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流离的童年桑振君

1939年农历三月十一夜里,曾被土匪绑票的地主李兆庆,怀疑桑振君的父亲桑志良是土匪的眼线,带领一帮歹徒,闯入桑振君的家,一场罪恶的大火烧的桑家仅剩9岁的桑振君和他的哥哥,兄妹俩个被桑家师爷救走,不久,桑振君的哥哥被日本鬼子打死,当时有重病的师爷听闻噩耗,当夜暴毙。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桑振君埋葬了师爷,之后,小振君挎上要饭篮四处流浪,白天乞讨,晚上就随便找个破庙或者牲口棚蜷缩着。长夜漫漫,春寒料峭,四周一片黑黢黢的,不时有风声、有狗吠传来,小振君不是被冻醒,就是被吓得怎么也睡不着……

1939年6月,桑振君要饭来到杞县凤凰台村,见正在唱大戏,就慌慌张张地往里挤,不小心撞在一个官太太身上。这位官太太看到衣衫蓝缕、蓬头垢面的桑振君吓得浑身瑟瑟发抖,一双点漆般的黑眼睛却透着灵动,不但没有发怒,反而问起她的身世。桑振君口齿利落地述说了自己家破人亡的经历,激发官太太的恻隐之心,她拉着桑振君走到后台,对掌班谢顺玉的母亲说:“我给你送来一个童养媳,你好好教她学戏,等长大了再让她跟你二小子圆房。”谢家老太太却不过情面,满口答应下来。这个谢家二小子,就是后来著名的豫剧演员谢顺明。

从此,桑振君就以“童养媳”的名义,在谢家戏班安下身来。这个戏班是杞县凤凰台的“公义班”,也称“谢家班”,掌班谢顺玉1914年出生在谢家集的一个梨园世家,自幼跟随有“红脸王”之称的父亲谢青山到陈州五班学艺,第二年又入科到尉氏县段庄窝班,主工武生和红净戏。13岁出科后,谢顺玉先后在中牟、陈留、兰封、杞县等地演出,表演雍容大方,唱腔刚劲潇洒,有“银娃娃”、“活关羽”的美誉。1949年,谢顺玉和弟弟谢顺明率全家参加开封和平剧团,曾和陈素真、常香玉、关灵凤等同台主演。

桑振君留在谢家班里,除了自发地看着别人唱戏跟着学,到台上跑跑龙套之外,并没有人专门教她,直到一年后,在谢家班搭班的知名演员薛东信才收她为徒。

薛东信是开封人,1903年出生,多才多艺,既当演员,又能司鼓,主演包公戏和青衣老旦,会戏很多,是地道的祥符调唱腔。薛东信教给桑振君的第一个戏是《断桥》,挖的是田岫玲的路子,接着,又传给她《检柴》、《三娘教子》、《柜中缘》等七八个小戏。

桑振君学戏非常刻苦,她后来回忆说:“我白天偷偷出去练功,夜里还偷偷起来喊嗓子。最多时一夜喊过三次嗓子。一看三星还没有正南,就再回去睡一觉,腾地一下又起来,又去喊嗓子。喊了一阵天色还没有泛灰,就再回去。刚躺下一迷瞪,赶紧起来再去喊嗓……”

经过一段勤学苦练,桑振君能登台唱戏了,她的祥符调唱腔里自然地糅进去河南坠子的韵味,听起来是别一种的动听。

正当桑振君在学艺日有所成时,河南省发生特大旱灾,戏班难以维持,只好散班。谢老太太也顾不上桑振君是不是自家的童养媳,打发她随着主演赵秀霞和二锣“大个赵”回到开封。

桑振君在赵秀霞家住了三天,赵母对这张多出的嘴难以容忍,就以给桑振君找个“干娘”的名义,送她到日本特务队长的三小婆家当了名义是“干闺女”的丫鬟。(来源 樊城《豫剧春秋》第二十五章)

作者 admin