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src= border=”0″></imgsrc=>

人流如潮、掌声如雷、三川大韵动京城,热泪如雨、深情似海、豫剧《天职》撼神州。3月5日-7日,商水县精心筹备的大型豫剧《天职》在北京长安大戏院连续公演了三场,好评如潮。

一个来自基层的县级剧团,演出的《天职》剧情着实让人纠结振奋!隽永曼妙的旋律犹如天籁绕梁,让人痴迷陶醉,回味无穷;精辟而有哲理的对白,让人深思。演出过后,人们仍在议《天职》、说《天职》。三十多家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使《天职》的信息充斥着各个网站的页面。

2010年4月,商水县委、县政府决定筹划创作一部以反腐倡廉为主题的廉政文化戏曲精品。豫剧《天职》从构思到出笼,历时将近两年,最初由周口市剧作家主创,得到了有关专家的肯定后,又邀请上海戏曲界的专家对剧本进行了修改。在省内演出了百余场,其间边修改边演出,大大小小修改近百次,先后获得了河南省第九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河南省第四届黄河戏曲节金奖。但商水人的梦想是打造最完美的艺术精品,冲向中国的舞台——长安大戏院,把根植于华夏文明发祥地的乡风古韵带到首都,传遍全国。为此,去年年底,该县又邀请了国家一级编剧、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策划撰稿、著名剧作家张永和和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导演、著名话剧表演艺术家顾威,对该剧目进行了精雕细琢。

长安大戏院是戏剧人的金色大厅、是戏剧界的舞台。解放后,等老一代国家曾多次在这里观看演出,现当代每逢戏剧盛事,也都在这里举行,因此,能登上长安大戏院的舞台是每个戏剧人的梦想。进京演出的决定做出后,县剧团的演员们不分白天黑夜进行排练。主演江团结(国家一级演员)时时提醒团里的每一位演员:“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手势、每一句台词都要反复排练,做到准确到位,不能出半点差错,这里行家云集,高手林立,出现一点纰漏就会影响商水的形象、影响周口的形象、影响河南的形象!”

为保证演出成功,承办方首先在3月3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在北京的一些媒体上公布了演出消息。3月5日的第一场演出,剧情很快就抓住了观众,催下了许多观众的泪水,引来了阵阵掌声,剧中人物的命运,带着观众或悲或哀、或喜或怒,人们屏气凝神,忘记了自我,场内无人说话,无人走动,演出结束了,人们还久久不愿离去。

3月6日,消息不胫而走,不到下午4点钟,戏院楼前就排起了购票的长龙,晚六时,大厅内已是摩肩接踵,演出前20分钟,场内座位已满。中直机关和省市的领导也都闻讯赶来,第二炮兵部队原副政委程宝山,委员、驻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纪检,委员、新闻出版署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宋明昌,部副主任赵北臣,原医学院院长王发强,解放军画报社社长连俊义,中国纪检监察报总编辑陈春江。河南省委、宣传部部长赵素萍,省政协李英杰,周口市委徐光,周口市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刘保仓,商水县委刘政等领导前来观看演出,并给予高度评价。宋明昌看过演出后说:“这是一部针对性很强的廉政教育警示剧目,具有强烈的震撼力、渗透力和感染力。剧中的纪委一身正气、亲民爱民,既铮铮铁骨又满腔柔情,这样的好戏应该到全国各地都去演一下。”

3月7日,剧院就出现了一票难求的局面,许多人带着面包和矿泉水在剧院门口排队买票,到演出开始时,有的还因没有买到票在大厅内徘徊等候。门口的保安说:“3月6日有200多人未能进入剧场观看演出,7日有500多人未能进入剧场观看演出,非常惋惜。”

3月7日上午,举办方在长安大戏院举行了作品研讨会,20多位国内著名的专家学者来到了会场,他们普遍反映这出戏取材好,以连续两届获全国纪检监察标兵的杨正超为原型进行艺术加工的,不是在宾馆胡编乱造的,真实可信。目前以反腐倡廉为题材的现代戏不多,现实不可回避,人们呼唤当代青天、呼唤廉政文化。他们认为,《天职》情节设置好,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许多观众听说这出戏只演出三天,深感惋惜,他们说:“这样的戏应该到全国巡回演出,让党员干部都能看到这出戏。”一位大学教授激动地说:“《天职》这部戏非常好,主人公的形象非常感人,应该翻译成外语,推广到国外。”

戏曲名家评《天职》

3月7日,大型现代豫剧《天职》作品研讨会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举行,原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院院长曲润海,著名戏剧评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龚和德等众多戏曲名家齐聚一堂,对《天职》的成功演出表示祝贺,并给予《天职》高度评价。

北京联合大学教授、著名戏曲史论研究者周传家说:反腐倡廉的豫剧现代戏《天职》质朴、自然、入情入理,塑造的人物非常真实,演员唱腔优美,表演清新自然,松弛自如,给人以美的享受,超乎我的意料和期望。我觉得这部戏是对现实的痛下真贬,也是一种抚慰,是苦口良药,是一壶心灵鸡汤,我们需要这样的作品,社会需要这样的脊梁人物。从这部戏里我们能感受到主创人员,特别是剧作家、导演那种悬壶济世的良苦用心,能体会到他们那种以苍生为念的平识和平民情怀。这部作品更重要的成就在于取材上,不是在旅馆里侃出来的,喝着咖啡,敲着二郎腿,它是从现实中来的,是取材于现实的人,从杨正超具体的事件、事例当中提炼出来的,通过一个主要的案件,通过同学的对决,夫妻的谈心,的坦诚,最后老领导的电话等一系列的情节,构成了比较强烈的冲突,把老百姓的疾苦也表现得比较充分,第二场也是比较激动人心的,我当时都落泪了。它刻画出了一个鲜活的,一个非常朴实的,一个就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我们可以闻到他的气息、可以感受他的情怀的一个模范人物形象。这部作品难能可贵的是敢于正视现实,敢于揭示矛盾,不是只有,也不是遮掩修饰、避重就轻,它涉及比较强烈的戏曲冲突和比较曲折的故事情节,所以它能轻而易举地打动我们,这是艺术的生命和价值。这出戏的语言贴近生活,其中的一些语言警句,能够引起群众广泛共鸣。

