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振君一夜痛失父母

1980年春天,“豫剧流派汇报演出”在河南省会郑州举行。这次汇演,聚集了大批经过“十年浩劫”又重新活跃在舞台上的优秀豫剧演员,经过汇报演出、观摩和评论研究,提高了对豫剧流派的认识,确立了常香玉、陈素真、崔兰田、马金凤、阎立品在豫剧流派中的地位。从此,豫剧“五大名旦”就叫响中原,叫响全国。

但在许多专家和戏迷的心目中,还有一个人,无论是从演出成就、演唱技巧,还是从培育后人,开流成派,形成自己鲜明风格等方面,都堪与“五大名旦”齐名。她,就是豫剧“桑派”艺术的宗师桑振君。

1929年农历腊月二十七,桑振君出生在开封县仇楼乡的东马庄村。桑振君的父亲叫桑志良,从小拜艺人孙明先为师,学唱河南坠子。桑志良成家后,妻子徐志荣也跟着他唱起了坠子书。徐志荣天资聪慧,嗓音明亮,音色悦耳,一开腔就盖过了丈夫。孙明先看她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便收为关门,勤加培育,传给她《刘公案》、《七侠五义》、《响马传》、《彭公案》等,走村串会,很快就在方圆百里唱红了。

在母亲的熏陶下,桑振君很小就表现出演出才能,5岁时就学会了打“简板”,唱《偷石榴》、《黑小放牛》等小段书,口齿利落,表情丰富,像模像样。6岁时,桑振君在师爷孙明先的主持下,正式拜在母亲门下为徒,取名桑梨花。

1937年,8岁的桑振君跟随父母以及师爷、叔叔、哥哥、弟弟、妹妹来到省城开封,一家8口挤住在两间租赁的破房里,靠她和父母在大相国寺唱河南坠子过活。日子虽然艰难,可开封毕竟是一座大城市,母亲的书棚前总是围着一群人,还勉强可以维持。等到了1938年春天,随着日寇的飞机经常飞到开封上空撂炸弹,人心惶惶,坠子书唱不下去了,桑振君一家只好回到老家东马庄。

由于桑振君一家常年在外,家里的三间破屋难遮风雨,父亲就用在开封积攒下来的一点钱,请人草草修葺一下,又盖了三间西屋草房,一家九口安顿下来。

桑振君家没地,只有靠父母走村串乡唱坠子书维持生计。世道动荡再加上年景不好,请唱院书的大户人家和请唱书场的富裕村子难得一见,就连办红白喜事的,也很少来请了。桑振君的父母只好去唱“刨地窖”,就是到集会上自己扎个摊子演唱,多少能收几个小钱。但这点小钱,无论如何也不能供养一家人,母亲就打发桑振君和哥哥到附近村子要饭。1939年春节时,母亲徐志荣病倒了,正月初五,桑振君和哥哥出门乞讨要饭,从正月一直要到三月。

农历三月十一那天,桑振君和哥哥要饭跑到离家十来里地的老牛村,夜里挤在一间破牲口棚里睡觉。也就是这天夜里,曾被土匪绑票的本村地主李兆庆,怀疑是桑志良点的眼线,借口请桑志良喝酒,骗到李家大院,一刀把他杀死,然后乘着夜色,带领一帮歹徒闯到桑家,把屋门锁上,放火点燃西屋。

桑振君的母亲徐志荣被惊醒后,扒着门缝喊救命,被一刀戳死,爬到门口的妹妹也被扔到火里活活烧死。桑振君的弟弟小山是跟师爷孙明先睡的,歹徒找到他后,不顾孙明先苦苦哀求,用大杈扎着他的肚子,扔到熊熊燃烧的大火里……

因是外姓人才勉强逃得性命的师爷孙明先,等歹徒走后,连滚带爬地找到桑振君兄妹,带着两个孩子逃命。不久,桑振君的哥哥被日本鬼子抓了苦力,在逃跑时被打死,重病中的师爷听闻噩耗,当夜就咽气了……

在短短的几个月里,9岁的桑振君连失6位家人,除了留在开封的叔叔之外,从前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人,就剩下无家可归的她自己……(来源 樊城《豫剧春秋》第二十五章)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