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振君由蛹化蝶 万人争看

自从父母兄弟和师爷相继离世后,桑振君就开始流浪乞讨,不久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做了谢家的“童养媳”,开始跟着谢家班学戏,但是好景不长,河南省发生特大旱灾,戏班难以维持,只好散班。谢老太太顾不上桑振君是不是自家的童养媳,打发她随着主演赵秀霞和二锣“大个赵”回到开封。赵秀霞的母亲对桑振君的到来难以容忍,就送她到日本特务队长的三小婆家当了名义是“干闺女”的丫鬟。

桑振君在“干娘”家吃了不少苦,挨了不少打,但她爱戏的秉性没有改变,一天不哼哼一段,就觉得憋得慌,有时干脆天不明就跑到龙亭去喊嗓子。她的这位“干娘”也是个戏迷,见实在挡不住桑振君唱戏,就干脆给她找了个老师。

这个老师就是在开封梨园行中享有很高威望的赵清和。赵清和1896年出生在滑县酒葫芦村,9岁丧母,随父亲靠唱莲花落乞讨度日,辗转来到登封、驻马店学戏,主攻青衣。出师后在鄢陵、尉氏、滑县、汤阴等地搭班,1927年来到开封,先后在怀庆会馆、东火神庙和永安舞台演出。他会戏很多,教学有方,虽然没有挂过头牌,却培养了很多学生,桃李满门,堪与永安舞台的掌班杨金玉媲美,以至有“进了开封不用问,不是杨门就是赵门”之说。

在相国寺附近的一家饭店内,举行了桑振君拜师仪式,师姐妹吴碧波、宋桂玲、刘素真、娄姬凤等以及桑振君的“干娘”参加了仪式。

赵清和不愧是一位名师,在他的指导下,刻苦好学的桑振君进步很快,不但学了分别以帅旦、刀马旦、小旦、花旦应工的《樊梨花征西》、《黄金蝉》、《日月图》、《香囊记》等多出戏,还学了许多做人的道理。

桑振君戏学得越多,“干娘”就对她管得越严,不但让她干许多家务活,而且在“干娘”和人打牌时,还得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伺候,稍不如意,就会挨一顿痛打。一心想唱戏的桑振君觉得不能再在这个家里呆下去了,就趁“干娘”去打牌的时候偷跑出来,打听到杞县还有个戏班在唱戏,就偷偷跑过去,找到了恩师薛东信。

跟着薛东信,桑振君又学会了《玉堂春》、《对绣鞋》、《莲花庵》、《桃花庵》、《洛阳桥》、《三上轿》等多出戏。这时,桑振君14岁,个子已经长成,而且饱经磨难,也显得比同龄人成熟。戏班里没有名角,薛东信就推荐桑振君当了主演,没想到一下子就唱红了,不多久就在杞县周围的几个县有了名气。

不久,桑振君和老师薛东信一起,被接到柘城的小公议班,在一年的时间内,巡演于豫东大地,足迹遍及鹿邑、宁陵、永城、夏邑、沈丘、淮阳、周口以及安徽的界首等地。

桑振君会的戏越来越多,技艺也越来越成熟,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烈欢迎,观众给她起了一个“十二万”的绰号,意思是说她的一场戏值十二万,豫东各县还流传着“少串一趟亲,也要看看桑振君”,“搭上两亩地,也要听桑振君的戏”的顺口溜。

昔日尘垢满面的讨饭小丫头,由蛹化蝶,成为一个能令万人空巷的大主演了。(来源 樊城《豫剧春秋》第二十五章)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