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三拂袖》剧本由编剧樊粹庭创作,王若瑜完成改编。

第一场“抄家”:

紧急情况下,丞相庞俊德率众校卫前来抄家并灭门。唱出“奉旨抄家灭将门,斩草一定要除根,男女老幼一起捆,不许逃脱蒋家人”的口号,表明了严厉的态度。接着,在校卫守门、喊杀声中,内宅充满了哭喊声。校卫通报:“蒋府老少俱都杀死,只有蒋小姐早已越墙逃跑了。”丞相庞俊德认为,蒋小姐越墙逃跑“不妥”,命令四路校卫军追赶并捉回蒋家女儿,以防后患。

豫剧《三拂袖》的剧本,第二场名为“追杀(遇救)”:

蒋琴心身穿重孝、扎腰裙,在逃亡中遭受了艰难凶险。她突然出现在台口处,愤然高声喊道:“庞俊德,你这老奸贼!我恨你害忠良,听信谗言。我刚刚的娘染病去世,没过一个月,我的老爹爹却被杀在午朝门前。我一进门,二百多口人都已被杀害。而我,蒋琴心,只身一人逃出生天。此时马蹄声响起,有人追来。校卫高声呼喊并企图追上并杀死她,三人展开激战。蒋琴心夺刀,成功杀死两个校卫,表达了她的坚定决心。

贼惨无人道地屠杀人民,你的姑娘怎么能让贼人得逞呢?我与奸贼之间有着深仇大恨,誓言不共戴天。我曾杀人,但我不敢停留在这个被屠杀的陈旧场面。狂风怒吼,大雨倾盆而下,雷电交加,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我无暇顾及风雨和道路的险恶,只想赶路避祸。荆棘丛生的马路阻挡了前方的路程。我不得不分开草丛,慢慢前行,风把我的长发吹乱,树枝又缠绕了我的头发。我继续前行,穿行在野山野岭之间,脚下是不平整的地面,但是我必须赶路。绕过荆棘和遭遇狂风暴雨后,我来到了一片千岩万壑的山脉之间。为了赶过这座巨大的山,我必须战胜身体的疲惫和自然的险峻。我调整好自己的头发、鞋子和腰带,然后开始攀登山峰。左手抓着岩石,右手掌握着树枝,像一只猴子一样往上爬。但我很快就滑了下来,只好重新努力爬起来,不断爬升,直到攀顶。我爬山的过程非常劳累,使我喘不过气来,四肢无力,嘴发干,身体冰凉,甚至可能遇到凶猛的野兽。但是我不能停下来,我必须尽快爬过这荒山野岭,避开危险。 突然,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倒在路边。 随后,到了客厅,郑定远同于氏高兴地询问彼此的亲戚和朋友,于氏特别夸赞了郑定远是珍贵的年轻英雄。回家的路上,郑定远欣赏了雨后的美景,看不够这令人陶醉的景象。在山中,郑定远和于氏驾驶着马车,忽然发现一个女子倒在路边。他们停下来查看,郑定远表示,如果这个女子遇到了狼或蛇的话,就难以保护她的性命。于氏认为应该救助这个妇女,因此,他们把她搀扶上车,并回家为她请医生给予治疗。在豫剧《三拂袖》的第三场中,陈雷在高处念叨他所杀的二十个敌人并自认为是山王。同时,众喽啰兵上,拿着草木在场内奔跑。陈雷和他的手下打算攻击郑家庄,掳走财物。赵贤弟认为这样做不妥,因为郑家庄的庄主郑定远不好惹,建议他们不要触犯他。但陈雷不以为意,认为郑定远并没有多大本事。他决定派遣一半人混入庄内,一半人埋伏于庄外,并在火起后进行外内联动攻击。他们将掳走金银和财宝,并分享所得。他的手下表示同意,并开始下山进攻。豫剧《三拂袖》第四场,蒋琴心身世坎坷,深感命运多舛。她为父报仇雪恨、为朝廷挽救乱政而奋斗,渴望给予恩人恩报。蒋琴心感慨,恨奸贼害了她的家族,但幸得恩师恩人相助,痊愈康复。他们视她如己出,更为她派人探查情报,强化安全措施。蒋琴心深感感激,好心劝规教导,立下誓言要尽快回报他们的恩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蒋琴心听出了谯楼打的更时,并心生感慨,惆怅地思考自己的境遇和未来,默默祈祷着未来的路途能够平坦顺利。豫剧《三拂袖》第四场中,蒋琴心表露出自己内心深处的孤独和无助。她对惨死的父母深深的怀念,感到自己的命运像漂泊的孤芳,没有依靠。听着谯楼打的三更,她怒斥奸贼庞俊德,他听信谗言杀害忠良,害得她家破人亡,颠沛流离。蒋琴心舍不得父亲的忠诚,为他感到惋惜。突然间,杀声震耳,火光四起,蒋琴心拿起长剑勇敢地出去闯荡。她遇到敌人的追击,场面十分激烈。随着清场布置,豫剧《三拂袖》进入了第五场。在豫剧《三拂袖》第五场中,喽兵抢上了于氏,但蒋琴心挺身而出,与喽兵对打,成功夺回了于氏并将她藏了起来。在打斗中,蒋琴心与草上飞、郑定远和陈雷打斗激烈,但最终以白衣女的身份打败他们。众喽兵和陈雷都十分惊叹白衣女的实力。场面十分混乱,但最终所有人都下场了。 在豫剧《三拂袖》第六场中,郑定远、于氏和蒋琴心一同登场。郑定远感慨若非蒋琴心援救,他和妻子都已经不在人世。在豫剧《三拂袖》第六场中,郑定远邀请蒋琴心上台,并与他们拜了一拜。蒋琴心表示如果不是他们相互援救,她早已经死去。郑定远十分敬仰蒋琴心是忠良之后,而蒋琴心却谦虚地回应。这时,一个小郎上来报告有村民在大厅等待庄主的决策。郑定远离开了,蒋琴心则留下来处理家务。和郑定远分别后,庄丁上来,并宣布有关京都的消息。蒋琴心在旁偷偷听了关于令子的消息。探儿念出了有关西羌刀兵入侵的消息,并提及朝廷要选举英才,前往征战西域。郑定远让探儿休息,然后带着庄民前往大厅。一旁的蒋琴心却停步想起了国难家仇,决定穿着男装去参加科举,并为国家做一份贡献。蒋琴心决定穿男装参加科举,帮助国家平定西域之乱,并寻找机会为父报仇。她打算在离开之前写一封信留给庄主,并暗中离开。回到房间后,丫鬟前来关心她,并提醒她天亮了应该睡觉。蒋琴心留下了一封信,并安心入睡。第七场中,于淑英因为山贼的袭击而十分惊恐,感叹如果没有蒋琴心的武艺,她和丈夫早就被杀害了。经历了昨晚的袭击后,于淑英十分害怕,希望以后能够安稳平静。郑定远回到家中,已经安排妥当并解决掉了强盗。于淑英关心丈夫并安排丰盛的饭菜,打算一同去邀请蒋琴心。丫鬟回忆昨夜的惊恐,并称蒋琴心早上叫她起床送信。最后,丫鬟向主人和主母拜见。丫鬟拿来了一封蒋琴心留下的信。郑定远阅读后意识到她离开了,而且此时她可能已经被政府通缉。他计划前往追回她,或者帮助她暗中。于淑英支持他这样做,甚至表达了希望跟随他一起前往京城的愿望。郑定远表示同意,并表达了自己决心跻身官场,光宗耀祖的野心。板)庞俊德悲恸欲绝,心中怨恨郑定远。他的儿子在校场惨遭杀害,他怒不可遏,但却无法报复雪恨。他哭泣流涕,目送儿子的棺材下葬。在这个悲伤的时刻,总管前来迎接他,庞俊德下轿,消沉地坐在那里。白)我有个办法可以替相爷报仇。我们可以利用郑定远出征的机会,放一些刺客在他的背后,等待时机,一旦有机会就可以下手了。

