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荣幸地向大家介绍岳父赵锡铭和他的妻子唐兰香。他们曾在洛阳享有“梨园夫妇”的美誉,是豫剧界的神仙。唐兰香是著名豫剧教育家周海的徒弟,曾在洛阳与张湘玉齐名。而他的丈夫赵锡铭,则师从多位著名音乐家,包括王思远、田双音、张小倩等,成名于洛阳。 唐兰香,也是豫剧的早期女学生,青衣。她出生在郑州,12岁时便进入台北班。13岁就已经演出了自己的第一部话剧《周公桥》。14岁时,她与常湘玉同台演出,受到观众的喜爱。在师傅周海的指导下,她成为勤奋上进的好学生。 1936年初,她前往开封与乙班合作演出,与常湘玉再次同台,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唐兰香在1963年离世,年仅40岁,豫剧界失去了一位杰出的女演员。但他们的名字仍然在洛阳流传,被老少配、儿女们爱看。我想向大家介绍著名豫剧演员汤兰香。太乙班时期,我独自一人,但随班到了西安之后,被周海召见,并成立了以我名字命名的“关英团”。后来,我成为了团队的领军人物,在人物塑造上颇有功力。我早期主演小生,刚劲又灵活,枪法利落。在演吴小生时,我极为出色,如《黄鹤楼》、《凤凰阁》等,将人物的神态、内心活动表现得淋漓尽致,形象生动。 而后期,我转唱夷,并以悲剧为题材,下功夫探索唱法。我对声音的表现十分用心,将旋律演唱得波折起伏,尤其是台词,细腻而扎实。最好的戏剧如《抱琵琶》和《卖苗郎》都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拿琵琶》最初是师从晏长庚大师,但通过不断的练习,我重新设计了唱腔,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在观众间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我也不断拓宽道路,拥有了玩花旦、刀马帅旦、老旦等行当的能力。但最擅长的还是青衣戏,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我自豪地说,我的表演风格是独特且具有影响力的。我以演绎悲剧角色而闻名。我采用了豫西旋律的“下五音”技巧,将其巧妙地运用到我自己的有效声乐区域。我的演唱风格平实悠扬,产生了良好的艺术效果。我注重做工精湛、大气规范,善于挖掘人物内心的活动。我所塑造的秦湘莲、胡凤莲、刘迎春、邵巧云等女性形象生动、入木三分,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 我时常和常香玉配演老丹、老活、文武小生,由于我们默契十足,经常能够珠联璧合,演出精彩绝伦。 1953年,我随张湘玉来到洛阳演出过《秦湘莲》。这也是我在洛阳的最后一场演出。 战争期间,我带领着剧团在陕西各地演出,积极参加各种抗日救亡活动。我对文工团有着深厚的感情,即使在文工团四处流动,福气和不幸都不可预测的时期,我依然和所有的工作人员同舟共济,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 在河南的31年饥荒中,我帮助救济了很多灾民,同时还带着孩子做起了团,许多学生后来也成为了豫剧的骨干。我一直说:“忠诚和名誉都比财富更加宝贵。” 1943年初,我和我的丈夫赵锡明在西安演出。当时,范翠婷请我的母亲,来我家中欣赏我演出的视频记录。当母亲看到我演出的情景时,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这是我母亲第一次见到我的演出,也是她第一次看到和我丈夫的合照。我为自己所取得的成就自豪不已,同时也感谢那些帮助和支持我的人。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唐兰香的故事。唐姨在开封时与女儿的品牌和常湘玉的母亲韦彩荣闹了一场风波,但她是一个精明的人物。有一次,范翠婷提到合作,她答应得很爽快,只是问怎么分帐,并让范翠婷替她排几个戏。之后唐兰香和常景迪合作演出了一年。范楚庭为她安排了三部经典剧目:《狂风》、《喇叭鸟的仇恨》、《荣耀归来》,成为她日后的固定剧作。这也是她久经沙场后的又一次精彩演出。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