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振君的艺术人生

桑振君1929年12月27日生于河南省开封县一贫苦坠子书艺人之家。5岁拜母为师,学河南坠子。10岁师从赵清河习豫剧,主攻闺门旦,兼青衣、刀马旦。14岁担纲主演。1949年7月参军,入二野前进剧团。1953年赴朝鲜为志愿军慰问演出。20世纪50年代末于郑州两次为主席演出《打金枝》。1961年赴中南海演出。

中国唱片社曾为《打金枝》《黛玉葬花》等八个剧目录制唱片发行。1956年其主演之《白莲花》获河南省首届戏曲汇演一等奖。

十多年中,桑振君先后在开封、许昌、郑州等地豫剧团任主演、团长。1964年为培养豫剧传人,桑振君赴邯郸东风豫剧团任教,曾培养出四位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和一大批优秀演员。1987年为邯郸戏校名誉校长。2004年邯郸市人民政府授予她终身成就奖。为当代豫剧著名教育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桑振君从艺70年,勤学苦练,锐意进取,精益求精,创新思变,创建了以祥符调为基础,以偷、滑、抢、闪、离调唱法为特色之新流派,重而不拙,轻而不飘,滑而不油,收而不滞,放而有度,字乖韵巧,委婉俏丽,独树一帜,被誉为“桑派艺术”。

桑振君与常香玉、陈素真、崔兰田、马金凤、阎立品同为豫剧名旦六大家。2004年7月9日病逝于邯郸,终年75岁。

综观桑振君一生,孤者养,贫者济,困者抚,不卑不亢,侠肝义胆,一身正气。视学徒如子女,呕心沥血,无私传带,薪火相承,大师虽逝,艺术长青,桑派艺术将代代昌盛繁荣。

引荐牛得草,拜给萧长华

说到拜师的事,还有个故事,是关于谢爱琴的丈夫牛得草的。

1952年4月,桑振君收下了她平生第三个周燕林。在此之前,她已经教过两名——谢艳芳和谢爱琴,她们是一对叔伯姐妹。谢爱琴的丈夫就是牛得草。

桑振君给们反复讲明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道理,严格地对进行戏剧基本功训练。

当年,牛得草还没有成名,工资不高,家庭负担较重,生活很拮据。他是个有抱负的演员,渴望拜京剧名丑萧长华为师。但在京城里,要拜萧长华这样的名角儿,可不是说谁想拜就能拜了,一得老师愿意接收这个徒弟,二得有能力举办拜师仪式,就这两条就把牛得草的路封死了。

桑振君记得牛得草的这个愿望,便借着文化部长田汉要她去北京看嗓子的机会,带着牛得草一同前往。牛得草跟着桑振君,先拜望了田汉,并由田汉引荐,顺利地拜给了萧长华。

牛得草心里清楚,没有桑振君的面子,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没几天,他们在北京东来顺饭店举行了隆重的拜师仪式。所有费用以及牛得草来往的路费,也都是桑振君负担的。

几十年后,牛得草以他的戏曲电影《七品芝麻官》一举成名天下知。牛得草到邯郸后,春风得意,更是受到了上上下下的热烈欢迎和隆重接待。在欢迎牛得草的大会上,邯郸的各级领导、社会名流都尊称他为“牛老师”,唯独桑振君似乎“不识时务”,一口一个“得草”。

开始,市里领导大惑不解,有人甚至还为桑振君捏了把汗,而牛得草对桑振君不但不恼,而且还毕恭毕敬,直到后来牛得草自豪地给人介绍说“她是俺娘,也是我的恩师”时,才知道了其中的原委。

桑振君收徒,从开门到最后一次关门,时间的跨度是54年。

师徒有情,岁月无情。初次收徒,她是17岁的花样靓女,最后收徒时,已变成71岁的古稀老人了。 (1)

上一篇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