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首精神赞歌。 即使在商品经济的今天,它也具有强大的启发作用。

这是一场令人震惊的悲剧,即使以西方悲剧的标准来衡量,也毫不逊色。

《程婴救孤》改编自中国古典悲剧《赵氏孤儿》。 虽然这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但经过豫剧二团的艺术加工,这个古老的故事与传统豫剧结合在一起,散发出令人震惊的魅力。

或许从题材来看,这部剧的剧情并不新潮,甚至与现在的生活没有任何关系。 它是一门“古剧”,讲述了几千年前的故事,自战国以来就被广泛记载于史书中,自元代起就在戏曲舞台上演出。 然而,这种改编仍然取得了成功。 无论从主题的升华和悲剧的深刻内涵,还是从道具、舞台空间和表演艺术的处理上,豫剧艺术都展现出古老而年轻的魅力。

鲁迅曾经说过,悲剧就是对人们看得见的有价值的东西的毁灭。 古希腊的古典悲剧给人的不是悲伤,而是崇高,升华和净化了人类的灵魂。 从这个标准来看,《程婴救孤》想要表达的是一种崇高的精神。 与传统以“复仇”为中心的故事情节不同,该剧以程婴为中心,将复仇主题转化为善恶忠奸的较量。 程婴大义救孤,不仅是出于善良,更凸显了对邪恶的深恶痛绝和消除强奸的殷切期盼。 在程婴人格魅力的刻画中,除了保留了他的勇敢无畏和换子时的凛然大义之外,还凸显了他为了让孤儿活下去所受的屈辱。 这是程婴性格的一大亮点。 正如剧中公孙杵臼所言,死并不难,难的是要承受生前众人对你的侮辱,而且是在奸臣眼皮底下的十六年的侮辱。 龙。 这些都让程婴的形象更加生动、丰满。 一旦他摆脱了舞台上脸谱的刻板印象,向观众展示的就不再是一个迂腐的封建忠臣,而是一个为正义献出生命的战士。 这更适合现代观众的审美习惯。 故事的最后,程婴最终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凸显了他的伟大人格,歌颂了中华民族舍生取义的传统美德。 这种改编凸显了悲剧色彩,使该剧成为一曲崇高精神的颂歌。 随着商业化的进程,人们的物质意识越来越强,而精神追求却被搁置一边。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部剧所呼唤的是对精神的追求,对伟大人格的希冀,在当下的环境下具有更加深刻的内涵。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公主这个角色的加入。 在传统剧本中,公主是一个小角色,尤其是在这部英雄“男戏”中。 公主原本只是故事的一个因素而不是剧情发展的推动力。 但在这部剧中,公主的地位被提升,成为主角,并且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她与孤儿的母子关系为整个剧本增添了温暖,而她的高贵和优雅则为阴郁的气氛增添了亮丽的色彩。 女演员的服装也很引人注目。 他们对传统豫剧服饰进行创新。 精细的做工和华丽的款式可以说体现了古典美的精髓。 更重要的是,这个女性角色的设定在紧张压抑的气氛与人情之间营造出一种华丽与雍容的张力,增强了审美内涵。

艺术创新也是该剧成功的关键。

在舞台设计上,设计师用雄伟的“宫城”来框定舞台空间。 一方面是故事发生的背景结构。 另一方面,雄伟逼真的建筑衬托出人物的精神、人格和空间的伟大。 浩瀚相得益彰。 同时也改变了以往歌剧舞台的平面设计。 舞台空间通过塔楼分为两部分,形成上下表演场地。 这不仅扩大了表演范围,而且很好地利用了空间划分和舞台假设,营造出多声部对话和阴阳两个世界。 比如,当程婴向十六年后长大的孤儿解释真相时,这个舞台设计效果就非常好,让程婴省去了讲述观众已经知道的事实的过程,同时又让人物真实地出现。在故事里。 在舞台上,加上声光效果,更增添了表现力。 十六年前的血腥一幕不仅让孤儿们震惊,也让观众震惊。

唱腔设计也紧扣人物角色,从演员自身条件出发,充分发挥了豫剧的艺术优势。 众所周知,豫剧以唱腔浑厚、泼辣着称,即使是仕女,也很少张扬。 这部剧以忠臣武将为人物,以复仇反邪为主线,歌声铿锵有力,可谓血泪横流。 同时,扮演程英的演员李树健是梅花奖获得者。 他有着深厚的歌唱功底。 他用自己的形象贴近程婴,使人物形象栩栩如生。 几位大嗓门,无论是斥责奸臣,还是抒发自己的感情,都感人至深。 尤其是最后一幕冤冤昭雪、罪名清白时所唱的那一段。 包含了几个“为了救孤儿”,受委屈的委屈,自己孩子的悲伤,以及舍生取义的勇气。 各种情绪都在这里被捕捉到。 表达。

虽然由于自身的限制,这部剧在情节和表演上还有改进的空间,但这种改编和创新对豫剧的发展具有启发作用。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