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香玲同志,原名刘凤云,1927年2月出生,河南省巩县人。八岁开始学习豫剧表演。 1950年正式进入兰州豫剧团工作,担任豫剧演员、教练。 198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加入中国戏剧家协会,1960年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省委员会委员,并担任文艺组副组长。 。 1979年当选为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 1988年3月光荣退休。2021年10月9日2时,常香菱同志,兰州歌剧院(原兰州豫剧团)退休干部,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戏剧协会理事,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 94岁在兰州去世。谢氏留下的是一部不朽的经典:常香玉、常香菱姐妹在兰州的豫剧往事如人生。 开启了尘封的记忆,揭示了一个演员艰难的戏剧人生。 也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兴衰。 (2014年)11月28日下午,初冬的寒风肆意席卷城市大街小巷。 我们来到了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苓的家。 在狭小的房间里,她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常香菱虽然已经86岁了,但精神依然良好,不聋不盲,思维清晰。 当我谈论快乐的事情时,我感到快乐;当我谈论快乐的事情时,我感到快乐; 当我谈论悲伤的事情时,我悲伤地流泪。 她的真名是刘凤云,河南省巩县鸡沟村人。 1933年,7岁的她进入剧团,跟随姐姐常香玉学习戏曲。 从此,他随剧团四处奔走,面对饥饿,面对威胁,忍受殴打,慢慢长大。 12岁那年,常香菱以登台表演开始了她的舞台生涯。

1949年,常香菱追随常香玉的脚步,来到兰州。 1950年,常香菱加入甘肃兰州雨花剧团。 从此,他扎根于兰州。 在几十年的戏剧生涯中,她不仅多次获得全省歌剧演出一等奖,还为甘肃培养了一大批京剧、豫剧的青年演员。 1979年,两姐妹在第七届文学代表大会上合影。 今天,就让我们跟随常香苓,聆听她充满戏剧性的人生故事。 1、12岁登台,出现在《泗州城》学戏,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解放前,艺术家的地位不高。 他们不仅要改姓,甚至不准进入旧坟墓。 只有贫困家庭的孩子才去上歌剧课。 当没有其他出路时,这是一条出路。 我的父亲是黄河上的纤夫,我的母亲是山东人。 家里的日子非常艰难。 他七岁时,父亲在巩县的一条船上干活,休息时船上的戏班子给他做饭。 我也在船上。 班长见我很精明,就说女孩子唱歌不好听。 困难的时候,没什么需要注意的,只要能吃好就可以了。 然后他进入了剧团。 学习歌剧时不能使用原来的姓氏。 正巧,巩县有一个酒楼老板。 他姓常,名常惠清。 他热心慷慨,经常帮助有需要的人。 他们叫他张老板。 我称张老板为干爹,并随了他的姓氏。 我的妹妹常香玉也是由此得来的姓氏,但她比我早出生一年。 她的父亲名叫张奉贤(艺名,本名张茂堂)。 姐姐想学戏,但别人不让她唱歌,说不姓张也得学戏,于是她就让常老板当了干爹,就姓张了。 我在开封学戏。 我练气功的时候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我将来想养家糊口,我就必须学好它。

最难忘的是空翻。 场馆上专门修建了一条狭窄的通道。 如果你翻不过跟头,就会被撞到墙上。 你的身体和头部经常会被撞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头上也会出现凹凸不平的情况。 剧团里的生活很艰苦,我只能闭嘴。 馒头每天定量供应。 如果我饿了该怎么办? 忍受吧。 妻子出门时,把装着包子的竹篮挂在房梁上。 于是,小伙子们就站在凳子上,一层一层地偷偷地吃着包子。 师娘回来了,数着包子。 如果包子不够,她就把它们全部打掉。 谁要是偷懒练气功,就会遭到毒打。 有时候,当满屋子都是粉丝的时候,一个人犯了一个错误,所有人都会挨打。 有的人实在受不了了,跑回家了。 常香苓、唐兰香表演《天作之合》。母亲知道我的情况,辞去了工作,逼着父亲去开封接我回去。 父亲见到我就说剧团不是人的地方。 我们不能容忍这种罪行。 如果我们要饿死,我们一家人就会一起死。 我坚决不回家。 他努力练习,希望养家糊口。 我和我姐姐住在一起,她比我大 5 岁。 她睡在一张小床上,我在地上铺了一张芦席,睡在她旁边。 她经常滚到我身上。 我12岁时就开始登台表演。 因话剧《泗州城》首次登台开封火神庙。 我扮演猴子(孙悟空),姐姐扮演水母,我支持她。 那时我姐姐已经很有名了。 上台后,我心里非常紧张。 当我出现时,猴子必须表演棍子戏法。 平时我练得很熟练,但是到了台上,我就很僵硬,棍子掉下来了。 演出结束后,唱京剧的夏老师要打我。 他是老师,学生犯错了,自然会丢面子。 师傅叫住了我,说我是第一次上台,难免紧张。

