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记者米方杰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爱听话剧了? 90后、00后的发烧友,你怕是没见过吧!

直播间里,95后戏曲主播谢艳桥找到了新的舞台。 她的粉丝中不仅有老年人,还有一大批90后,甚至00后的年轻人。 她年轻时就出名了。 她曾是梨园春的童星,获得过儿童梅花奖,是豫剧大师马金峰先生最小的贴身弟子。 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后,她并没有像其他年轻演员一样加入剧团,而是在抖音上开始了鲜有人做的“学院派”戏曲直播。 她通过一场又一场的直播,向年轻人推广豫剧。

中国戏曲学院毕业后成为“学术主播”

开始接触直播后,直播间里不少粉丝都认出了边唱边讲的谢烟桥就是曾经家喻户晓的梨园春小童星。

虽然很多人对谢烟桥的印象还停留在唱《穆桂英挂帅》经典咏叹调的小姑娘阶段,但1995年出生的她,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后成为新晋歌手。 时代的文艺工作者通过抖音直播间的“第二舞台”致力于豫剧文化的传播。

2001年,年仅六岁的谢烟桥登上梨园春的舞台并获得冠军,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她获得了全国儿童歌剧小梅花金奖。

新闻资讯下载安装一点资讯_新闻资讯一点资讯_豫剧资讯/

正是因为对豫剧的热爱,谢彦桥在戏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她一路从洛阳唱到郑州,再从郑州唱到北京。

16岁那年,谢艳乔如愿考入中国戏曲学院,开始了七年的本科和硕士学习。

或许是特殊的缘分,这一年,谢雁桥拜见了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马派创始人马金峰先生。 4岁半首次登台演出时,她第一次化了妆,演唱了马金峰的经典话剧《穆桂英挂帅》。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第一次上台唱的那段是我师父的名曲,也是整部剧《穆桂英挂帅》的高潮部分。”

新闻资讯下载安装一点资讯_新闻资讯一点资讯_豫剧资讯/

这一路看似很顺利,但背后付出了多少汗水和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

研究生毕业后,谢雁桥并没有像其他青年演员一样进入剧团,而是成为了一名抖音戏曲主播。 她结合以往演戏和上课的经历,在抖音上开始了鲜有人做的“学院派”戏曲直播。 “不是说只能在剧团里唱歌,现在直播平台的发展给了我们更多的选择。”

抖音直播间开唱大秀开启表演“第二阶段”

作为1995年出生的戏曲文化传播者,谢艳桥表示,他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在互联网高速传播的当下,直播等新媒体形式为像他们这样的年轻戏曲演员提供了更多机会。

虽然没有选择进入剧团工作,但谢艳桥仍在曲艺事业的道路上孜孜不倦地探索着。

她创办谢烟桥戏曲工作室,任戏曲表演创作室“西隐亭”主任。 她正在用年轻人的方式传播豫剧文化。

“一开始,我从没想过直播可以成为一种职业。” 谢艳桥坦言,2019年,她开始在抖音上发一些排练视频。 让她没想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了这位曾经的梨园春童星。

新闻资讯下载安装一点资讯_新闻资讯一点资讯_豫剧资讯/

还有一点,是谢雁桥没想到的。 在抖音上,不仅中老年人喜欢豫剧,还有很多年轻人喜欢她。

于是,她更加坚定了自己选择的道路。

除了每天发一些唱戏短视频外,谢烟桥还在抖音上开了直播,在直播间里唱大戏。

与线下演出不同的是,谢艳桥不仅会在直播间唱歌,还会边唱边说,不仅讲述戏曲故事,还畅谈豫剧文化。 “直播的时候,我借鉴了中国戏曲学院学戏的模式,‘以嘴代锣’,没有伴奏,没有聊天,提前写好剧本,用故事做经典豫剧马排《一挂二花》选段合在一起,一边唱一边说。 谢烟桥像上课一样直播,讲了45分钟,中间会休息5分钟。

一开始,她每次直播的观众只有20到30人。 在她计划的十二期节目全部播完后,每期的收视人数都稳定在千人以上,连她发的短视频也火了起来。 “评论也从几十条增加到上万条,回复简直太多了。”

谢雁桥说,演员在的地方就是舞台。 直播间里虽然没有华丽的舞台、华丽的灯光、庞大的乐队,但在这个“第二舞台”上,戏曲演员回归了演员本身。 “前几位前辈,他们的艺术创作也都下田了,并没有专门带乐队来。”

新闻资讯一点资讯_豫剧资讯_新闻资讯下载安装一点资讯/

“赶上最好的时光”直播间收割00后戏曲新观众

“线下表演时,演员唱得好,掌声不断,唱得不好,就会被嘘。在线下直播间,观众不喜欢,直接走人。”不用再逗留了,而且直播间里大家的评论都是实时的,好与不好都能看出来。 谢艳桥说,更多人通过直播领略戏曲魅力后,自发走进线下影院。

在谢艳桥看来,线上直播不再是线下演出的补充,而是成为豫剧传承传承的新主渠道。

2019年,谢烟桥带着师父上了直播。 这场直播也让马金峰老师深深感受到了直播的力量。

“那天我刚好去看师父,我就跟她说,‘师父,我们今晚有表演,她听了很兴奋,问怎么表演?去哪儿?我说没有,表演电话一开就开始了。她又问,观众呢?我说观众,我可以通过这个摄像头看到你。

那天,谢烟桥和师父直播了半个小时,就有五六千观众。 “结束之后,我师尊一直在说,你真高兴,赶上了最好的时机。”

新闻资讯下载安装一点资讯_新闻资讯一点资讯_豫剧资讯/

师傅表态,身为徒弟的谢烟桥也深感肩上的责任重大。

此前,网络上经常出现一些剧团下乡演出,观众多为老年人。 每当看到这样的场景,谢烟桥就觉得很不自在。

她曾经想过,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爱听话剧了吗?

而随着一场又一场的抖音直播,她在直播间收获了一大批90后甚至00后的新观众。 “之前有一个00后在网上跟我聊天,说越听豫剧越喜欢,是不是老了?我告诉他,你找到了你血液里的DNA。” “

直播打赏成新戏票 传统戏曲有新打开方式

通过抖音直播,谢烟桥收获了很多新粉丝。 在她看来,直播间正在成为演艺行业的新舞台,直播打赏成为线上演出的新门票。

“以前,戏迷们会在戏园子里扔红包,给戏班送彩蛋。今天,戏迷的鼓励,变成了奖赏一样的‘网络戏票’。”谢艳桥说,这不仅解除了她疫情期间的后顾之忧,也鞭策着她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事实上,不仅是谢雁桥,抖音直播间也成为了更多戏曲艺人的“第二舞台”。 在抖音直播间,像她这样的“追梦人”还有很多。

记者了解到,2022年以来,抖音直播先后推出“DOU有好戏”计划、“DOU有华语音乐”计划等,从资源、流量、流量等方面扶持优质演艺主播。服务。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在抖音上,河南演艺直播人次突破227万,同比增长63%; 累计观看人数同比增长75%; 主播数量同比增长78%。 相当于河南每天6200场文艺演出,平均每场观众3410人次。 全国每十个演艺主播中就有一个来自河南。 全国戏曲直播场次同比增长58%,豫剧直播场次同比增长109%,增幅接近全国两倍。 当然,河南豫剧也是全国所有剧种中观看次数最多的。

“现在我们在直播间这样的网络舞台上拥有更广泛的粉丝基础、更多样化的表演方式、更良性的收入循环,”谢艳桥认为。 这些新的变化也将激发源源不断的创造力,激励更多的年轻戏曲演员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