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三上轿》 半生未了情

——记祥符调传承人、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关灵凤

叶森

祥符调简介

祥符调,以开封为中心带地区流行的一个豫剧分支,为标准的中州正韵。作为豫剧的主流,祥符调经过数百年的发展,逐步形成了自己粗犷、高亢、激越、古朴醇厚、委婉明丽的风格。祥符调是中国戏剧艺术璀璨星河中的一颗明星,是戏剧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

生逢国难,她在颠沛流离中练就金嗓钢喉;长遭失明,她在目不见物下走位分毫不差;晚觅良材,她在芸芸众生中谋求薪火相继。79岁的当代中国豫剧“祥符调”巨匠关灵凤如同她的成名作《三上轿》一样,在一波三折的命运中一次次逆水行舟,一次次砥砺不懈,一次次涅槃重生。

初识《三上轿》

13岁的她结缘“祥符调”

上个世纪30年代,在河南农村许多地方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卖了牲口押了套,要听狗妞《三上轿》。”可见当时这出戏在中原民众中的影响力是多么大。狗妞何许人也?她就是祥符调传人、豫剧皇后、第一代女演员陈素真,狗妞是陈素真的小名。

陈素真曾经公开说:“在我一生演出的剧目中,有一出对我的艺术创作影响比较大的戏,就是《三上轿》。”《三上轿》是一出描写贫家弱女只身报仇除暴的壮烈悲剧:崔金定的丈夫被恶霸毒死,公爹又身陷囹圄,逼亲花轿临门,她身怀利刃与婆母、幼子告别,分手的时候一气高唱了200多句戏词。这200多句戏词不是一般的叙事述景,而是崔氏上轿前的生死离别,不仅要一气呵成,还要把高难度的“波颤音”、“含韵”、“三起腔”相继融于唱腔之中,难度极大,非常不好掌握,用行话说是非常吃工。这出堪称祥符调百科全书的大戏在当时很少有人能够驾驭。

1945年,经樊粹庭引荐,时年13岁的“金嗓钢喉”关灵凤拜陈素真为师,成为陈派艺术第一代传人。而关灵凤从师后学的第一出戏就是《三上轿》,实为陈素真“宝剑锋从磨砺出”的殷切期望,即从最难处学起,打好基本功。

摸索《三上轿》

20岁的她涅槃“金凤凰”

1952年,关灵凤受聘于开封市豫剧团,第一次登台演出就赢得满堂彩。关灵凤那高、亮、甜、宽、柔、润、高低不挡、真假嗓结合的嗓音,把祥符调悠扬、柔润、缠绵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人称“汴京‘金凤凰’”。

正在声名鹊起的时候,关灵凤遇到了一场不虞之灾。一场怪病夺去了她善睐的明眸。失去了视力的关灵凤还没有翱翔的时候就被折翼了。

“拉我上舞台!”关灵凤语气坚定地告诉所有的人。在众人讶异与同情交织的目光中,她回到了强光聚焦的舞台。“桌椅在哪里?布景在何处?从哪里上场?中间要走几步路?”关灵凤用女性特有的细腻和常人所体会不到的努力,将台上的一切都印在了脑海里,用心演戏,创造了盲人登台演出的奇迹。这位涅槃重生的“金凤凰”让人们认识到,她是颗恒星,会继续在舞台上熠熠生辉。

人生的历练、曲折的生活,让涅槃重生的关灵凤开始更加深刻地领会到《三上轿》里的悲苦与无奈,她将唱词中的苦情诠释得淋漓尽致。200多句超长的演绎裹挟着震撼人心的力量,在开封有着1700多个座位的大众剧场连演47场,场场爆满。

1956年,正是凭着《三上轿》的精彩演出,关灵凤与其师陈素真、常香玉等并驾齐驱,在河南省首届戏曲观摩汇演中荣获最高奖,一举奠定了其在豫剧界的地位。

再演《三上轿》

50岁的她获誉“苦菜花”

