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总,我们来唱一下你的歌曲《穆桂英挂帅》吧。”

“好的。”

马金峰缓缓坐直,白发依然完好,聚精会神地唱道——“门外三炮如雷,我出天波府护国,我又披上了铁甲。” ..”

在中国戏剧舞台上,一提到马金凤,粉丝脑海中一定会浮现头戴凤冠、手持指挥箭、背倚“穆”字帅旗的威风凛凛的女主角穆桂英。 。

1954年,为了凯旋地迎接中国人民志愿军,马金凤的《门外三炮》和《不杀安王贼我决不回家》成为那个时代最强音。 正是这种殷切的家国情怀,深深感动了台下的京剧大师梅兰芳,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师徒关系。

1959年3月,梅兰芳先生将豫剧《穆桂英挂帅》改编成京剧,作为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献礼剧目,也是新中国成立后他排演的唯一一部新剧目。中国。

1963年,老舍先生在《关羽戏曲《花争朝》》中评价马金凤:“群众喜气,洛阳金凤来。 斗潮笑,引领风雷。 歌舞全才,悲欢离合。 长安春日夜,鼓板开红梅。”

马金凤从5岁学艺,7岁登台,创立了豫剧“马派”艺术,使其成为跨世纪的民族艺术瑰宝。 她带着艺术团走进山村、工厂、边防前线。 她一生深入农村基层,始终扎根于人民群众之中。 在戏曲道路上走过91年的马金凤,曾荣获“中国豫剧名旦功勋杯”,并享有“终身艺术成就奖”、“德艺双馨”等多项荣誉。

这位视戏曲为生命、舞台寿命最长的98岁豫剧表演艺术家深情地说,“我的生命在舞台上”。

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_名家豫剧联唱/

《小花园》12岁剧照

成才后,他坚持练习从“四句撑”到“金嗓子”

“四句撑”是指她没有好嗓子,在台上唱不了四句,所以台下经常被炮轰。受此影响,马金凤喊出了无数黎明的新声,引起了关注。轰动四村。

初夏的一天,与马金峰先生视频连线后,她坐在三楼的阳台上晒着太阳,半眯着眼睛看着窗外。

刚才的“穆桂英挂帅”,声音虽然没有那么清脆明亮,但字字不差,眼睛里闪闪发亮。 “我妈妈不记得很多事情了,除了那场戏。” 儿子马建新说道。 现在和儿子住在青岛的马金凤,每天晚上8点30分都会守在戏曲频道前,认真听一会儿戏。

“这个声音好听,那个袖子抖得好,这件衣服漂亮……”整天话不多的马金凤,会用欣赏的眼神看着屏幕,弹唱着,悲欢离合。 ,仿佛在回忆她的过去。

名家豫剧联唱_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

马金凤年轻时

马金凤,原名崔金妮,1922年出生于山东省曹县,5岁随父亲学艺,7岁登台表演。在那个战乱年代,马金凤金峰从小就开始了坎坷的人生。 父亲病重去世后,马金凤三度被卖到戏班。 直到母亲找到剧团,向剧团老板求情,得到帮助,她才得到救赎。

当时梨园山清水秀,人才辈出,但马金凤的才华并不出众。 很多人都知道马金凤是“7岁红”,却不知道她年轻时有两个外号:“四句撑”和“一踏板”。 “四句撑”是指她没有好嗓子,在台上唱不了四句,所以台下经常被炮轰。 “一脚踢”诞生于马金凤12岁的时候,当时她在舞台上演唱了《秦莺正戏》。 歌声唱到一半,她的声音就完全沉寂了。 台边的戏班长气得把马金凤踢下了台。 姓名。

这两个绰号对马金峰来说非常刺激。 后来,她跟随母亲进入河南开封兰考县的一个剧团。 不相信命运的马金凤一边跟剧团演出一边坚持练习嗓子。 为了让马金凤早起练嗓,三年多来,妈妈一直穿着衣服睡在马金凤身边。 她经常每晚起床几次看月亮,生怕睡过头。

练习声音最好在有山有水、空气湿度适宜的地方进行。 但兰考是一个受风沙影响严重的地方。 找到这样的环境谈何容易? 马金凤母女索性想了一个办法:找一个大瓦罐,装满水。 每天天还没亮,两人就要拎着水缸到兰考县城墙边的荒地上。 从罐口里喊出来,用水蒸气润润喉咙。