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主任、著名学者谢柏梁说:豫剧《天职》融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整体让人感觉非常质朴自然。这部戏演员唱腔优美、自然圆润,给人以美的享受,是非常好的一部戏,非常难得的一部戏。这部戏构思很精巧,整个戏前后照应,环环相扣,以情感人。这个戏表现得很自然,很大气,它来自生活的自然朴实,弘扬出我们时代的一种正气,反映了老百姓的心声,是党和群众沟通的桥梁,是一出廉政文化戏曲的佳作。它来源于现实生活,以周口纪检战线的模范人物杨正超的事迹为题材,但又不仅仅局限于对真人真事宣传式的图解,而是把它打造成一个有思想内涵的艺术品,有很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著名国学家、北京社科院研究员阎崇年说:商水县豫剧团奉献了一部好戏,豫剧《天职》这样的戏,正是当下党委政府所需要的,老百姓所需要的,剧团所需要的。这是一部积极、健康、通俗的廉政教育优秀剧目,既打动人心,又振奋人心、鼓动人心,为时所需,为势所需。这部戏有很多唱词写得好,虽然很朴实,但它入情入理,入心入脑,比如说“一代代,一年年,汗珠子摔八瓣,面朝黄土背朝天,种粮给我们吃,做衣给我们穿,老百姓是爹娘,老百姓是靠山。”“当领导是公仆,是人民服务员,时时刻刻要牢记:欺百姓就是欺苍天。”老百姓太需要这样的干部了,青天是文学艺术永恒的主题,相信这部戏在若干年后还会有价值。

原文化部法规司司长、著名戏剧评论家康士昭说:看了这出戏,我很有感触,这是一首赞歌,是一首和谐颂,它有非常强烈的时代感,有现实的针对性,反映了老百姓的心声,也是党和群众沟通的桥梁,这是一出廉政文化戏曲的佳作,有很深厚的现实依据,它植根于我们的现实生活当中,它根据我们纪检战线的一个模范人物杨正超的事迹来写的,而它又不是局限于真人真事的一种宣传式的图解。力求把它打造成一个艺术品,有很深的思想内涵,有很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这个戏是个很有成就的好戏,既是一首和谐颂又有现实的针对性,是廉政文化的佳作,是一部针对性很强的廉政教育警示剧目,具有强烈的震撼力、渗透力和艺术感染力。

原文化部文艺局副局长、著名评论家姚欣说:这样的好戏应该在全国各地演上几百场。这个戏我看了以后很感动,向商水豫剧团表示祝贺。我觉得这出戏选取内容非常好,树立了一位主持公道的优秀纪检干部、党员干部形象,他敬民、爱民、亲民,视人民如父母,而且在执行党的政策上一点儿都不走样儿,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党的忠诚卫士。整个戏演员唱功都很好,表演得分寸也比较好,整个舞台的节奏很流畅。舞台呈现很朴素,没有搞华丽的大制作,但精彩的表演、优美的唱腔让广大观众沉浸在艺术的审美之中,感人至深的故事情节深深打动了观众。这样一部积极、健康、通俗的廉政教育优秀剧目,让广大群众看了以后对党树立信心,有树立正气的作用,对一些干部能起到警示作用。总体上我觉得是一部非常难得的好戏,这样的好戏应该多演。

著名戏剧评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龚和德说:商水县委、县政府筹划创作的这部豫剧《天职》,跌宕起伏的情节打动人心,优美动听的唱腔感动人心,真挚感人的表演振动人心,不负天职的剧情鼓动人心。同贪污做斗争,这样才能保持社会健康正常的运行。现场很多观众数度落泪,一次次响起热烈的掌声。一个县的豫剧团能够推出这么优秀的戏,很难得,两个小时的演出中,演员的表演流畅自然,得体到位,不但主要演员的唱腔好,而且演员的表演也非常完美。每个人物的个性都很鲜明,很能抓住观众的眼球和心灵。让观众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沉浸于其中。所以我不仅被这个戏感动,也被商水县豫剧团的精神所感动。

国家广电总局、中广影视文化演出有限责任公司执行总经理单晓阳说:周口拍这部戏是有战略眼光的,引起我对周口充满感激的感受。我感觉到从周口到商水的党政部门是有一种战略使命感的。而我们商水剧团有一种责任感来拍这个戏。这是老百姓期望的一个剧目。在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个点上是牢靠的。这部戏是以纪忠的情感活动来推动事件的发展,而不是事件的发展拽着纪忠在舞台上的发展。我希望这部戏能越拍越好,越演越火。这样的题材是民心题材,这样的题材确实引起了观众的共鸣,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这部戏能引发很多让我们思考的东西,这也是这部戏的价值所在。这部戏体现出了商水的风格,也体现了周口的风格,更体现了河南的风格,这部戏很好地体现了这个时代人们所关心的东西。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