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样的感觉呢?我真的无法把它用言语来描述。5月8日,我在开封东京艺术中心演出了新编重点剧目《霞》,这是省豫剧三团的一项壮举。我还没有来得及卸妆,就被戏迷们围在一起,说我演活了霞这个角色。这两年的辛苦,如今成了我的幸福泪。

《霞》的创作班底真是星光熠熠,著名剧作家张芳修改了15稿之后中标,导演谢平安亲自执导筒,舞美设计更是由世博会沙特馆总设计师王千桂担当。而我则领衔主演,盛红林、陈秀兰、陈清华、陈琍珉等众多国家一级演员也出演了本剧。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义上说,我所在的省豫剧三团成为了名家大腕云集的聚集地。从编剧张芳的一句话——“承先烈遗志唤英魂,借青霞气魄铸精品”中,我们可以得到答案。霞是河南安阳县蒋村人,18岁改姓刘,嫁给了尉氏富豪刘耀德。在辛亥革命期间,她慷慨解囊,资助同盟会从事反清活动,创办了《河南》杂志和《中国新女界》月刊,还创办中州女子学堂附小和华英女子学校,修建桥梁,开办“孤贫院”和“平民工厂”,并两次入狱受审。1923年她离世后,鲁迅称赞她“才貌双全”,孙中山曾亲笔为她题写“天下为公”和“巾帼英雄”八个大字。历史上有“南秋瑾,北青霞”之称,她是河南的自豪。只有通过打造出艺术精品的方式,我们才能真正铭记英雄。

我们团一直很擅长现代戏,之前也创作了《朝阳沟》、《村官李天成》等经典剧目。我们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一直追求现代戏形式的突破和艺术品位的提高。这次剧目题材的选择,就是一次尝试、一种创新。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的戏与豫剧有机结合,也是我们对传统文化的一种致敬。家一起摸爬滚打,通过无数次的尝试和反复,终于打磨出了一部好戏。

我认为霞对辛亥的贡献不亚于秋瑾,但她却是鲜为人知的英雄人物。我们创作这部剧,就是想通过浓郁的河南腔,让观众更加深入地了解、感受、学习她的英雄精神。

作为导演,我感受到古老的豫剧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正在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为了让豫剧得以更好的发展,我们应当在豫剧的特点基础上,多从历史题材着手,关照现实生活,打造出更多题材的剧目,去丰富豫剧的内容,吸引更多的观众。

我们经历了两年多的排戏历程,剧本、音乐不断地被否定、修改。直到到剧团去开封闭式排练的第一天,我带着所有演员参观了尉氏县刘氏庄园和霞纪念馆,让大家通过实物走近霞,对演员的二度创作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在剧中,扮演男主角张钟端的盛红林说,封闭式排练期间,我们所有演职人员没有回过家,也没有休息过一个节假日。在没有戏的时候,我们一起摸爬滚打,通过无数次的尝试和反复,最终打磨出了一部好戏。我们全家人都会练功、练唱、揣摩人物。我们都深知,排不好《霞》,我们将会愧对英烈,而且也愧对自己的艺术良心。

目前,这部剧虽然已经演出,但我们仍然处在提高和打磨的阶段。我认为,“十年磨一剧”,《霞》不仅得到了省委省政府和开封市委市政府的重视,也得到了中国艺术研究院和文化部艺术司专家的支持。我们要把它打磨成真正的精品。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