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凌云志》剧情简介

赵志刚与刘玉芳,从小订婚,后来赵家贫穷,玉芳不愿嫁赵, 其妹桂芳不满姐行,自愿代嫁,婚后伴读,免夫上进,后来得中个状元,光耀门庭。玉芳与纨绔子弟卞学礼成婚,卞杀人入狱,玉芳沦为丐婆,行乞赵家,适于桂芳夫妇相遇,悔愧万分。

人物表:

赵志刚 书生,后任礼部主事

赵 母 志刚之母

吴中道 志刚父之友人

刘桂芳 后为卞学礼之妻

刘玉芳 桂芳之妹,后为赵志刚之妻

刘员外 桂芳之父

安人 桂芳之母

卞学礼 浪荡书生‘

吕宝娥

吕父

媒婆

院子

丫环

书童

小童

店小二

报子

官差

豫剧《凌云志》第一场 探 故

【吴中道上。】

吴中道: 作恶必或报,修德能延年。

【坐。

鄙人吴中道乃本郡人氏,自幼结交二位好友,患难相助,疾病相扶,如同手足一般。那年大哥赵元勋生下一子,取名志刚,三弟刘洪善生下一女取名玉芳,因为这两个孩子同庚同月,甚是凑巧,是鄙人的一时高兴从中说合,使他们赵刘两家,联作之好,亲上加亲,人人称善。不幸那年大哥下世,撇下赵氏孤苦度日,家境日渐萧条。鄙人虽时有周济,怎奈自顾不暇,点水之恩,无济于事。如今他们男女,俱都一十八岁,赵家大嫂,又是多病只身,盼媳甚切。我不免去赵刘两家走一趟,完成他们婚姻大事便了!

(唱)实可叹赵大哥中年丧命

撇下了妻和子苦度光阴

有老汉终日里薪米相送

刘三弟是亲家竟不问声

赵大哥对友人何等爱敬

难道说人不在这样无情,

迈开大步往前走,

赵家门首把步停。

仁嫂开门!

【赵母上】

赵 母: 草屋补破衣,何人扣柴扉?(开门)贤弟!

吴中道: 仁嫂!

赵 母:贤弟请。

吴中道:请。(进门,坐,赵母端茶,志刚同时上)

赵志刚:报定凌云志,待飞万里鹏。(进门)参见叔父!

吴中道:罢了,坐下。啊!仁嫂!你看志刚侄儿如今已经长了,何不将儿媳搬进门来?也好侍奉与你。

赵 母:愚嫂亦有此心,怎奈——

赵志刚:叔父哇!闻听人言,那刘家有嫌贫之意,孩儿立志求得功名,再完亲事。

赵 母:哼哼

吴中道:侄儿不必多虑,叔父自有办法。

赵 母:贤弟说好便好。

吴中道:告辞了

(唱)辞别仁嫂出草堂,

去到刘家说端详。(下)

赵 母:随娘用饭去!

赵志刚:遵命。(同下)

豫剧《凌云志》第二场 反 目

【刘员外引安人丫环上。】

刘员外: (念)家有万贯财。

安 人: (念)无子一场空。

刘员外: 安人请!

安人 : 员外请。(坐)丫环,请你家两位小姐前来。

丫 环:有请小姐!

【刘玉芳、刘桂芳同上。】

刘玉芳:(念)每日绣楼苦思闷,

刘桂芳:(念)富贵荣华如浮云。

刘玉芳:刘玉芳

刘桂芳:刘桂芳

刘玉芳

爹娘呼唤,上前去见,参见爹爹母亲。

刘桂芳

刘员外:罢了,坐下。

刘玉芳

遵命

刘桂芳

安 人:玉芳而呀!不久就要出阁,可愿要些什么嫁妆?叫你父早些置办。

刘玉芳:为儿情愿守着父母度日,不愿嫁那穷酸赵家。

刘员外:女儿不要胡言,也是你命该如此。

刘桂芳:姐姐办置嫁衣,妹妹情愿帮忙。

安人:自然要你帮忙。

刘玉芳:不嫁还是不嫁!

【吴中道上】

吴中道:到了,待我进去。

院 子:吴大爷到了。

【刘起让坐】

刘玉芳:

参见伯父

刘桂芳:

吴中道:罢了!

刘员外:仁兄到来有何见教?

吴中道:这个————

安 人:女儿们,后边去吧。

刘玉芳:

是。【同出门】

刘桂芳:

刘玉芳,他来什么事 ?

刘桂芳:我们屏风后一听便知!【同下】

吴中道:只为咱那志刚侄儿婚事,贤弟还要早些发亲为是。

刘员外:适才正与玉芳商议此事。只是那丫头执意不肯出嫁,如何是好?

吴中道:仁弟呀!

(唱)仁弟说话欠思论

女子岂可嫌夫贫。

孔孟之徒不知礼,

外人闻知笑破唇。

刘员外:这!安人,这便怎样?

安人:还是发亲的为是。

【二女在屏风后听,玉芳哭声忽发,安人惊入后】

刘员外:(旁白)哎呀且住!!适才适才安人将发亲刚刚出口,我那女儿在屏风后放声恸哭,如同刀刺我心一般,我怎忍心将女儿送入火坑,这便怎样?有了,我不免与赵家索要百两礼仪,料他也难拿得出来,那时再好借口与他断亲,亦未为迟,就是这个主意。(转对吴)仁兄,小弟有言出口,仁兄莫要烦恼。

吴中道:贤弟只管讲来。

刘员外:小弟家中世世嫁女须接男方百两礼仪,方能发亲。

吴中道:如无礼仪?

刘员外:小弟便倒与赵家百两纹银请他另聘高门。

吴中道:若有礼仪?

刘员外:即时发亲。

吴中道:空口无凭?

刘员外:立字为证。

吴中道:当面写来?(写,交换,告辞)!

刘员外:不送。

吴中道:(唱)可恨刘摘太狠心,

回家将凑百两银。(下)

刘员外:料你也无若大的力量!(下)

豫剧《凌云志》第三场 议 婚

【吴中道上。】

吴中道: (唱)刘鸿善忘交情视财如命,

他把那结拜情一概丢清,

回家去把田产情愿买净,

要抬他刘家女进赵家门庭,

进门来气愤愤将身坐定。

(白) 仁嫂走来!

赵 母:(唱)问贤弟刘府中可都安宁?

吴中道:哎呀,仁嫂!那刘鸿善果有嫌贫之意,是他言道:“有了百两迎礼,他变发亲,无有百两纹银,他他他他便不发亲。”想他明知道赵家贫穷,故索银两,岂不有些刁赖吗?

赵 母:与他断亲就是。

吴中道:那道便宜了他,仁嫂不必忧虑,待为弟回家卖了田产,拼凑银两,非抬他女过门不可。

赵母: 既然如此,还有愚嫂织成的布一匹,一同拿去卖。

吴中道:如此更好,正是。

赵母:忍痛拼凑百两纹银,那怕老鬼不发亲。请!

【分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