马金峰因每天趴在水箱上大喊大叫,额头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印记,至今痕迹犹存。 就这样坚持了三年多,马金峰终于练出了清亮、圆润、流畅、清亮的“金嗓子”。 作家张朴甫在《洛阳牡丹马金凤》一书中这样描述马金凤喊出自己的心境:金凤如行在茫茫大漠,忽闻叮咚泉水之声,如见如故。熬过了漫漫长夜之后的黎明……

“人们叫我‘金嗓子’。我本来就没有金子,我只是从沙子里找到的。” 马金峰经常告诉人们。

马金峰用他在无数个黎明时喊出的新声音震惊了乡村。 14岁那年,一直在协演话剧的马金峰开始在剧目中担任主角。 从此,这只从沙巢飞出的金凤凰,从旧社会歌唱到了新中国。

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_名家豫剧联唱/

马金峰

关注前线,“穆桂英挂帅”一炮而红

为迎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胜利,马金峰率团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炮舰“长江”号上演出。 《柱门外三炮》的旋律回荡在“长江”上空

1950年,新中国成立的第一年,马金峰就已经成为著名演员。 这位经受了旧社会磨难的豫剧名演员,在人民艺术界如金凤凰般崭露头角。 她感觉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越来越多的新事物正在发生,这是马金凤二十年来从未见过的。

从这个时候起,她心里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胆想法:是否有可能组建一个全新的剧团,彻底改变原来的老剧团。 1950年,在马金凤的倡议下,两个老戏班合并成立了中原豫剧团。 当时,村民们称之为新派:没有老板、没有班长、没有演员交易的新派剧团。

“解放后,我们还能到处流浪、唱戏穷吗?我们需要安定下来,安营扎寨,认真唱戏。” 马金峰说道。

马金峰带着这个全新的剧团到处演出,人气越来越高。 后来,中原豫剧团升格为商丘区人民剧团。

在此期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 豫剧界发生了一件大事。 为了支援前线,豫剧演员常香玉全国巡演,并用演出所得捐赠了一架战斗机。 此事件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

马金凤觉得自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动力和使命感。 她对编排新剧目充满创作热情,《穆桂英挂帅》就是在这一时期创作的。 该剧改编自豫剧传统剧目《老东征》。 北宋时,辽东兴兵中原的安王穆桂英受到佘太君的爱国热情启发,辞去朝廷隐居。 重新披上战袍,出征指挥的故事。

马金凤带着共同创作的《穆桂英挂帅》开启华东巡演。 从1953年11月上旬至1954年6月2日,历时七个月,途经南京、上海、杭州、徐州等地。 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豫剧团首次长期出省演出,一路走来受到观众和文艺界的热烈欢迎。

正值抗美援朝战争结束,1954年2月,为迎接中国人民志愿军凯旋,马金凤率团在我军“长江”号炮舰上演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 “门外三炮”的旋律回荡在“长江”上空,舰上官兵欢呼雀跃; 那个时代的强音。

剧团在上海的最后一场演出即将结束。 一个男人来到剧院。 他把整部剧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这个人就是梅兰芳,京剧大师。 剧中热烈的家国情怀深深打动了梅兰芳。 1959年3月,梅兰芳先生将豫剧《穆桂英挂帅》改编成京剧,作为对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献礼。 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梅先生排演的唯一一部新剧目。

《穆桂英挂帅》自诞生以来,已风靡半个多世纪。 正是浓浓的家国情怀、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酣畅淋漓的唱腔、演员独特的表演,使这部豫剧蜚声中外。

当时的艺术家总是奔赴祖国需要的前线。 无论是部队行色匆匆的军事前线,还是工业建设的浪潮,马金峰都用这部戏激励了无数奉献者、建设者、奋斗者。 从此,马金凤的名字就与“穆桂英挂帅”紧紧联系在一起。

名家豫剧联唱_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

马金峰弟子刘冰提供

突破自我,从“穆桂英”到“程七奶奶”

梅兰芳特意给马金凤写了一封信,请她去南京看他的戏,并提前到后台看他化妆。 “梅先生不轻易让别人看到他的妆容,你是个例外。”