庞俊德听到这个计策,顿时眼前一亮,认为非常可行,非常满意。他对总管表示感激,并同意他的计划。他们商定具体细节,并策划了一场暗杀行动。

这段情节描述庞俊德在总管的帮助下,计划复仇郑定远的故事。总管提出暗杀的计划,庞俊德认为可行,并表示感激。他们共同策划了暗杀行动。戏服,站在主位前】】】

在这个场景中,庞俊德向皇帝上奏,表达了他对西羌势力的忧虑,并表示他愿意亲自随军出征。同时,他和总管商量了一个办法,利用内应暗中递消息给西羌。总管自告奋勇,表示愿意承担这个任务,庞俊德则给予了他信任和赞扬。这段情节体现了庞俊德的权谋手段和管理能力,以及他对部属的赏识和提拔,也揭示了剧中人物的关系和情感。请勿挂怀。军情紧急,不扰元帅清修,望见谅。

帅:(白)庞丞相客气了,有何军情,请尽管说。

相:(白)最近听闻西羌地动山摇,与我大宋南北二十年开疆拓土的艰苦努力被他们撼动,实在令人忧心忡忡。因此,老夫请旨出朝,率军前往边境,保卫国家安危。

帅:(白)庞丞相用心良苦,我朝感激不尽。贫将这便派人前去,与庞丞相连络,共商军事。

相对表态,也没忘了指出来访的原因,邀请郑定远合作共商军事。郑定远表示赞同,并即时派人与庞俊德进行联系,以协商军事行动。这段对话表现了双方的诚意和关心国家利益的态度,也折射出了庞俊德的权谋智慧,以及三军将领的尊重与重视。将庞俊德暗藏旁听的情节描述为一个机密行动。在庞俊德休息时,郑定远的中军向他透露有一个机密需要禀告元帅。中军告诉元帅,庞府总管乔装改扮,企图以暗探的身份搜集军情,但被巡营将士发现。在他的贴身衣内发现了一封与西羌元帅葛兰苏的书信,书信内容似乎在密谋反抗。元帅接过书信后,决定将此事保密并调查,表示此人不了解天网恢恢的道理。赖不成吧?

