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黄金搭档与黄金时代——范翠婷与陈素贞 市面上关于范翠婷与陈素贞的传言甚嚣尘上。 有人说:1936年底,范翠婷的妻子李凌波与陈素贞的争吵和嫉妒并非空穴来风。 陈怀了范的孩子,在范的再三哀求下,陈将孩子打掉; 有人说:1937年春天,范翠婷带着陈素贞母女到北京迎娶陈素贞,甚至有人亲眼所见。 郭帆和陈在天津劝业场附近的汇众宾馆举行了婚礼。 主祭是沉曼华,介绍陈素贞到北平学戏。 据说,后来李凌波还偷偷烧掉了他们的结婚证……没有证据,是不够信的。 但可以断定的是,其中一个是编导,一个是演员。 两人都是豫剧的大功臣。 从1934年底到1942年秋,他们进行了八年的艺术合作。 他们相互信任、相互尊重,配合默契,共同创办了誉为当时一流演艺团体的鱼生剧团。 他们共同对古老的豫剧传统艺术进行了全面改革,共同创造了豫剧艺术的新经典。 共同为豫剧艺术培育生力军。 在反法西斯斗争中,他们并肩作战,为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喜悦。 陈素珍回忆这段历史时,对范翠婷评价很高。 她在《与范先生合作的那些年》一文中写道:“……他帮我开阔了艺术视野,他为我写了很多剧本,他帮我总结和提高了艺术。从小到大,他是一个人担任要职的人。

因此,我了解范先生的为人,敬佩他的才华,了解他的价值,了解他在整个豫剧发展史上的地位……他是豫剧改革史上的伟大英雄。 ”是的,那段时间,范翠婷在艺术上对陈素贞给予了很多支持和帮助。除了专门为陈素贞量身定做剧本外,在玉笙剧场正式演出之前,范翠婷还特地为陈素贞购买了昂贵的剧本。双光头面缎绣领,白绢袖长三尺,他见陈素贞常在灯影日月下修行,特意派人安了一个化妆间给陈素贞的大一个 梳妆镜 有了这面镜子,陈素贞足不出户就可以练身材了不顾经济损失看演出,比如1935年春,京剧名演员杨月楼来卞演出,范翠婷让她停演三个夜戏,去看杨月楼主演的话剧,如《白蛇传》、《八宝格格》等。 范翠婷还为陈素珍订阅了上海出版社的《戏剧巡看》和《戏剧十日杂志》,杂志上的剧照成为她从妆容、容貌到姿势动作的模仿和借鉴对象。 陈素贞虽然一个字也看不懂,但这些图画对于激发她的艺术潜能、开阔她的艺术视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1936年春,范翠婷还专门邀请上海百代唱片公司负责人到开封观看陈素贞的演出,并为陈素贞录制了十张唱片。 当陈素贞开口说话时,范翠婷并没有失去对陈素贞武艺的信任,他立即动身去北平联系老师,让陈素贞去北平学点武功。 归来后,他重整旗鼓,卷土重来……每当想到这里,陈素贞总是感慨万千:“在先生的指导下,我这个天生就是演员的人,可以更好地发挥我天赐的歌唱能力。

和他一起工作就像在水里游泳。 》(见陈素贞回忆录《舞台上的爱》)可以说,这段时期,范翠婷与陈素贞这对黄金搭档默契地走上了个人艺术生涯的巅峰,堪称黄金搭档。两人的年龄。在豫剧与豫剧合作的八年时间里,豫剧艺术发生了巨大的“窑变”,如果这种势头继续下去,陈素贞将取得比现在更大的成就,她创造的豫剧陈派艺术会更加完美。然而,1942年,陈素贞离开后,范翠婷陷入了人生的最低谷,陈素贞“没有过几天安稳的日子” ”,她曾写道:“也是我的错,我当时年轻天真,头脑简单,充满幻想,太任性了,完全不顾后果……每次想到这里,我总是心中感到难以言喻的愧疚。 现在他们二人都已经过世,他们的是非功过将由后人评判。 但有一件事给后人留下了重要的启迪:要完成一件事,团结、互信、相互依赖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第13章“以工换工”——范翠婷、常湘玉1935年底,当常香玉跟随豫西腔调大师周海辉和父亲张福贤到开封演戏时,她还是一个出道不久、来自豫西山谷的小伙子。 一个不满十三岁的小女孩从荒野台上跑了出来。 此时,以范翠婷为首的玉笙剧团已经是开封颇受欢迎的剧团。 ”和“豫剧皇后”。