20世纪50年代,马金凤的上海、南京之行打开了她的心扉。

1954年,在上海观看演出的第二天,梅兰芳邀请马金峰到他家做客。 一代京剧大师与一代豫剧大师完成了一场“艺术对话”。

梅兰芳先生评价他母亲的声音很好,但她的袖功不够。 马建新说道。 与京昆戏相比,当时的豫剧在服装、化妆、表演等方面都比较粗糙,因此梅兰芳在这些方面给了马金凤很多建议。 为了进一步丰富马金凤的表演功底,梅兰芳还给程砚秋、盖叫天、周信芳等京剧大师买了马金凤的门票,让她亲身体验、学习表演和唱法。

随后,梅兰芳特地给马金凤写了一封信,让她在上海演出后去南京看他的戏,并提前到后台看他化妆。 “梅先生不轻易让别人看到他的妆容,你是个例外。” 当时,梅兰芳的妻子付芝芳对马金凤说道。

凭借梅兰芳的言传身教,上海、南京的各种戏曲竞相争艳。 马金峰仿佛进入了一座布满珠宝的艺术殿堂。 她不再满足于唱“土”戏。

过去的“土壤”,不具备老戏曲演变的条件。 现在,人民是时代的主人,演员肩负着发展艺术的责任。 马金峰有强烈的学习欲望和创新欲望。

“基于对豫剧《穆桂英挂帅》的新认识,妈妈开始用其他演技来塑造穆桂英。” 马建新表示,她打破了传统表演程序的束缚,将青衣、刀马旦、武生的表演技巧融为一体。 共同使穆桂英这个风姿绰约的女英雄的舞台美术形象更加丰满。 她的创新成果被戏曲界广泛认为开创了一个新职业:“帅旦”。

《穆桂英挂帅》的成功给马金凤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她曾在各地演出,获得过很多机会和荣誉。 但很快,马金峰就开始不满了。

1962年,马金凤再次应邀来京演出。

“我得奖了,电影也拍好了,毛主席看了两遍演出,现在到了北京,又要演穆桂英了?” 马金峰思考,自己一定要安排一部新戏,为人们塑造一个全新的角色。 角色。

马金峰翻遍了自己演过的所有剧目,最终从500多部剧目中选择了《花大朝》。 “这是一部传统豫剧,讲述了程咬金的妻子程琪奶奶进京向皇帝告状的故事。” 马建新说,很多艺人都演过这部剧,剧中的角色程琪奶奶王月英“回归”“蔡蛋”或“丑蛋”,两鬓歪,脸颊长“小豆芽” ,多说话,少唱歌。

为了适应新时代和剧中人物的要求,马金峰邀请了著名剧作家杨兰春来指导排练。 杨兰春将程琪奶奶定义为喜剧人物,加入了很多正义的元素,还专门为她设计了俏皮的造型。

然而,塑造程琪奶奶的新形象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_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联唱/

马金凤和程琪奶奶剧照

从威风凛凛的穆桂英大元帅到飒爽的程琪奶奶,面对如此反差巨大的角色,马金峰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 她曾回忆,全班战友看着我都笑,他们越笑我越尴尬,越演不下去。

后来在杨兰春的启发下,马金峰终于明白,自己之所以走不进角色,是因为放不下名演员的架子。 “把它从脸上擦掉,然后放进口袋里。” 思想上的问题解决了,表演上的技术问题也解决了。

马金峰让程琪奶奶活了过来。 这位爱说、爱笑、爱笑、粗犷而又勇敢的程琪奶奶,很受群众欢迎,尤其是在农村演出中。 有的老人连三场演出都看不下去。 马金凤通过排练《朝花夕拾》实现了表演艺术的重大突破。

1963年,从“穆桂英”变成“程七奶奶”的马金凤再次走进北京,再次轰动戏剧界:中国戏剧协会为这部剧专门召开了座谈会; 老舍先生观看了该剧,并写下了《看豫剧《朝花烂漫》》的诗句。

“马老师一生的表演、歌唱,都是创新转化、创造性发展,借用古人的规律,开辟自己的声音。”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河南豫剧院院长李树健说。

在随后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中,马金凤开拓创新,突破了旧时代艺术家门派的藩篱,博采众长,形成了豫剧“马派”独特的艺术风格。 其代表作《一挂两花》,即《穆桂英挂帅》、《花耀庭》、《花枪》等,广为流传,长期演出。

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联唱_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