关灵凤坎坷传奇的人生经历,不但没有让祥符调蒙尘,她怒放的生命反而又给祥符调点染上一笔更加浓重、更加神秘的个性色彩。

为进一步发扬陈派艺术,关灵凤曾在“牛棚”里脸贴脸地跟陈素真排戏,领会动作、身段,把祥符调陈派艺术的绝技滴水不漏地传承下来,个中甘苦唯她方知……

1982年,在改革开放的春天里,关灵凤率领着开封市豫剧团赴首都公演豫剧祥符调陈派代表作《三上轿》,一举震动京城。承担此次演出的长安大戏院空前热闹,万人空巷,预先安排好的几场戏票很快售空,许多没有买到票的人挤满了剧场的过道,非要亲眼看一看双目失明的陈派传人关灵凤的英姿。

随着帷幕的缓缓拉开,已经50岁的关灵凤走上舞台,宝刀不老,用她那仍然是“金嗓钢喉”的祥符调,气力充沛、响堂而又挂味地连唱200多句唱词而游刃有余,博得了满堂喝彩,征服了台下所有的首都观众……

在知天命之年,关灵凤以独有的坚忍誉满京华,在全国唱响了祥符调的最强音,被称为“豫剧中的‘苦菜花’”。此时的关灵凤深得陈派艺术的真谛,她根据陈派艺术风格和自身特点,继承并有所发展地演出了许多陈派的代表剧目,如《柳绿云》、《三拂袖》等。在这些剧目中,她根据陈派声腔特点和自己嗓音的特质,在声腔上进一步发展强化了陈派艺术。

同时,她还以祥符调和陈派表演艺术为基础,广泛吸取豫剧其他流派之长处,成功地演出了《春秋配》等剧目。关灵凤逐渐成为一个能“悲”能“喜”,能“文”能“武”的全才演员。

重提《三上轿》

79岁的她说破“金嗓子”

到了“人戏俱老”的炉火纯青之境。而今两鬓斑白的她仍在自己深深挚爱的艺术长河中,为传承和发展祥符调而苦苦求索。1985年退休后,她和丈夫、戏曲导演霍林创办了河南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康艺豫剧团,专门为残疾人义演。

记者采访之时,巧遇关灵凤的、市豫剧团前团长李红玲,从艺40年的她要举办纪念演出,临行之际请老师指点一二。

在关灵凤家客厅的方寸之地,79岁高龄的关灵凤说得入了迷,情不自禁地迈着步伐来了几串动作。虽然没有上妆,可是她纤手掠过鼻翼,仍然可以传神地表现出剧中新妇羞涩的心理状态;腿弓步疾走,张开的双臂一翻,仍然可以隐约地显露出水袖曼舞的轻盈柔和。一个片段下来,在场的人看得目不暇接,听得津津有味。

“剧目《三上轿》唱腔虽好,但内容有些低俗,我和老伴儿在琢磨这个剧目时,用原来的唱腔再换上新词儿,创作出一本故事性很强、唱腔优美的剧本,受到很多剧团的青睐。”关灵凤告诉记者。

由于《三上轿》太过出名,而且这部祥符调的巅峰之作与关灵凤命运的完美契合,让她成为传承人的不二选择。很多戏迷、票友、纷纷前来求教,她无不倾囊相授。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为了发扬祥符调,关灵凤撇开门户偏见,听闻三门峡市豫剧团要演辍演了近20年之久的《三上轿》时,她抱病亲临现场指导。2008年9月,如泣如诉的唱腔和悲剧情节在郑州重现,白发苍苍的关灵凤一亮相,让人不禁心生时空交错之感,在场观众无不动容。

“只要想学,谁学我都教。”关灵凤说,“祥符调是先人传下来的瑰宝,我定要将其发扬光大,流传下去。”不论是谁,只要和她说戏,关灵凤就会用不减当年的“金嗓子”一说就是两三个小时,直到说破嗓子为止。

(来源:汴梁晚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