然而不到一年的时间,常湘玉就与陈素贞、司凤英并驾齐驱,在开封形成三角局面。 此后,“雨生”(陈素贞剧场)、“永安”(司凤英剧场)和“星雨”(常湘玉所在剧场)三大剧团在开封合唱“对戏”。 所以,范翠婷和常香玉从一开始就以竞争对手的身份出现,尽管此时他们还不认识。 常湘玉曾回忆:“(20世纪)30年代,我在开封演出时,知道有个范翠亭,但只听说过他的名字,却从未见过他。那时候,剧团竞争激烈,谁有观众谁就赢了,站着不动,谁没有观众就崩溃,谁就没有饭吃,双方唱起了对决。 范翠婷和常香玉虽然是情敌,但范翠婷并不将常香玉视为敌人,反而非常喜欢她的艺术。 欣赏。 “抱狗团”活跃成员、著名诗人苏锦三曾撰文回忆:“范翠婷不仅专门为陈素贞写戏,指导陈素贞提高演技,还称赞常香玉。第一次来开封演出的,一点偏见都没有。他给我推荐了常香玉,称赞她的演技,还鼓励我去看。我在他的影响下去看了常香玉的表演。。。他是这么说的来之不易。” 1938年6月,开封失守,日寇进至郑州,艺人纷纷西逃。1939年,常湘玉剧团来西安组建玉琴剧团,没想到与范翠婷的《狮子吼》对戏剧团 范翠婷的《狮子吼》虽然受挫,但经过艰苦奋斗,到1944年,儿童剧团在社会上扭亏为盈,演出具有很大号召力。

范翠婷深谙“名师出优徒”的艺术规律,早就打算请常湘玉来《狮子吼》,教剧团的中流砥柱关凌峰她的看家戏“秦雪梅吊孝”。 向玉铭说道。 于是,范翠婷邀请了名医、西安市直医医院院长高直义(京剧大师尚长荣的岳父)出面洽谈合作。 高院长是两个剧团的高粉,还捐钱。 两个剧团谁生病了,他看病不要钱。 这天,高院长请范翠婷、常经纬、陈贤章、常湘玉到东街一家南餐厅吃饭。 说明来意后,常香玉没有任何补偿就答应了。 就在范翠婷不知所措之际,忽然灵机一动。 他知道,常香玉在演戏方面缺了一个好女学生很久了。 如果有必要,他要么请唐兰香,要么请崔兰天来演反派,所以范翠婷提出让他的妻子,专业小生常警戒常香常湘玉来教关凌风《秦雪梅吊孝》 ”而常静就去给常香玉撮合小生。 当然,这是常香玉所希望的。 虽然常香玉怀孕吐得很厉害,剧团只得停演没有成行,但范常两人台上是对手,台下是朋友的事迹在西安梨园圈子里家喻户晓。 在此期间,常香玉还学会了表演许多“番剧”。 直到1950年代初,常湘玉回到河南,创办河南豫剧院后,《韶桥云》、《女贞花》、《一烈风》等都是常湘玉出演的。 余昌的保留剧目。

笔者前面提到,在狮吼儿童剧团成立之初,易书社曾派著名舞蹈家宋尚华为王景云编排了一段《考红》。 经反复思考,以曲剧“书韵”体演唱,取得了良好的剧场效果。 据说,常香玉从开封来西安后,看了《狮子吼》的演出,觉得这部戏的唱腔很新奇,就把它吸收进了六部《西厢记》,之后稍加改进就成了她自己的经典咏叹调。 . 同行评审杨兰春(著名豫剧导演)说:“范翠庭是豫剧导演的先驱”,“他是豫剧伟大的改革者”,“纪念他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 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常湘玉说:“隋霆为豫剧事业做出了很多贡献”,“他的经验在当前演艺团体改革中也值得借鉴”。 著名豫剧演员陈素珍说:“范先生的成就令人瞩目,是豫剧改革史上的伟大英雄。” 著名豫剧演员崔兰田说:“何先生为我们的戏剧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对戏剧的各种改革,对我们今天的戏剧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