马金凤在代表作《一悬两花》中饰演姜桂枝

马金峰创作的豫剧‘马派’艺术基本上囊括了豫剧的所有地域支派,他所塑造的人物广泛吸纳、自成体系。这也构成了‘马派’艺术的丰富性和珍贵性。豫剧。” 戏剧评论家刘景良说道。

舞台敬畏,断虎牙作证

“阿姨,累坏了,金枫来给你唱歌了!” 说完,马金峰站在路边,迎着山风唱起了《穆桂英挂帅》。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马金峰微笑的时候,右上角的一颗虎牙就断了。 马金凤每次说起这件事都觉得不好意思。

那是1940年,当时社会上流行戴金牙,微笑时露出来作为装饰。 18岁的马金凤已经长大了,到了爱美的年纪,她就去市场也买了一件。 我刚刚布置完毕,走回剧团之前,我想起下一场戏我要演秦香莲。 “这角色太惨了,怎么会有金牙?观众会怎么想?” 马金凤不顾劝阻,回去取出金牙,造成牙齿损伤,留下缺损。

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_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联唱/

1958年,马金凤(左一)表演《窦娥冤》并与郭沫若(右一)合影

这种对人群、对舞台的敬畏,贯穿了马金峰的整个演艺生涯。

1981年,年近60岁的马金峰到北京演出。 那是夏天。 为了保护服装不被汗水浸湿影响效果,她用两块塑料布分别贴在身体的正面和背面。 结果,她身上长满了痱子。

为了保证表演的视觉效果,无论天气多冷,马金凤的服装下都只穿了一层衣服。 一年冬天,70多岁的马金凤到北京演出,女儿马凡朴给她买了一件羊绒衫。 完成服装后,马金凤发现自己忘了脱毛衣,于是她立即让人用剪刀从后面剪开。 这让马凡普心疼了好久,“这么贵的毛衣,我赶紧把它剪掉,以后再也不给你买东西了。”

马凡普愤怒地说,但她知道,在母亲眼里,除了观众的掌声,没有什么有价值的。

每次演出前,马金峰都会提前四个小时盛装打扮。 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她80多岁登台为止。 “老师每次都是自己画,穿上戏服后就不再坐下,生怕戏服起皱,难看。” 马金凤的弟子、国家一级演员关美丽表示,虽然有人劝说服装背面不碍事,但老师说有些动作需要你背对着观众,所以你根本不能大意。

马金凤虽然是豫剧大师,但生活却很简朴。 她不但不抽烟喝酒,甚至不肯吃辛辣油腻的食物。 她一辈子就吃一碗鸡蛋白面汤。 就连她的孩子也是最近几年才发现,她妈妈其实很喜欢吃肉。 马金峰常说:“我不怕嘴受委屈,就怕声音唱不好。”

退休后,马凡普开始跟随母亲,陪母亲演出,照顾起居,也逐渐理解了母亲对剧团、对自己的严格。 “我是人民的演员,我必须走进人民之中,走进群众之中,走进观众之中!” 这是马金峰常说的一句话。

她经常组织小团队到偏远山村和交通不便的地方演出。 有一次,剧团在河南偃师农村演出结束后返回县里。 山路上,遇到两位白发老太太,拄着拐杖询问戏班的情况:

“你知道马金峰还在村里吗?”

“阿姨,我是马金凤。”

原来,两位阿姨很喜欢听马金凤的戏。 听说她要来演出,他们拿着干粮从家里追到城里,又从城里追到村里,但还是追不上。 马金凤听后说道:“阿姨,我累死你了,金凤来给你唱歌了!” 说完,马金峰站在路边,顶着山风唱起了《穆桂英挂帅》。

洛阳的一位老戏迷说,当时观众可以不远千里去赡老养幼,连出嫁的女儿都要带回来。 “演出结束后,老百姓并没有离开,一直等到马金凤脱了戏服,从化妆到唱歌,再脱戏服,直到没什么可看的了,该回家了, ”戏迷说道。

作为老一辈中唯一跨世纪的知名豫剧艺术家,马金凤至今仍然精力充沛地活跃在戏剧艺术长廊和一些大型演出中。 她常说:“穆桂英53岁还能出去,我花甲怎么就不能出去呢!”

