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王金豆借粮》如果从马双枝那一代老艺人唱红算起(那时叫《皮袄记》),已达近九十多年。1956年刚组建的开封市豫剧一团,为参加省首届戏曲会演,由老艺人罗振干根据马双枝的《皮袄记》口述本,由常葆光、蔡云生执笔改编,易名为《王金豆借粮》,由周则生担任导演,赶排出这部戏,并由剧团的王秀兰、王素君、王敬先担当主演,一举拿下了七八个奖项,三位演员也荣获了演员一等奖,被誉为“汴京三王”。
如今又过去了近六十年,这出戏仍未被戏迷遗忘,据说要挑选青年演员拍成豫剧电影,也期待着早日梦想成真!
本文选出来王素君老师戏中的三个唱段,供大家欣赏,来回忆她当年的风采!下面视频制作于她进入老年时代,从体型上已显老态,不过声音依旧,韵味无穷,唱段还是那么轻松、欢快与通透,流淌着浓郁的生活气息,且唱段几乎一唱到底,让人听起来过瘾。
为欣赏方便,我依旧整理出了匹配唱词。
1、视频:豫剧《王金豆借粮》王素君演唱:“日出东来又转西”_
第一段:“日出东来又转西”
王金豆唱:
日出东来又转西,王金豆我冬天穿着这夏天衣。
俺寄居在那祠堂以里,终日里受冻又忍饥。
今天本是腊月二十九,是一个小尽明儿初一。
我腹内无食身无衣呀,老母亲她叫我岳父家中借粮去。
为借粮我来到了杨庙集,来到岳父他的大门外,(做推门状)
大门上的可真结实,不由我心中犯犹豫。
王金豆我从小就把亲订,订下了张氏爱姐我的妻。
当初是门当户又对,俩家的爱好结下了亲戚。

遭不幸俺家里遭了火灾,家业全被那火烧毕。
又不幸老爹爹下世去,撇下俺孤单多凄惨。
人到贫穷落了难,求人可免不得把头低。
眼下不能同昔比,没入门的女婿来求亲戚。
倘若是借粮难借到,净落得惹人讥笑生是非。
罢罢罢,不借粮食我转回去,唉,老母亲冻饿在祠堂里。
借不回去粮食他老心着急呀,前思后想无主意。
看那边墙头倒怪低,墙头有个小缺口,我何不跳过墙去找贤妻。
俺俩个从小就熟识,她对俺王金豆有情谊。

他若怀念夫妻情谊,我就张口借东西。
能借的三斗粮来二斗米,也好度年关挡挡急。(作跳墙状)
王金豆,我运气低,又帖上两脚黑污泥。
我有心把脚跺一跺,又恐怕惊动了她家的花狐狸。
如今天气还有点早,我不如藏在那磨道里。
2、视频:豫剧《王金豆借粮》王素君唱段:“咱看看谁急谁不急”_标清
第二段:“咱看看谁急谁不急”
王金豆唱:
又只见西屋灯未熄,窗户以上照人影,莫非是我妻她在屋里?
蹑手蹑足往前走,窗户底下把足立。
用唾沫湿破窗户上的纸,捅了个窟窿是圆的。
一眼睁一眼闭,学一个木匠吊线哩。
手扒窗户往里看,灯影里果然是爱姐我的妻。
俺两个几年没有见过面,那知道她如今长的怎样的齐整。
王金豆虽穷我命运好,俺寻了个花不留丢的大闺女。
她在那银灯旁边想心思,一会皱眉一会喜,也不知道到底想谁哩。
她要是想念我王金豆,我就开口去借粮食。
他要是不想我王金豆,将脚一跺就回去。
回家去对我的母亲言讲,宁打光棍不娶妻。
我叫你在家里直住到,一二十,三十四,七八十个大闺女,
你长了一脸枯皱皮,咱看看谁急谁不急?
3、视频:豫剧《王金豆借粮》王素君唱段之三_标清
第三段:王金豆与爱姐的一段对唱王素君在戏中饰演王金豆,王敬先饰演张爱姐
张爱姐唱:
一听说相公他把粮借,倒叫我又是喜来我又怜惜。
来来来,请在火边歇歇气,(拉王金豆时发现他的衣服异样)
他身上只穿的那么光,那么凉,那明晃晃地是啥东西呀?
你说家无有隔宿粮,你身上明晃晃地穿的是啥宝衣?
王金豆唱:(他大名叫王汉喜)
王汉喜来到你的家内,为避风藏在那磨道里。
凑巧刘氏嫂嫂泼污水,泼了我上下浑身湿,哪一个穿的是宝衣?
张爱姐唱:
又听得相公说一遍,连连埋怨我嫂子。
泼水哪里你不能泼,偏偏泼到那磨道里。
泼得俺相公一身湿,冻坏了相公我可不依呀!
【附注】王金豆在磨坊里以下几句唱,被删掉了,实在可惜!
王金豆,真霉气,
瞎胡间踩了两脚黑污泥。(“瞎胡间”是瞎灯灭火看不清的意思)
又碰到刘氏嫂嫂把水泼,
泼了我浑身污水往下滴,

怕的是西北风一吹冻成琉璃。(“冻成琉璃”是冻成冰的意思)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