青天》“包陈对决”唱段
吴新平是豫剧《包青天》包公的扮演者,所以他在《铡美案》中视频比较多一些。下面选用了他在电影版和舞台板中“包陈对决”两个视频,电影版给出了全部唱词,而舞台板唱词与电影版大同小异,就不给出了。他在“包陈对决”中没有唱到“捆美”,还不太完整。
(1)吴心平电影版《包青天》“陈驸马休要性情急”唱段视频及唱词
【匹配唱词】
包公唱:陈驸马休要,休要性情急,听包拯我与你旧事重提。
年陈驸马连科及第啊,咱二人午朝门同把君陪。
我观你年过三十成新贵,曾问你原郡家中还有谁。
一句话问得你面红耳赤无言对,我猜你家中一定有前妻。
到如今她来找你呀,秦香莲就是你的结发妻。
当面认下是正理,过往之事,

(念白:驸马!)永不再提耶!
陈世美唱:包明公在朝有名哼哼……气,笑比河清古来稀。
今日为何来儿戏?谁见本宫有前妻?

包公唱:南衙有人告下你。
陈世美唱:有人告我啥凭据?
包公唱:要凭据,有凭据,人命大状拿手里,
状纸上告你三款罪——
陈世美白:拿过来!
包公唱:(念白:慢来!)陈驸马你扯碎状纸我问谁?

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状告丈夫陈世美。
陈驸马,陈千岁,一字不差就是你。
一告你,双亲亡故不戴孝,身在朝中穿红衣,
陈驸马,可是穿不得。
二告你,贪图富贵起恶意,差定韩琦杀前妻。
三告你,已婚男子重婚配,在宫中招亲把君欺。
这本是欺君罔上,抛父弃母,杀妻灭子三款罪,宗宗款款犯条律。
不是包拯我儿戏,是你遇事三分迷。
常言说,论吃还是家常饭,论穿还是粗布衣,
家常饭。粗布衣,知冷知热结发妻。
奉劝驸马认下好,认下好,若不然,祸到临头后悔不及。
(2)豫剧舞台板《包青天》吴心平、阮靖演唱(阮靖原是女小生,扮演了陈世美,电影也是她扮演同一角色)
(三)王清海《铡美案》“包陈对决”视频及唱词
豫剧《铡美案》王清海演唱(注意:前面没有“陈驸马你休要性情急”唱段,中间也有删节)
【匹配唱词】视频中他扮演的包公,是从“陈驸马与我要凭据”一句开始的,我特意空了一行。
陈驸马你休要哇,你休要性情急,
(念白:驸马!)听包拯我与你旧事重提。
年陈驸马连科及第,咱二人午朝门同把君陪。
我观你年过三旬成新贵,曾问你原郡家中还有谁?
问得你面红耳赤无言对啊,才猜你家中一定有前妻。
你红口白牙强词理,咱才打赌论是非。
在原郡查不出你妻子儿女,把我这南衙大印就交回。
在原郡查出你妻子儿女,论国法你就该身首两离。
秦香莲千里迢迢来寻你,装什么糊涂耍什么迷?
认下她们是正理,想当初打赌事,
(念白:驸马!)咱永不再提!
陈世美(念白:呵呵呵呵呵。明公!唉!)
包明公讲话你太儿戏,本宫家中我无前妻。
两家不必伤和气,你不该无端将我欺!
包公唱:说什么无端将你欺,南衙中有人告下你。
陈世美唱:有人告我啥凭据?没有凭据我不依!
包公唱:陈驸马与我要凭据,人命大状拿手里。
上写着秦氏香莲三十二岁,状告丈夫陈世美。
陈驸马,一字不差就是你。

一告你,双亲亡故不戴孝,身在朝中穿红衣,
二告你,贪图富贵起恶意,差定韩琦杀前妻,陈驸马杀不得。
三告你,已婚男子重婚配,在宫中招亲把君欺。
这本是欺君罔上,抛父弃母,杀妻灭子三款罪,
宗宗款款犯条律,看完了状纸忙收起,
看完了状纸忙收起,再劝驸马莫犹豫。
常言说,论吃还是家常饭,论穿还是粗布衣,
家常饭。粗布衣,知冷知热结发妻。
认下她们是正理,若不然,祸到临头后悔不及。
陈世美唱:分明你买通民妇将我告,
惹得本宫我哈哈笑,呸!你的毒计不高。
包公唱:你差定韩琦截要道,杀人灭口你罪难逃。
陈世美唱:我差韩琦谁知晓?
包公唱:现有你宫院的杀人刀。
陈世美唱:有刀为何没有鞘?
包公唱:公堂上你看这鞘对刀,刀对鞘,鞘对刀,
证据在手你还不招?
陈世美唱:人来与我快打道—
包公白:哪里去?
陈世美唱:我要上殿奏当朝。
包公唱:开封府有人把你告,大罢了官司你再上朝。
陈世美唱:开封府有人把我告,你把我当朝的驸马怎么开销?
包公唱:啊哈,慢说你是驸马到,
慢说你是驸马到,龙子龙孙我不饶。
头上打掉乌纱帽,身上再脱滚龙袍。
紧紧麻绳捆三道,我要是贪赃卖法我不姓包!
(四)兰力《铡美案》“包陈对决”视频
兰力演唱的《铡美案》选场是最完整的,唯一遗憾之处是网友自己制作的,画面、声音都不尽人意,只好这样啦。唱词也就不再给出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