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熙明和唐兰香,曾被洛阳戏迷誉为“梨园夫妇”,他们是豫剧历史上的传奇人物。早年,唐兰香习艺于著名豫剧教育家周海,赵熙明则师从王思远、田双音、张小倩等音乐家,精益求精,终在洛阳崭露头角。20世纪30年代中期,唐兰香与张湘玉齐名,而赵熙明的声名更是不断骤升。1956年,赵熙明被授予“优秀表演艺术家”,唐兰香也以其杰出的表演艺术成就获得了媒体的广泛关注。然而,唐兰香的一生并非一帆风顺,她在豫剧艺术方面的杰出成就,饱受辛酸和付出,终病逝于1963年。她虽已离世,但其豫剧艺术的卓越贡献和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仍会永载史册。太乙班的历史已悠久,而唐兰香却独自一人投身于这个艺术洼地。二十六年后,她随班前往西安,获得豫剧教育家周海的垂青。周海在她原有优秀基础的基础上,成立了“关英团”,以唐兰香的名字命名,继续推动着豫剧事业的蓬勃发展。唐兰香早年主演小生,尤其在人物塑造方面颇具创意。她训练有素,武术技艺矫健,枪法精湛,在饰演吴小生时更是独领风骚。如在周瑜的《黄鹤楼》和吕布的《凤凰阁》中,唐兰香不仅巧妙应用表现手法,将人物的神态和内心活动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且也展现出其出众的表演才华。后来,她转型演唱夷剧,以悲剧为主题,致力于探索唱法,研究运用声、动声、吐声、发声等科学方法。她的旋律婉转动听,台词绵柔回肠,离经叛道、别具一格,如《抱琵琶》和《卖苗郎》两部戏更是以其惊艳世人。《拿琵琶》最初是跟随晏长庚大师的教诲学艺。通过不懈的专研和不断的自我创新,她成功地设计了全新的唱腔,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表演风格,在广大观众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她从未停止拓宽道路,不仅擅长花旦、老旦等多个行当,更是基于其出色的演技和多年的积淀,在青衣戏方面取得了更出众的成果。唐兰香以其出色的悲剧角色表演而闻名。她巧妙地采用了豫西旋律“下五音”的演唱方法,将其有效的声乐区域运用自如,演唱的音色平实而悠扬,达到了良好的艺术效果。她的成品精细,规范大方,表现层次分明,能够深入挖掘角色内心深处的活动。她所创造的形象,如秦湘莲、胡凤莲、刘迎春和邵巧云等,都是栩栩如生的女性形象,具有令人赞叹的出色演技,深受观众的欣赏。她经常与常香玉搭档演出老丹、老活和文武小生等角色,以其精湛的表演和默契,经常取得难以置信的杰出表现。在1953年,她随张湘玉来到洛阳演出《秦湘莲》,这也是她在洛阳最后一场演出。 在八年抗战中,她带领剧团走遍陕西各地演出,积极参加各种抗日救亡活动。她深爱着文工团,尽管文工团经常流动不定,遭遇幸运和不幸都难以预测,但她与其它成员一起同舟共济,共同度过了艰难的时光。在河南的31年饥荒期间,她帮助其他同辈演员解救灾民,还带领孩子们成立了团队,这样,许多年轻学生最终成为了繁荣豫剧事业的中坚力量。她常说:“忠诚和声誉远胜过财富。” 在1943年初,唐兰香和丈夫赵锡明在西安演出时,范翠婷请唐兰香的母亲前来见面,并向她提出参加新组建的豫剧工作团的要求。在母亲的支持下,唐兰香加入了工作团,成为了豫剧工作的一份子,为这项事业毫不妥协地付出了艰苦努力。唐兰香和常景迪一起合作演出,两人配合默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唐姨在开封期间,曾因她女儿的品牌和常湘玉的母亲韦彩荣发生过一些冲突,但这位睿智的表演者很快超越了这些小插曲。当范翠婷提出新合作时,唐兰香欣然接受,表示只需以几个剧目替代即可,不必争谁更占优势。唐兰香和常景迪合作表演了一年,范楚庭为她策划了三部戏剧,分别是《狂风》、《喇叭鸟的仇恨》和《荣耀归来》,这些剧目成为了她以后的代表性作品,并带给她非常可观的收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