姐姐鼓励我:“玲,别害怕!” 从此以后,我在舞台上再也没有犯过任何错误。 那时我先后演过《变郎》、《南阳能士》等话剧,都是小时候出身的。 最让人兴奋的就是《泗州城》里的猴子了。 我演得很好,人们都叫我“活猴子”。 在训练中,我的演技逐渐成熟。 起初,没有股份。 戏剧行业通常需要五年的学徒期。 毕业后要给师傅家唱两年,也就是说七年后才能分一杯羹。 分子货币也有级别,一般有五个级别。 在戏班里,名列前茅,勤杂工垫底。 我父亲去世后,我拿走了我那份钱。 2、刚到西安,一颗炸弹从天而降。 演出结束没多久,日本人就逼近了。 开封沦陷后,我们向西进发。 先到巩县,住常老家。 虽然战争仍在继续,但在姐姐的带领下,修行、学习的人依然如故。 到处逛庙会,跑野舞台,想办法表演。 姐姐说你先管好你的嘴。 吃永远是第一位的。 在逃亡过程中,部分戏班人员离开了。 唱京剧的夏老师此时也离开了。 我在珙县呆了几个月,处境十分困难。 战乱不断,谁还想看戏? 无奈之下,姐姐带着我们继续向西,来到了西安。 常香菱在《绝望三郎》中饰演石秀一角。 她白天和晚上都走路。 年老体弱的人可以挂在车侧,其他人则只能依靠两条腿。 走走停停,直到秋天(应该是1938年底)才到。 当我们看到西安城墙时,我们都很高兴。 不料此时,一架日本飞机抵达,一枚炸弹在城墙附近爆炸,吹笙的师傅被炸死。

剧团落户西安南大街。 西安相对稳定。 河南沦陷区逃亡群众较多,有观众基础。 姐姐的名气越来越大,剧团里的生活也越来越好。 有一天,我在炼功的时候,有人说:“你妈妈来看你了。” 妈妈在家,她怎么来了? 这时,我得知父亲去世了,母亲带着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千里迢迢来找我。 师父安排我母亲到戏班去洗补。 这样,一家人就有了落脚的地方。 我在西安演出一年多了,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1940年8月,我们应邀在河南省新安县铁门镇钱塘直寨落成典礼上演出。 姐姐得了胸膜炎,动了手术,住院几个月,在农村养伤了10个月,差点就死了。 医生让我每天去人家寻找母乳,增加营养,这才救了我的命。 1943年8月,姐姐带我们去汉中演出。 更一波三折,剧团差点解散。 很难用一个词来形容。 那个年代,艺术家的地位非常低下。 伤兵、青红帮、政府官员,都想方设法刁难。 有一天,姐姐突然到宝鸡说要找贤章哥(常香玉的丈夫陈贤章)。 我们没办法,只好留在汉中。 师傅在回到西安之前想了很多办法。 在西安,姐姐和师傅聊了很久。 最后决定这部剧必须上演。 每年这个时候,姐姐就说,你养家糊口,老少都不容易,不能一直依赖我。 就这样,我一个人在班级里行动,与姐姐分开。 常香苓在话剧班表演,也就是说她在不同的剧团演出。

一个演出季持续四个月,带来三块大洋。 我家里人多,有一个条件,就是我负责伙食,每人每餐三个馒头。 后来,西安发生了青年军事件。 我和家人离开了,打算回开封和崔兰天一起工作。 她演主角,我演配角。 到了陕州,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我住在一个叫珍珠泉的澡堂里。 一天,晚上演出时,珍珠泉老板拒绝让伤兵进去看演出。 结果,受伤士兵爬上树,顺着席子帐篷的缝隙扔了一颗手榴弹。 这时,我们的《马疯女》表演即将进入洞房。 当我们看到观众席上被炸的人时,我们感到震惊。 当晚,崔蓝天早产了,不过好在她相对安全。 过了一段时间,战争再次爆发,我只好西行寻找妹妹。 那时交通不便,加上经常迁徙,通讯只能是断断续续的。 3、寻找妹妹,我们终于在兰州见面了。 我们先到了西安,却没有妹妹的消息。 我问了人,他们说我要去宝鸡。 到了宝鸡,才知道姐姐已经去了兰州。 这时候财务费用没了,只能到宝鸡演出,筹集财务费用。 艺术家到一个新的地方,往往要露面,行话里叫作秀。 主要看上座率、表演技巧、能否一炮而红。 这个时候你就必须拿出你的绝活了。 我的性爱场面有《杀山》、《白水滩》、《伍子胥》、《打南洋》等,表演不错,但玩了一段时间,战争又开始了,只好继续向西。 晚年,常香菱乘卡车来到兰州。 这时我才得知,1949年2月,姐姐受张治中之邀来兰州演出。 我在兰州青少年中心认识了姐姐,我们很高兴。

我们在人民教育中心演出了《奇双社》、《巧手南阳》、《曹庄杀妻》等剧目。 然而不久之后,解放军沿着西兰公路来到了。 局势又紧张了,我该怎么办? 我们只能一起向西走。 我们先去了武威,然后到了张掖,最后到了酒泉。 武威人对豫剧的认可度不高,而张掖很多人喜欢看豫剧。 9月20日,抵达酒泉。 几天后,酒泉国民党军政人员发动起义。 我们还被派到高台上迎接解放军。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兰州。 本来解放军要我们去新疆,但因为我们家人口多,去不了,只好放弃。 姐姐在兰州呆了一年多,参加了很多社会活动,演出了很多话剧。 1950年9月,姐姐去西安,我留在兰州。 后来姐姐去朝鲜慰问演出,打电话让我帮她带学生。 解放初期,兰州的表演基础较好,人们对豫剧的认可度也较高。 我觉得自己在兰州还算幸运,所以就定居在兰州。 没想到已经是六十多年前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