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集锦_豫剧资讯_豫剧剧目/

豫剧集锦_豫剧剧目_豫剧资讯/

只有用心演戏,才能赢得观众的喜爱

——我省知名人士独家专访

豫剧表演艺术家李树健

□本报记者 王春生

豫剧集锦_豫剧资讯_豫剧剧目/

李书健在鹰城广场为公众表演

6月17日上午,一场题为《戏剧·衷心歌颂党恩》歌剧音乐会在营城广场举行。 我省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李书健应邀在音乐会上献唱。 他那凄凉而激昂的歌声响彻广场上空,千余名戏迷欣喜若狂。

李树健,来自汝州市农村,现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省戏剧家协会主席、河南省剧院院长。 在40多年的演艺生涯中,他主演了数十部大型话剧,演出足迹遍及国内外。 20多个国家,其中三部曲《清风阁》《程婴救孤》《苏武牧羊》《忠孝节》获奖无数。

已经是豫剧大师的李书健,独特的演唱方式,使他在我省戏剧圈中独树一帜。 演唱间隙,李树健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谈年轻时的学习技巧:

那时候我只想填饱肚子。

记者:听说你很早就开始学戏了。 您是如何接触到豫剧表演的?

李树健:我的家乡在汝州市吉流镇的山沟里。 我的父母给我们生了六个孩子。 我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 我们家很穷,经常挨饿。 那时的我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只想想办法吃饱饭。 当时,临如县的一个剧团来我们村演出。 只见演员们吃着白馒头、花卷馒头、夹着几块肉的粉条,穿着十分时尚的衣服。 当时我就想,什么时候才能进去呢? 去这个戏班,就可以在城里吃到肉,娶到老婆。

记者:你是后来开始学戏剧的吗?

李树健:是的,就是因为这个想法,我初中还没毕业就退学了。 当时我们送资料的公社里有一个业余剧团。 修运河的时候,他们白天干活,晚上给别人唱歌。 我可以算工分,所以我就去了。 学习了两年后,我想参加剧团考试。

我考了武汉的剧团,还有我们省剧团、省三剧团,还有栾川、益阳、侯马、山西等地的剧团,但我没有考上。 剧团的人都说我声音好,但表演不好。 剧团招人的时候,肯定希望他们能马上上台表演。 我从来没有正式学过豫剧。 我只能唱一些戏,不会做任何工作,自然不能上台。 人们不想要我。 最后,我考上了洛阳戏曲学校。 那时我已经18岁了,是一名年龄较大的学生。 在学生时代,我比其他人更加努力地学习戏曲技巧,毕业时成绩也很好。

后来路渐渐平坦了。 1984年毕业后分配到洛阳豫剧团。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到北京学习观摩。 有人向我介绍了著名京剧大师马长礼先生。 马老师说我既然当了老师,就要真正的来北京学习,所以我就到了中国戏剧学院勤工俭学。 1987年,我被分配到三门峡剧团担任业务组长。 直到1997年,省豫剧团才开始招募。 我考试、演讲均名列第一,成为省豫剧团团长。 2000年出任省第二豫剧团团长,2013年出任省豫剧团团长。

说说歌唱的特点:

我的声音状况不是最好的

记者:看了你主演的《一薄云天》,听了你在这次歌剧音乐会上的演唱,我觉得你独特的歌声很震撼。 这么好听的嗓音是怎么练出来的?

李树健:(笑)其实我的声音条件不是很好。 我唱歌的时候主要是发自内心地唱,表达内心的感受和感悟。 这些一旦唱出来,观众就会接受。 今天我唱完歌离开的时候,很多人围过来跟我握手。 这证明我唱的歌剧深入人心。

我怎样才能唱它? 就是用心、用情进入,用情感带来声音,用情感创造声音。 我的演唱风格和别人不一样,关键是有这个方面。 歌剧的音乐设计只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你必须自己创造一些东西。 音乐设计就像拐杖。 你可以拄着拐杖走路,但你必须弄清楚如何走路。

其实现在县级剧团的很多演员的声音都比我好,但是一个人的成长或者成名是多方面的。 这不仅仅是你的条件好,更重要的是你的勤奋和机会。

演员一定要能走出来,要有敬业精神。 这么多年,演出前我都要绕着舞台走一圈压腿。 不管演什么戏,演出当晚的早上我都要排练,要像演出一样从头到尾过一遍,做到了如指掌。

谈歌剧创新:

没有创新,歌剧很难生存

记者:这些年来,您创新性地出演了很多新剧。 您如何看待歌剧的创新与传承?

李书健:我16岁就开始登台表演。 到现在已经43年了,我担任课题组组长、院长也有30多年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排练和演戏,我深深感到歌剧不仅要有继承,更重要的是要有创新。 没有创新,就很难生存,甚至是死路一条。

创新有很多方面,比如歌唱创新。 有人说我的唱法不旧也不新,是继承与创新的关系。 没有一曲不老,说明每一首咏叹调都有传承的东西; 没有曲子不是新的,这意味着每首咏叹调都有新的东西。 性能上也必须有所创新。 我的表演中有戏剧的元素。 我还学习了国家话剧院的表演方法。 比如,如果李发增把诸葛亮演得好,我们就会学习他的表演风格,运用到豫剧表演中。

歌剧剧目应有更多创新。 2000年,我被调到省豫剧二团。 当时我去北京读书,还有另外三部剧吸引我:《赵氏孤儿》、《清风亭》和《苏武羊》。 我就想,一定要把这三部剧移植改编成豫剧。 《赵氏孤儿》后来被改编成豫剧《程婴救孤》。 这部剧的创作和编排也经历了很多艰辛。 张平导演粗略估计,这部剧的上演成本至少要30万元。 当时,二组账上只剩下800元了。 能借用或者赞助的朋友大多都用了,所以我们就咬牙推出了《程婴救孤》,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我们博采众长,排练时不拘泥于传统,而是借鉴了各剧种的特点。 《程婴救孤》最后排练有“京昆的魔幻,戏剧的真实,豫剧的韵味”。 《程婴救孤》荣获第九届河南省戏剧大赛一等奖,随后又荣获第十一届文华奖第一名,实现了河南省文华奖的突破。 2005年荣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佳精品剧目第一名。 2013年,《程婴救孤儿》还在纽约百老汇剧院和洛杉矶百年华纳剧院演出。 目前,《程婴救孤》已演出1600多场,《清风阁》已演出3000多场,《苏武牧羊人》已演出500多场。

在《苏武牧羊人》中,歌手韩磊为我们演唱了主题曲,剧中还使用了肚皮舞。 很多剧不敢这么用,但事实证明效果很好。 这是一个创新。

谈歌剧的未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