“支撑马老师一生创作的力量,不仅是她对戏剧的热爱,更重要的是她对人民、对国家的赤诚,对戏剧的责任和使命。她来​​自旧社会,一直以来感谢国家和人民。” 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编剧李雪婷说。

从风华正茂到耄耋之年,马金峰始终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 “马金凤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歌唱和表演,更重要的是因为她与人民群众的融洽关系和一贯的表演道德。” ”马金峰留给当代文艺工作者的。”

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_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联唱/

马金峰

甘为他人的阶梯,致力于民族艺术的传承

以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马金峰收关门弟子”的传闻。 马金峰闻言哈哈大笑:“马金峰不关门,欢迎谁来学,需要学什么我就教什么。”

1957年秋,梅兰芳先生到洛阳演出,再次见到了马金凤。 梅兰芳将自己常用的凤冠送给了她,作为师生情谊的见证。 此后,马金凤的名字正式载入《梅兰芳弟子录》。

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联唱_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

2010年,是中国戏曲学院成立60周年。 年近90岁的马金峰再次“挂帅”。 她佩戴的凤冠是1957年恩师梅兰芳先生赠予她的翡翠凤冠。

“如果一个人受欢迎,他就会受欢迎;如果每个人都受欢迎,那么每个人都会受欢迎。” 马金凤十分重视人才培养,一生都在思考振兴戏曲、传承民族艺术。 他在中国戏曲学院任教直至年老。 “洛阳被誉为牡丹之乡,因为历代栽培牡丹,色彩斑斓,芳香四溢。” 在马金峰看来,这样的情况也应该出现在豫剧园地里。

名家豫剧联唱_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_豫剧名家/

马金峰带领学生排练节目

马金凤带领剧团到基层演出,当地剧团负责同志提出每场演出都让她主演。 马金峰说:“我不怕每次演出累,但是你也要看我学生的表演,他们唱歌并不比我差。”

在农村演出时,往往一天演出两场。 马金峰会给自己安排一个日场,并让他的学生在晚上的表演中唱歌。 马金峰表示,晚会观众较多,是年轻演员大展身手的机会。 白天观众大多是晚上不能走路的老人,唱歌也能照顾到他们。 每次有新剧出现,学生们主演的时候,马金峰都会选择一个配角。 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了解同台表演时的情况,以便于指导,提高学生的技能。 “老师总是想给我们尽可能多的机会,支持一些优秀的人才。” 马金峰的弟子、国家一级演员白青说道。

一些学生曾经热衷于参加各种比赛。 马金峰建议,他们通过上电视可以很快出名,但他们总是与群众隔着屏幕。 金杯银杯不如民意。 他们应该更多地走出去,到民间去。 良好的声誉来自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 唱的。

名家豫剧联唱_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

马金峰与弟子们

“老师一生都视戏曲为生命,现在年纪大了,有时见了人可能不认识,但总能聊上几句就聊起戏曲来。” 关美丽说,每次有弟子来看望她,她都会要求大家现场唱一首曲子,品味曲子,挑剔,找出毛病,提出改进。

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来,马金凤桃李如春,在梨园里培养了一代代年轻人,招收徒弟、学生160余人。 在马金凤的言传身教下,一大批中青年戏曲演员在艺术上迅速成长,活跃在新时代广阔的文艺天地。

“当一位老师毫无保留地展示他毕生的技艺时,我们这一代人将肩负起传承下去的重任。” 2005年马金凤离开洛阳豫剧团后,关美丽接过了老师的衣钵。 同时,我也收到了老师的建议:不要骄傲,继续努力,唱得好,唱得好。

以前,社会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马金峰收闭门弟子”的传闻。 马金峰一听,哈哈大笑:“马金峰不关门,谁都欢迎学,你要学什么我就教你!”

马金凤向前辈学习技艺,传承技艺,帮助后起之秀; 她从人民那里获得了一生的荣誉,并希望将其毫无保留地回报给国家和人民。

名家豫剧联唱_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手拉着德芳儿伴奏/

马金凤与京剧大师梅葆玖

近一年来,马金凤的家人一直在整理她的物品,几乎都是与戏曲有关的物品。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艺人,在剧团的时候,演出津贴和所有员工一样,从来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马建新说道。 马金凤因常年在外演出,没有固定住所,洛阳家里唯一的家具是马建新结婚时被人买的。

“现在物品清单已经列出,我们决定将它们全部交给国家。” 马建新说,她是人民的演员,一切都应该回报人民,而我们的孩子要做的就是帮她完成这个心愿。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