庞府的总管被捆绑着被带到了帅帐前,他向郑定远叩头,自报家门。郑定远指责总管的家族中有人正在通敌谋反,问他可否对质。总管同意,庞俊德被叫上时惊讶地发现他认识总管。总管极力求饶,承认收到了一封郑定远的亲笔书信,但被庞俊德要求烧毁。庞俊德震怒于此。庞俊德表示这是一个胆大妄为的奸细,他已经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希望他可以被斩首,以平息这个局面。郑定远揭示了总管和元帅联合通敌的阴谋,并表示人证和物证已经足够证明了总管的罪行。原文中描述了庞福被揭露通敌的阴谋,被郑定远和帅决定斩首,而这份新的描述则更为揭示性。本文所描述的场面更加清晰,展现了庞府总管和忠臣郑定远、帅等人之间的紧张关系。皇亲国戚的庞府总管,事实上是个贪污腐化的奸者,希望通过通敌来向郑定远报仇雪恨。但是郑定远却看穿了他的阴谋计划,并揭露了他通敌的证据。在庞俊德表示对这件事深表震怒后,帅也显得愤怒异常,准备斩首总管来以平息议论,最终,锣鼓大钵、号角声搭配下,可怕和诡异的氛围令人难以忘记,场面瞬间升级,庞福和相爷皆一败涂地。在这个新的描述中,庞福被揭露为通敌奸细,作为皇亲国戚的他罪大恶极,被推下斩。此后,帅奏明圣上,率领军队打败了和羌敌。葛兰苏败北逃回城中,帅率军围攻该城,而葛兰苏则闭门不出。在这个场景过后,剧情转向了郑定远和于淑英。在流水送留板的唱词中,他们描述了自己的离开汴京和前往他乡寻找姐姐的经历。当二人勒住马儿时,他们只看到了大河水汪洋,此时二人下马呼喊。在这个新的描述中,二人沿河岸喊叫着船家快靠岸,希望能够渡河。两个水手甲乙撑船上来,询问二人是否需要过河。甲称赞于淑英是位美貌的女子,而乙则注意到了她的大包裹和美丽的马匹。甲声称这生意就要做成,人将属于他,而乙则强调财物应属于他。船靠岸后,甲去帮助郑定远拉上马匹,而乙则帮忙搬运包裹。他们在船上赞美沿途美景,但突然推郑定远落水,于淑英惊叫着。在非常意外的情况下,坐船的人们身遭祸。在这个新的描述中,于淑英投江自杀,甲立即上前拦住,并表示如果他们达成协议,他将不会杀死她。乙指出,应该让她想想,毕竟她跑不掉。最终,于淑英表示她愿意和甲成亲,但必须在抵达岸边并举行婚礼后才能达成这一协议。甲也同意这一点,并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们不应该马虎对待,也不应该对她的家庭不尊重。最终,甲同意了于淑英的要求,开船将他们渡过河去。在这个新的描述中,一个士兵劝慰于氏,称她跟随他的大哥,可以有鱼吃。然后,宋将赵风带领他的军队来到松林地区查看哭声。他们惊讶地发现有两名水贼和于氏。赵风命令将贼捉拿起来,然后将于氏一起押送至大营。在那里,元帅向她询问了情况。在这个新的描述中,宋将赵风向元帅蒋琴心汇报了他遇到的情况,并将于氏带到了大帐中。蒋琴心问她住在哪里、姓名和要去哪里,如果说实话,她就不会有罪。于氏向他述说了自己的苦情,说明自己和郑定远是夫妻。尽管众将军唬喊并惊吓了她,但蒋琴心表示在天下有很多同名同姓的人,不要害怕,慢慢说出来就行。在这个新描述中,元帅向于淑英询问了他们夫妻前往何处的目的。于淑英回答道他们是要找她的姐姐蒋琴心。询问他们是否找到了蒋琴心时,他们表示找遍了京都都没有。于淑英不小心上了贼船,该船上的二水贼想要强迫她,然后将她的丈夫打死后扔进了河里。蒋琴心命令赵风带人前往河边打捞死尸。在这个新的描述中,蒋琴心下令将两个水贼斩首。中军下令将他们处决并宣告完成。蒋琴心嘱咐中军将于淑英带到后营好好看护,不要惊吓到她。于淑英表示感谢后跟中军下去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